顶点小说 > 史上最强屠宰场 > 第七十九章 老班长(求票支持)

第七十九章 老班长(求票支持)

 热门推荐:
    特殊能力发动,将这团黑色火焰炼化在了掌心之中,消失不见。

    清除了这团黑色火焰。

    方野的高烧慢慢消褪。

    但想到了昨晚那吞天之势的黑色火焰,方野心里升起了不祥预感。

    想到昨天唐小玉陪自己一起去看的田炳仁。

    方野有些担心唐小玉,给她打了电话。

    唐小玉接了电话。

    知道她没事,方野松了一口气。

    便关心问候了两句。

    唐小玉见方野懂得关心自己了,心情变好,又聊了一会两人才挂了电话。

    方野看时间已经下午两点多,自己这一觉竟然睡了这么久。

    起床洗漱,中午没吃,肚子有些饿。

    家里没人,方野正想出门去随便弄点吃的,却接到了陌生电话。

    “方野,我是陈正。”

    “陈正?”方野声音有些惊喜。

    陈正是他们大学同学,那会还是班上的班长,现在在省城平津工作。

    当时在学校他们关系不错,和方野同一个宿舍。

    “我快要到青阳汽车站了,等下来找你啊,你下午有空吧。”陈正笑着。

    “当然有,我去接你吧,对了,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

    毕业后,双方并没有联系,方野也不知道陈正电话号码。

    “我打电话给吕永辉了,他现在在忙,我找他要的你电话号码。”陈正爽朗笑着。

    问清楚陈正汽车到站时间,方野稍微打扮了一下,拿了车钥匙便出门了。

    接到陈正,陈正看到他的车。

    笑着说道:“好小子,挺厉害的,都开上这么好的车了,我还只有一辆电瓶车,老实交待,你现在在哪发财的呢?”

    方野只能说开店做点小生意,引来陈正一阵羡慕赞叹,认为方野做了大老板了。

    “对了,你怎么会好好的来青阳?”方野笑问。

    “公司里的有一个业务,我是来出差的,想顺路和你们见见。”

    方野嗯了一声,说:“我来联系石飞他们。”

    “还有谁在青阳的?”陈正问。

    “男的就我、吕永辉、石飞和陆忆了,至于女的有个方春梅,不过她得你自己打电话了,我不熟。”

    方野一边说一边电话石飞和陆续。

    至于吕永辉已经知道陈正来青阳出差了,便没打他电话。

    石飞没事,正在散打培训班混日子,听到陈正来了,也挺开心的,说回家洗个澡就过来找他们。

    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不过方野估计等他将一切搞好怕也要到四五点了。

    这小子的拖沓性格方野可是很清楚的。

    陆忆在上班,暂时没时间,不过答应说晚上有空就过来。

    陈正联系了方春梅。

    “方春梅现在在华天电脑城,她男朋友好像在那开了个店,她给帮忙。”

    陈正打完电话,对方野说。

    “嗯,想不到你们还真有联系啊。”

    方野对方春梅不熟,虽是大学同学,但几乎没怎么说过话。

    陈正说:“那现在干嘛去?离吃饭还早,要不我们去方春梅店里玩玩?”

    方野想了想,现在才三点多一点,的确没地方去,便点头同意。

    开车到了华天电脑城,停好车,两人去找方春梅。

    方春梅长得很普通,脸上还有些雀斑。

    她男朋友长得比较黑,比较瘦,个子不矮,得有一米八左右。

    在华天电脑城开了一个小店,主要是以维修为主。

    见到他们,递上烟。

    方野和陈正都不抽烟,忙着摇手婉拒。

    陈正和方春梅聊了一会。

    他们以前在大学就比较熟,现在见面,话题不少。

    方野在一边坐着,感觉插不上嘴,便拿出手机在玩。

    人却有些心不焉,田炳仁的事让他不放心。

    每每想到昨晚在医院看到的那吞天般的黑色火焰他便心神不宁。

    陈正约方春梅晚上一起吃饭,几个同学聚聚。

    方春梅露出为难神色,说晚上要参加一个亲戚婚宴,去不了。

    待了一会,陈正也感觉没什么话说了。

    加上她男朋友又在一边,很多话题也聊不开。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便和方野说还有事,一起离开了。

    出了华天电脑城,陈正才长长吁出一口气。

    方野说:“怎么了,看你好像一脸郁闷的样子。”

    陈正叹了口气,便开始大吐苦水。

    却原来他这一年来过得不如意。

    虽然在省城,但却混的不好,公司领导也不怎么看重他。

    这次派出来青阳出差,要洽谈一个项目。

    “这年头,是真难混,那部门经理看我不怎么顺眼,所以才派我来青阳出差。”

    “因为他也知道这个项目基本上是没什么希望的,我估计等这个业务黄了,他正好借这个借口让上面开了我。”

    方野看着陈正一脸无奈和苦笑的模样,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陈正在大学的时候,却是班上的风云人物,所以才是他们的班长。

    他不论是成绩还是其它的组织活动能力,都相当不错。

    却想不到毕业到现在不过一年,他却混成了这样。

    甚至已经面临失业被炒鱿鱼的困境。

    想了想,方野才说:“你们公司是做什么的?”

    “做灯具相关的,算了,不想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陈正很快又露出笑容,似乎决定不去想这些不开心的事了。

    “做灯具的?这次你准备谈的业务对象,是哪个公司的?”方野又问了起来。

    陈正见他关心,便笑了说:“你对这个也感兴趣啊?对了,听说吕永辉现在混得不错,都自己开公司了,我要是混不下去了,便去他公司混算了。要不,你带我混也行。”

    方野笑了笑,本来他问陈正谈业务的公司是什么,在想自己能不能帮他一下。

    毕竟大学时他们关系挺好的。

    见他不太愿意说这一块的事,便也就作罢。

    晚上找了一家饭店,石飞、吕永辉都过来了。

    陆续则说还在加班,暂时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空。

    方野提前将车送了回去,晚上准备陪陈正好好喝一点。

    四人喝了点酒,回忆起之前的大学生活,话都多了起来。

    陈正少不得又开始埋怨起现在的日子和在公司的不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