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 第八百三十三章、苦罗巴之事

第八百三十三章、苦罗巴之事

    然而枫桦却是完全不觉得自己挑的手机挂坠到底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那笑眯眯的样子反而还像是怎么看都觉得十分满意。

    怕不是真的眼睛出现了问题哦……

    心里想着一大堆故意抹黑人家枫桦的东西,步川小姐诚然在此时戴上了某种有色眼镜,保持微笑的同时却暗藏着看待怪人般的奇诡眼神,就这么看着枫桦拿着这对手机挂坠一路朝着自己这边走过来——对那个眼睛一直都看着自己动态的步川小姐当然是有所注意、只是没有去提起来而已,枫桦走到柜台前便侧头勾起嘴角稍微媚笑了一下,习惯性地就想要说话撩拨一下人家,于是就直接随口说起话来。

    “怎么了?一直都这么看着我,莫非是亲爱的妹妹酱终于意识到身为姐姐的我如此漂亮美腻,所以就不小心看上了?”

    看上你个大头鬼啊!

    抱歉,不懂何为诱惑的步川小姐完全不觉得枫桦这个样子到底有什么漂亮美腻的,毕竟家里有个拥有着漂亮脸蛋的洛小倾她还是一样凶残地照打不误不是么?如果说枫桦是“腻人”的话,那其实倒还是有点的。

    #枫桦:扎脸了老川!#

    ——???

    “客人您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幻觉出现得这么频繁,需不需要我给您打一下QQ虾(急救车)?”保持微笑的时候就直接言简意赅地断了枫桦那乱七八糟的念想,步川小姐也没在意自己刚才是不是稍微毒舌了一下,直接无视枫桦在说完这些不经头脑的话之后还一直对自己夏姬八乱眨的眼睛(看来还是不信邪),自认为自己是“一脸冷漠.JPG”地从枫桦的手里面接过了那长相古怪的两个小玩意儿。

    双手干脆利落地用扫描机嘀嘀两下地刷了一下上面的条形码,步川小姐故意抢在枫桦继续说鬼话之前率先说话了。

    “一个十元,总共二十元。”

    顺便一提,步川小姐只有周日这么一天在便利店里工作,当然不可能会清楚现阶段购物的潮流趋势——这个在她看来本身就不能拿出来售卖给客人的诡异小挂坠,其实意外地在女子高中生里面十分得流行呢。

    而且因为在进行售卖之后人气出乎意料得十分高,人家厂商估计也跟着膨胀起来了,一口气就直接做了整整一个系列!

    也就是说,类似于这样子形象诡异的小玩偶还有将近数百个呢!

    重点是这数百个小玩偶的造型模样甚至还不带重复的!一个比一个还要丑陋、一个比一个还要惊悚,即便这些造型好像在故意报复○社会,但是人家女子高中生们就是喜欢这种诡异恶心的调调啊!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丑萌”吗?而且在这种趋势之下,这些小玩偶们俨然已经形成了一个所谓的“丑玩偶帝国”,其中根据这些小玩偶可以丑成独特的类型,还区分出好多的“种族”来。

    反正也不需要在这里继续讲解她们到底有多少类型、究竟怎么进行划分的了,你们只需要知道这个系列真的非常火就行了。

    顺便一提……

    人家可是有一个十分统称的名字叫“苦罗巴”,所以也别再一直叫丑玩偶什么的了,小心它们的爱好者告你们这是歧视哦?总而言之,枫桦所拿的这两个苦罗巴也并非像步川小姐所说的是随手就直接拿过来的,反而还是经过精心挑选的。

    这两个苦罗巴是最近刚刚才被构造出来的,因为造型比以往还要恶心奇怪,所以在女子高中生里面的人气正旺着呢。

    #步川小姐:我果然不是什么正常的女子高中生(生无可恋.JPG)#

    ——现在才知道这一点已经太迟了。

    至于为什么枫桦要如此精心挑选这两个苦罗巴挂坠,而且还是一次性挑了两个出来,不懂其中有什么奥妙存在的步川小姐又怎么会知道呢?就算明白这是人气商品,估计也会十分恶毒地想着估计枫桦是想迎合最近年轻女孩子的流行趋势,假装自己其实还有一颗女子高中生的心吧(枫桦:???)……步川小姐将这两个苦罗巴用精美的小礼袋给细心地装好,准备跟那依旧一脸笑眯眯的枫桦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了。

    “唔,手真巧呢。”

    将步川小姐那熟练而又灵巧的包装商品的手法全部收入眼睛里面,枫桦有点意外地挑了挑眉头,发出了一声别样的感慨来。

    要知道她可是被那个坑爹的系统经过十分专业的培养,重点她还因此而增加了一笔好大的债务在身上,手不巧那特么能行吗?她可是付了钱的!然而步川小姐却不能直接对枫桦全部吐槽出来,只能继续违心说话下去了。

    “过奖了,这根本没有什么的。”

    从枫桦的手中拿走了钱放入相应的盒子里面,继续保持温暖笑容的步川小姐就等着这个家伙赶紧转身出门滚蛋。

    然而如同有人在刻意刁难般,残酷的现实却并不能让步川小姐轻易地如意。

    因为在包装它们之前的时候枫桦特意出声嘱咐过步川小姐要将这两个苦罗巴给分隔开来、各自包装起来,所以此时她的手中捏着的正是两个十分精美的小礼袋,正一上一下地来回掂量着,也不知道到底想要干什么——临走之前特意看了一眼步川小姐,枫桦眯起眼睛格外意味深长地说道:“说真的,我真的非常喜欢妹妹酱你啊~下一次我肯定还会过来的,你觉得开不开心啊?”

    根本不存在的好吧!

    步川小姐直截了当地就在心里面进行反驳了,看着枫桦这眯着眼睛犹如狐狸般的模样,她真的很想直接撕烂她的臭嘴。

    可是为了不暴露自己而伪装形象的行为真的太麻烦了啊!都已经伪装到这个地步了,也不可能真的完全不要形象地伸手去撕人家,否则就要前功尽弃了不是么?所以在这时候步川小姐也只能是故意露出一种有点心塞的模样刻意暗叹一口气,然后展露出一个颇为无奈的苦笑来,笑着抱怨道:“客人您就不要再故意开我的玩笑啦……若是您真的光临这里来买东西的话,那我当然是会开心的不是么?”

    虽然步川小姐这个时候说得简直比唱的还要好听,但其实只要稍微心细一点的话,还能从中听出另外一个意思来。

    ——“我是因为你过来买东西才开心的,你特么就不要凑不要脸了”。

    狐狸如枫桦是何等得聪明,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步川小姐这话里面的另外一层意思呢?但是就是故意庄主一副自己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枫桦稍微晃了晃脑袋,明显笑意未去地抿起了嘴角,直接调笑了起来。

    “对啊对啊,说得也是呢~有像我这样子漂亮而又动人的姐姐特意上门来,妹妹酱你怎么可能会觉得不开心呢?”

    诚然按照自己心里的想法直接就曲解了步川小姐最初的意思。

    在步川小姐反应过来她刚才都说了什么鬼话之前,枫桦瞧着“妹妹酱”此时有点懵逼地眨巴着黑色眼眸的模样实在是太过于太可爱了,便忍不住就是伸手抵着下巴噗嗤一笑,那双好看的丹凤眼诚然在此时被直接笑得弯成了漂亮的月牙状——摆着月川的面容露出这么呆萌的样子来,不是看得让人莫名心悸吗?按捺下自己胸口突然出现的躁动,枫桦不由分说地直接伸手轻轻揉了揉步川小姐的头发。

    “好啦好啦,姐姐现在要走啦!下一次再见面的时候,可不要再这么客气了,要好好地叫我‘姐姐’哦~”

    ——下次再碰到小心步川小姐直接手撕了你!

    但是真的不得不说,“妹妹酱”的头发摸起来的手感真的非常好,让人忍不住想要直接从头到尾一直顺着发丝摸下去呢……硬要说像摸起来感觉像什么东西的话,就只能说好像那种专柜里售卖价格十分名贵的丝绸吧?

    枫桦忍不住稍微有点精神恍惚。

    也不知道作为“姐姐”的月川的头发摸起来会不会和现在“妹妹酱”一样,是这样子美妙而又舒服的手感呢。

    而在与此同时的时间里,枫桦竟然也是忍不住就回想起了当初在员工休息室里面看到的月川那披散着淡金色头发、颇有点楚楚可怜之姿的十分罕见的模样,于是她就莫名其妙地就确定下了“手感一定差不了多少”的想法——明明短短时间内在心里面想了这么多有点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枫桦的脸上却根本没有展露出相应情绪的一分一毫来,依旧还是最初那笑得十分好看、有点让人心动的样子。

    趁着步川小姐回(zha)过(mao)神来之前,枫桦连就捏着自己手中的两个小礼袋,直接转身快步朝门外走去。

    ——想来她也是预料到自己刚才估计是作了一个大死吧?

    然后在一边走着的时候,枫桦还一边十分随意地挥了挥自己的手,就好像在和自己背后的步川小姐无声地说着道别一样……然而毫无不防备地被突然袭击到头部、心灵诚然受到重大打击的步川小姐,又哪里能注意到这个呢?

    这个凑不要脸的枫桦竟然敢揉她的头?

    作为一名合格的“大魔王”,步川小姐一向说风就是雨(?),她的脑袋哪能是枫桦这种家伙可以擅自揉搓的啊!

    这特么简直就是在老虎头上钉虱乸——找死啊!

    讲道理,步川小姐真的是感觉好气哦!可是现在却还要一直保持微笑,感觉好像更加生气了怎么办啊!步川小姐那从一开始就在慢慢积累起来的怒气槽真的要爆掉了啊……因为之前在和枫桦瞎扯淡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凑不要脸的家伙会在突然之间对自己来这么一招,所以步川小姐真的是一点防备的没有!什么?你说老板娘之前不是也怒搓步川小姐的狗头了嘛,怎么没见她那么得生气啊?

    那特么还用说嘛?

    毕竟老板娘可是一手掌握着步川小姐的工资大权啊!步川小姐那叫做敢怒不敢言,只能强迫自己不要多想啊!

    然而枫桦可就跟老板娘完全不一样了,作为在魑魅里工作着的时候就会一直抽空互怼着的“死对头”,她竟然还敢这么对步川小姐高贵的头颅?要不是枫桦刚才跑得快,估计步川小姐反应过来真的会控制不住地直接上前就是一顿素质三连啊!

    ……

    就在步川小姐在心里面疯狂怒怼着枫桦的时候,而另一边的铃木警官当然也是有了行动,打算验证自己昨晚的脑洞到底是真是假。

    因为昨晚那大胆的猜测仅仅只是他每次查案时都会经常性大开的脑洞而已,所以铃木警官也没有带着什么隶属于自己麾下的小警员,要不然这次本意为试探的行动就成了一次十分正经的查案了不是么?在其他的警员们聚精会神地关注着其他线索、奋力追查着的时候,铃木警官以“想要再细致地调查一次有没有遗漏的地方”为正当理由,独自一个人开着警车来到了森古女士的家里面。

    见到铃木警官今天竟然再次光临,打开门的森古女士诚然显得有点意外的样子,但是很快就将这份意外收敛了起来。

    想来应该还想“调查”一下吧?

    不出意外也听到了铃木警官那十分正当的理由,森古女士将自己心里面不由自主升起来的担忧给强行按捺下去,暗暗地提醒着自己所有的一切步川小姐都做的十分完美、根本不会暴露出什么致命点来的。

    然后保持着平时和别人聊天时地正常心态,森古女士十分自然地就和故意想要试探什么的铃木警官攀谈了起来。

    ——再者说了,只打了电话的她本来就真的什么都没干,又能暴露出什么来呢?

    在与森古女士随意地聊天之中,铃木警官不好太过于直白地说些什么,免得如果脑洞是真的让心里有鬼的森古女士对自己有提防的心理(看到你就在防备了好嘛?)……聊天的内容十分当然格外随便,铃木警官一开始问了森古女士昨天晚上有没有睡好,然后自然而然地说到了让森古女士不要再想案件的事情了这是他们警察的工作,还有斯人已去、不要一直挂念自己的丈夫什么的,为了女儿反而还要振作起来才是。

    反正一般警察会安慰受害人家属的话,铃木警官都全部说出来了,毕竟他都当警察这么久的时间,当然是说得那叫一个得心应手。

    诚然弄出一副自己其实是十分关心森古女士才过来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