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妻多娇 > 第四百九十八章 爹是谁?

第四百九十八章 爹是谁?

    洪宁襄震惊了片刻之后,想起了在泉宫里柳青冥对她说过的话。

    柳青冥言语之间毫不掩饰对许幽芳的厌恶和痛恨,他之所以和许幽芳成婚也是为了得到南许都的机关阵图,为了侵吞她的家族,为了报仇,他怎么可能违心地和许幽芳洞.房,甚至让她怀孕?除非他脑子坏了,否则怎会给自己找这么大的麻烦。

    一定是许幽芳为了逃过一死,为了膈应自己,故意这么说。

    她不能因为许幽芳的一面之词自乱了阵脚。

    “许幽芳,你是在说笑话吗?!”洪宁襄定了定心神,重新将天痕剑横在了许幽芳身前,许幽芳干脆跌坐在地,挺着肚子一脸无辜地看着她。

    洪宁襄自问再恨这个女人,也无法下手杀一个孕妇。

    瞧见她这副我见犹怜的样子还是忍不住给了她一巴掌,“别装了!没用的!你腹中的孩儿,谁知道是谁的野种!要怪只能怪这孩儿投错了胎,不该选择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做母亲!我倒想知道,这孩儿的爹,究竟是哪个野男人?!”

    “你不信我怀了柳青冥的孩儿?”许幽芳笑了几声,吐出一口血沫,倒是没想到洪宁襄一下子变得这般镇定。

    “我当然不信。阿冥看都不会多看你一眼,更何况碰你!”洪宁襄像是看戏一样看着这个无耻的女人。

    “是吗?那你绝对想象不到,柳青冥与我欢好时,多么热情,多么快活!我才发现,原来他不是那么冷漠无情,对我不是没有好感的!还真是一个阴险又别扭的男人,一边记恨我,一边又疼爱我,是个女人都要被他弄得意.乱.情.迷了。”许幽芳撩开耳边的发丝,笑得妩媚动人,只是这笑容看在洪宁襄眼里恶心得让人反胃。

    “我也是那一晚才发现,柳青冥超出我的想象,他真的很温柔,也很男人,不枉我为了他损失那么多手下,不枉我付出那么多心思……”

    “住口!”洪宁襄明知道这个女人是膈应自己才会说得这么露骨,但不知为何听了这些话心里难受得要命,她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了,她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不知廉耻!柳青冥那么精明,他与你成婚纯粹是为了报复你,他会让你怀上他的孩子?!你觉得可能吗?!你想我不杀你,也不要找这么蹩脚的理由!你老实说!你对柳青冥做了什么?!是不是又像算计我一样,对他下了药?”

    “下药?我需要吗?”许幽芳媚眼如丝地看了她一眼,又轻抚了下自己艳丽的脸颊,“看看你,再看看我,就凭你这平凡的样子,能入得了阿冥的眼?只有我,才配得上他!”

    “不可能!柳青冥绝不可能碰你!”

    洪宁襄见她说得斩钉截铁,心中的信任逐渐地瓦解。

    虽然她嘴上极力否认着,但身体却被抽空了力气,她松开了许幽芳,

    反手将剑插进了冰冷的雪地里。簌簌的雪花落在身上,落在眼睛上,比起身体的冷,心里更是冷得彻骨。

    许幽芳瞧见洪宁襄用剑支撑着身体,就知道自己的话终于让她心痛了,心痛得快要倒下,她脸上露出快意之色,慢悠悠地抚着肚子道,“洪宁襄,既然你来了泉宫,想必你已经知道阿冥复活的事。不知道他有没有告诉你,我为何帮他复活?我为何明明怀疑他的用心,还是选择了嫁给他?”

    洪宁襄盯着她,倒是想听听,她的嘴里还有多少无耻的话。

    “你此番来到魔宫,阻止我和阿冥成婚,你怕我和他成婚后,触碰琉璃的身体,你放心,我对那个脾气和你相似的家伙完全没兴趣,我也干不出让柳青冥坏了人伦的事。”

    许幽芳冷哼了一声,“我之所以帮助柳青冥复活,是想把他和琉璃分开,我想要他完完全全属于我,柳青冥当初来提亲时,也答应过我,只要我助他成功复活,他任我提一个条件,我当时没有说是什么条件。

    “我们成婚后的第二天,我跟着柳青冥一同来到泉宫,我用了三天时间,用补天神泥帮他重塑了一个新身体,在他第一次苏醒的那个晚上,我问他,我帮了你这么大个忙,你欠了我这么大一个人情,你该怎么谢我?

    “柳青冥那个时候特温柔,他说,我帮了他大忙,的确应该得到奖赏。他问我想要什么,我说,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赏我一个孩子,像琉璃一样的孩子,我就满足了。

    “没错!怀上他的孩子,就是我想要的那个条件。”

    说到这里,看到洪宁襄脸色剧变,许幽芳笑着一点点擦去嘴角的血迹,“其实直到他牵起我的手,直到他和我拜堂成亲,我都还有一点怀疑,怀疑他和我成婚的意图不明,我怕他是在逢场作戏。没有想到,我提出那样的条件,他竟然答应了!”

    许幽芳从地上站了起来,朝着洪宁襄靠近一步,看着洪宁襄逐渐变得空洞的眼神,她的声音越发尖锐响亮,“听到了吗?是阿冥答应了我,他答应给我一个孩子。所以那晚,他来到我的房中……我真的很开心!不管他曾经多么喜欢你,最终,他还是没有逃出我的掌心!最终我还是得到了他!洪宁襄,我没有输给你,我没有输!哈哈!”

    洪宁襄望着这个近乎疯狂的女人,身体冷得发抖。

    她想起了她和柳青冥开玩笑时,问他洞房之夜是怎么度过的,他的眼神十分闪躲,他甚至不敢看她的眼睛……原来他竟然隐瞒了这件事。这个混账是不好意思说出口吧?明明娶了这个女人,明明是要替她报仇的,明明爱她爱得要死要活,却终究还是和这个女人一.夜.风.流,终究违背了与她的婚约,终究背叛了她!

    就在许幽芳试图再说什么的时候,突然眼前闪过一道白光,洪宁襄抬手一道法诀打入了她的额心。

    洪宁襄出于试探,想要确认许幽芳与柳青冥之间的约定是不是真的,但当她用天窥术看到了许幽芳在泉宫里精心布置的新房,看到柳青冥真的走进了她的房间,看到他将她搂在怀里,亲吻着她,看到许幽芳与他纠缠在一起……她的心脏袭来一阵剧痛,像是被狠狠扎了一刀,撕心裂肺!

    眼中有一股热流在涌动,胸腔里一股怒气沿着四肢百骸,逐渐向全身扩散,在经脉里冲撞,脑中如有万千的钢针扎得隐隐作痛!

    这种感觉和当年被石定峰抛弃时何其相似——

    石定峰?

    是了,她怎么忘记了前世的事?!

    前世就是因为看到石定峰和那个女人欢好的场面,她才会入魔!

    不行!

    她不能重蹈覆辙,不能再和前世一样,为了一个男人的背叛而入魔!

    洪宁襄瞬间清醒了过来,眼中的红光在闪了一下后,瞳孔一缩,潮水般退了回去。

    “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会相信吗?”

    洪宁襄用天一道净诀镇住了心神。

    好险!

    方才那一瞬,差点再次堕入魔道!

    她突然意识到,也许这个女人也和谢骊君一样,又想用这样的糟心事打击她,促成她成魔?!

    如果她是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了!

    她绝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许幽芳瞧见自己的如意算盘落空,不免微微一惊,原本还想借机让这个女人气得走火入魔,再变女魔头的,没想到这一世的洪宁襄没那么傻了!下一刻未等她避开,她的身子被一道巨力抓住了。

    洪宁襄用天女罗刹手抓住了许幽芳的脖子。

    她拎着她飞上了天痕剑,迎着寒风大雪,向着泉宫的方向御剑飞去,口中是不带温度的话:“走吧!跟我去一趟泉宫!到了泉宫,见到柳青冥,与他当面对质,你腹中的孩儿究竟是谁的,你说的事情,是不是真的,见了他,自会问出答案!”

    许幽芳倒是没再抗拒,轻抚着肚子,柔声说:“我可怜的孩儿,是娘没用,无法保护你,不过,没关系,不要怕,这个姨姨不敢杀我们,因为她亏欠了你爹太多的情债,她要是敢杀我,敢杀他的骨肉,你爹永远都不会原谅她!待会,咱们见到你爹,要他替我们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