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网 > 第五十章 三兄弟

第五十章 三兄弟

 热门推荐:
    “作为警察,最大的耻辱是什么?”方天宇问。

    这个问题有点大,刚才不是说到李桂兰阿姨那了吗。

    “当然是领导看好,群众认可,业界信任,遇到案子给好车经费充足,白条 子能报账,年底有奖励,精神的物质的,来者不拒。”

    邵帅好了伤疤忘了疼了,一股脑说出了想法。

    按说方队长该踢他了,可细想下他说的没错,很多人都这么想的,有点像普遍价值观。

    整天说无私奉献,也没见谁不领工资,不领奖。

    到了周健了,他上来就喷邵帅了,“势利,绝对的势利,要是整天想着这个,工作肯定干不好,有事没事就朝领导那里跑。”

    方天宇见他俩扯皮了,提高了声音道,

    “是他么的战胜对手,越是强大的对手,干着才过瘾,最耻辱的是叫对方欺负,甚至骑在脖子上拉屎,昨天是我,今天明天就可能是你们……”

    接着,他简单说了昨晚的遭遇,话锋一转,指着窗外正色道,

    “咱们说好了,现在不光是给老黄和大程子报仇了,还得干掉他们,谁要是没准备好,走人来得及。”

    后面的话周健他俩几乎没听,全都沉浸在对昨晚方天宇遭遇的痛恨之中呢。

    “么的,升官发财那就先不想了,胖子是队里的人,摸 过抱过几个女生,那方面基本没怎么成功过,老失败了,

    估计和阅历有关,听说击毙过凶手的,心智就强大了,那方面功夫嗖嗖的上升。”胖子说的认真无比,脸上先是有遗憾,继而信心上来了。

    “没错,死胖子,背过尸体的,对战过的,那种经历,比加量的六味地黄丸好使。”周健差点笑出来,硬忍着忽悠起了他。

    “这是人生追求的一小部分,要都琢磨这个,我去食药环多好,各种新药免费试验。”胖子越说越认真了。

    方天宇赶紧打住了他们的敏感话题,心里也算有了些安慰,起码说这俩搭档没有一个打退堂鼓的。

    周健建议马上调查海河桥的事,方天宇直接就给否了,理由这应该是犯罪集团戏弄和警告。

    如果想杀人,今天自己就站不到这里了。

    另外,对方也有转移注意力的嫌疑。

    那就先抓住一条线索来,把白五的事处理利索,只要有一线希望,绝对不能退兵。

    “你们想想,网咖那伙人消失的无影无踪,马靖肯定抓住主要线索不放,咱不如先砍掉对方一条腿,既然已经并案了,

    不能叫白五跑了,否则夕阳红的吐沫星子都能淹死咱们。”

    他深入的分析起来。

    十多分钟后,他在楼里转悠了两圈,见了人就聊几句。

    队里就一台面包车,年头长了,钣金坏了不少,距离报废期快了。

    胖子在楼上可是说了掏心窝子的话,都是雄心壮志范围的,眼看着连像样的车都没有,一路上磨磨唧唧的,眼看着就要挑明了。

    后院那,巡防大队的一伙人正集|合,准备出勤。

    他们那车带劲,高大威猛,塔台上可以站人,狙击枪一支,威风凛凛。

    连玻璃都是防弹的,绝对具有杀伤力。

    “键盘,去厨房要点蔬菜,鸡蛋,跟在后面,胖子,去,去借车去。”方天宇斜睨了眼门口,提出了想法。

    不一会功夫,几台高端防暴车在楼前排列整齐,朝着门口缓缓开去,方天宇坐在了头车副驾上,第二台车上是邵帅。

    其他全是全副武装的巡特警,钢枪在手,钢盔下面的护目镜看起来霸气凛然。

    按照规定,车队巡逻执勤得开出去一段时间才能拉响警报的,结果才到了门口,就有车拉警报了。

    这不是明显的违规吗,在院子附近拉什么警报!

    方天宇破马张飞的下车了,指着后车塔台上的邵帅破口大骂,

    “混球,今天出大勤,联合行动,把领导惹急眼了,人就容易给撤回去了。”

    他上了车,眼珠子一转,朝门口那些出租车看去。

    看他们那模样,估计不是在微信群里发消息,就是到处显摆呢。

    好不容易到了闹市区,后面的“拉菜车”已经跟上来了。哥三个换了车,直奔芳菲苑而去。

    白五所在的单元里,到处热闹非凡,一片欢声笑语。

    方天宇不是不尊老爱幼,关键是担心李阿姨他们太热情了,很容易一见面就聊起来没完了。

    周健说了,昨晚李阿姨在电话里提建议了呢,说这次行动之后,警局是不是给单身老人找个老伴。

    任务交给邵帅了,这家伙戴着个口罩,送上去几箱子慰问品,见了人先指指嘴巴,再指指耳朵,声音沙哑道,

    “热闹啊,赶上农村红白喜事了都,啊,我上火了,嗓子疼,中耳炎犯了。”

    “胖警官,您呐说的没错,我们就按照红白喜事张罗的,抓住了白五咱芳菲苑就平安了,不是那个红事吗,

    枪毙了他就是白事,给你说啊,我七岁那次参加红白喜事,可比这热闹,那流水席,还有唢呐乐队……”

    李阿姨等人跟在胖子旁边,别人都着急说话呢,谁也没抢过她。

    一听她从七岁说起了,邵帅心里那个着急啊,这要是说到今年七十多岁,没个三天五天,完不了。

    “谢谢叔叔阿姨了,听不着,听不着,回家吃消炎药去,你们辛苦了啊。”胖子拱手鞠躬,答非所问的说着,逃也似的跑了。

    “走,去那个帝王乐娱 乐 城,不通知派出所,不叫孙铁知道,咱不嚯嚯他们。”等胖子上了车,方天宇看了眼手机上的地图,指了指西北方说道。

    帝王乐 娱 乐 城在这个区算是个奇葩了,在一片破旧校区基础上建的,远离了建筑物,周围全是粗壮的大树挡着。

    远处看去有些神秘感。

    品字形的建筑,高大、壮观,门厅在高处,两边有车道上去。十几个黑衣保镖站在两边,在一片喷泉声中,墨镜后面的目光警惕的盯着四方。

    “几星啊?一晚上不少钱吧?”周健看着不远处的娱 乐 城,直接给当成了酒店。

    “懂不懂啊,门口连客人都没有,肯定是会员制,我告诉你,进去点餐别上来就来份小笼包,丢份。”邵帅门清的介绍着。

    “一个装发小卡片的,胖子,大周你送水吧……”方天宇没工夫听他俩瞎扯,直接就安排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