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橙花小主有点甜 > 003:灵魂的暴击

003:灵魂的暴击

 热门推荐:
    李橙唱完这曲之后实在是唱不下去了,她蹲到地上呜呜呜的哭起来。

    她确定自己真的是在地府里了,这也太折磨她了。

    她生前是很喜欢在团队里搞怪,嫌弃男粉丝胖,嫌弃队服不够好,一会挑剔音响降噪不够好,一会又说团餐太难吃。

    为了一个小c位挣破头,唱功却不怎么样,被对家的粉丝骂她一时气愤就要骂回去。

    经济人让她往东她往西,让她练功她打游戏,让她配合她赌气。

    会点舞蹈就飞上天,仗着自己颜值高就不把队友放在眼里,全队都要配合她。

    她确实风光了好一阵子,不过那场流量pk就像旋风一样刮过去了,金主再也挖掘不到她身上其他的潜能撤资而去,而她依旧保持着草包的状态。

    所以遴选失败是必然的事,她一下子从女团第三名一下子掉到了几百名开外,成绩差的惨不忍睹,被踢出流量偶像的圈子。

    为了引起注意故意到街上露脸引战,结果因为发现她的死忠粉居然也追随了对家跟粉丝,于是当街跟粉丝打起来,为了躲风头藏到了堂姐家。

    结果心情烦躁居然连小朋友的布丁都抢,一个不小心摔倒磕到头而死翘翘。

    李橙,卒,享年岁。

    这也太沙雕了。。。。沙雕到自己都不知道该吐槽自己什么!!

    然而这么沙雕的事情全都是她自己干的,刚才进冥界之前的弹幕全是她死了以后路人的吐槽吧……那她可真是没有脸面重新回到世上。

    可是她又不敢去死,怎么办。

    会不会很疼啊?!!

    好吧,她现在终于知道后悔了。

    哭了好久,台下的小鬼都不见了,她终于露出额头来,看看周围末日般的景象,她又缩了回去。

    小恶魔拎起她的领子说“阎王大人说了,你在冥界闹腾的时间太长,已经错过了轮回的时间,阳间已经没有你的位置了!

    要等新的位置,至少还要在这里待两万年!

    你得继续在这里打工的话也可以,不过阎王大人叫你去面试!”

    李桃觉得自己头顶像是突然被雷劈了一样“你说什么???两!万!年!!!???

    哇啊啊啊啊……呜呜呜!!!

    不要啊!!!!……”

    李橙赶紧匍伏在地上求饶“我错了!阎王大大!!!我错了!!!你让我投胎去吧,我去投胎!!!”

    阎王打了一个响指,她又回到了阎王殿里面。

    阎王装模做样的清清嗓子说“你已经错过了投胎的时辰,阳间暂时没有你的位置了~~~~”

    李桃憋足了劲干嚎起来。

    阎王忍受不了她的聒噪,赶紧伸出手指在她眼前晃了一下“给你两个工作机会,第一个机会呢就是待在地府里面看小剧场,但是不能吐槽。

    第二个工作机会呢,就是在天堂里给小鬼们唱歌,给小鬼们解闷,你自己选一个吧!”

    李橙泪眼婆娑的按住了阎王伸出来的两根手指“不行不行,这两个我都不选,可不可以有别的选项?!!!”

    阎王没有说话,似乎在考虑。

    李橙就差匍伏跪拜了“阎王大大求求你,再给我一个选择吧,求求你了阎王大大!!!“

    阎王盘着胳膊“恩……这个嘛……”

    “我错了,我悔过了阎王大大!

    我真的诚心悔过了呜呜呜…………”李橙紧紧拽着阎王的衣服,鼻涕眼泪的往她身上抹。

    阎王终于满意的拍拍李橙的头说“这才对嘛,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不过呢轮回的位置是真的暂时没有了,所以我只能先把送回到原先的时辰上去。

    让你重生一回吧,等时辰到了我再让黑无常来叫你~~~”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阎王一个响指把她弹出了阎王殿。

    “噢买尬!!奥利给!!!诶……诶……诶……诶……!”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绑在火箭上一样,绕着地球飞了好几个圈,最终化成一道光线落回到自己的家里。

    再次醒来的时候觉得头好沉好沉,而且脑袋疼的不可理喻。

    “呜……好疼!”李橙揉着脑袋,慢慢睁开了眼睛。

    赶紧摸摸自己的脖子,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脑袋还长在脖子上呢。

    看着门外的身影,模糊的世界里出现了一个清晰的影子,李橙吓得往被子里一缩“别过来!”

    妈妈将热牛奶放在了李橙床头柜旁边“哎,你这孩子,我是你妈!!

    都烧糊涂了!

    孩子她爸?你快进来……给我把她架到医院去!”

    李橙才不要去医院,去了医院她岂不是要现行了?

    她现在是什么?

    她现在到底是人、是妖精还是鬼呀?

    不消多时,堂姐李桃走了过来,摸摸李橙的脑门说到“退烧药管用了,热度暂时已经退了!……不过她嗓子好痛的样子,听不到她说话,可能炎症很烈害吧!”

    李橙一下子抓住堂姐的手臂说“阎王大人我不要去地府!……求你了求你了!我知道错了……呜呜,我错了!!”

    苏梓芬拍掉了李橙的爪子说到“我看她分明就是还发着高烧呢!你姐姐怎么成了阎王了?那医院怎么能是地府呢?

    哎,真是的,简直病入膏肓……赶紧带她去医院吧!”

    家人忙着给李橙套衣服的时候,她还不忘念念叨叨的说“真的真的!你们怎么都不信我呀……阎王大大分明就长的跟桃子姐姐一样嘛……!

    还有小玉姐姐,她变成白无常了!……我不要去投胎……!!!”

    李橙的妈妈真想把自己女儿的嘴缝上,一路上鸡飞狗跳的。

    李橙终于到了医院之后苏梓芬第一件事就是要求大夫给她打退烧针。

    等着李橙终于从浑浑噩噩的重感冒里醒过来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她用手抽纸搓成了棉条的样子堵在鼻孔上,以免鼻涕流出来。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喘气舒服一点的姿势,她在床上摸索着找到了自己的手机,看看日历确认了一下时间,她居然回到了自己岁那年农历新年的时候。

    这一年凌冬时节她跟着队伍一起给师兄演唱会做伴舞,排练的时候她被消防用洒水车淋到了。

    从那天开始她就有点感冒。

    但是年前又有很多商演任务,她又不好好吃药,结果就是在三十的前一天发起高烧。

    chenghuaxiaozhuyoudianti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