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快穿之长舌妇洗白手册 > 第一百零一章 倾国一笑17

第一百零一章 倾国一笑17

 热门推荐:
    虽然过程有些坎坷,屈弢还是想尽办法让姬余臣也住了下来,他和褒姒一样,都是‘黑户’,这年头,奴隶、农民的个人信息是要被登记在册的,他们俩只是暂居此处,所以也没弄假身份。

    屈弢只是一介小官,替奴隶主监理广大田土,但也有自己的私田,褒姒和姬余臣就时常替他打理田地,看着架势会感觉两人非常专业,其实他们做的工作不过是看田,丛林里的野兽太多,屈弢担忧飞禽走兽会破坏庄稼,他们俩就自告奋勇过来看田。

    临近六月,猛烈的太阳晒得田边上的人汗流浃背,尽管褒姒装备齐全,仍然觉得难熬,她口干舌燥、浑身发热,抬头望发白的日光,终于忍不住撂担子。

    “你替我看会儿!我到林子里避一避。”她对姬余臣道。

    一听这话,姬余臣率先窜到林子里。

    “靠!这家伙还是男人嘛!”褒姒口吐芬芳,坐在田边擦汗,心道“大热的天,动物们都宅在家里乘凉去了,哪有时间来田边玩?”

    她越想头点得越欢。

    “没错!一定是这样!我先走吧,在这里太难熬了。”但她还是顾虑着前天晚上对屈弢的承诺,索性把姬余臣从林子揪出来,指挥他挖了不少捕兽的陷阱,布置完备后,她长松一口气,拍拍手,道“我回去了!”

    “我跟你回去。”

    “两个人目标太大,你,不能回去!”褒姒瞪他,呵斥道“别忘了刚刚你让我一个身娇体弱的女人独自看田的事!”

    他妄图以天气的恶劣、他的体弱来使她改主意,但褒姒油盐不进,任他舌灿莲花也不肯松嘴,扬言若他敢偷偷溜回去,那他就是临阵脱逃的懦夫,他只得暂时应承下来,褒姒心满意足地转身回村。

    还没走回村庄,她就听见村子里撕心裂肺的叫喊声,褒姒慌忙飞快的奔过去,只见一群奇装异服、高鼻深目的野蛮男人手里、怀里抱着不少家畜,几个人合伙抬起一名女子。

    鬼方抢人!褒姒脑里蹦出这个念头,再一看,这群男人有些肤色白皙,高大魁梧,貌似有欧洲人的血统,有些宽脸高鼻,肤色发红,貌似是混合人种,与攻破镐京的那群犬戎不相同,现在家家户户门前没有男丁,站的大多是老弱妇孺,她们又哭又叫,不少人奔上去同犬戎拼搏,却被犬戎欺负得毫无招架之力。

    岂有此理!褒姒怒气满营,一心想上前跟他们拼命,但她很快停住脚步,她这小鸡仔上去跟谁拼命呢?那不是送人头吗?

    思考对策之际,几道脚步声已悄悄逼近。

    “哇!郑地竟有这等美女!”

    “啧啧。”有人在流口水,褒姒一抬头,几个犬戎露出如狼似虎的目光,哈子都要流到地上了。

    “不好!”她心惊肉跳,撒开脚丫子往后跑。

    “小美人,别跑呀,等等哥哥!”

    “唔!”

    ……

    完了完了!

    因身体素质差异,褒姒没跑两步便被人拦腰抱起,她又叫又打,可这对强壮的犬戎来说只是在挠痒痒,有人趁乱捏捏她的脸,扬声道“今晚回去好好享受!哈哈哈!”

    “这娇嫩的小娘们足够我们享用好久啦!”粗野狂放的笑声接连响起,屈家村其他妇人见她被抓,都铁了心地跟犬戎拼命,可没过几轮就被打服了,他们掳走她后还带走不少黄花闺女。

    “造孽啊!”

    “你们这群王八羔子哟!”

    村里的哭声不绝,褒姒和其他几个女人被捆得像粽子,扔上马车,那些鸡鸭鱼肉猪等战利品则被他们安放在另一个车里。

    车上,除了褒姒,其他姑娘都伤心垂泪,看管她们的犬戎见她神情冷傲,捏上她的脸,俯下身,道“你怎么不哭?”

    这大兄弟可能几个月不洗澡刷牙了,体味熏得姑娘们又往里缩几分,褒姒忍住嫌弃,低声道“哭了就能放过我们吗?”

    “放屁!”

    “那就是不放了,我干嘛要哭给你看。”褒姒转开头。

    这个男人哈哈大笑,鼓掌道“这娘们有意思,我喜欢!”又抬起她的下巴细细欣赏,啧啧称赞,脸上露出痴迷的神色,道“老天恩赐!我能享用这个美女是莫大的福气啊!”

    其他姑娘露出不平的神色,褒姒转开脸,在心里冷笑,赶车的犬戎扬声道“我看你啊,还是换一个人吧!”

    “这种货色可不多见,首领看到了会献给我们可汗的,你?别做白日梦了。”

    那犬戎冷笑道“她归我,我今晚就做一回新郎官!等事儿成了再献也不迟。”

    “哈哈哈!”笑声久久回荡。

    翻过几座大山,她们被安置在一个营帐里,褒姒见四周无人,忙极力扭过身,借助同伴的肩膀移开口里的破布。

    “别灰心,我们很快就能回去了。”话音一落,人的脚步声接近,褒姒忍住恶心重新叼那块布片,摆出愤恨的表情。

    “兄弟们,来来来,我们每人挑一个回去。”

    一听这话,姑娘们都瑟缩身子。

    “慢。”另一男声响起,“我听说你们抓了个美女回来,是哪个?”

    “中间那个。”

    脚步声接近了,有人抬起褒姒的下巴,她被迫同他对视,这个男人的双眼是璀璨的蓝色,高鼻薄唇,长相比其他鬼方精致些,看到他眼里不加掩饰的惊艳神色,她转开眼。

    “哈哈哈!你让小美人生气了!都怪你!”男人把她口中的布扯开,亲自替她松绑,说道“唉!说了多少次,不能这么粗暴!不能这么粗暴!你们怎么就不听呢?你看看!她的手都被磨破了!”

    “首领,这个女人是我捉到的。”

    “什么?”那首领停下动作,歪头看他,说道“你说什么?”

    那男人身子抖如筛糠却仍道“她,她是我捉到的,依照惯例,我能……”

    “做梦!”首领武艺高强,几步窜上前将那男子打倒,那男子的牙齿被打碎,血流一地,首领又笑道“听说她是好几个人逮到的,都有谁?走出来!”

    众犬戎面面相觑,都不敢吭声,首领大笑三声,重新给她松绑,他道“往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在这一块,报上我图坦的名号,没人敢欺负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