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在荒岛创造一个文明 > 024,借你的黑丝一用

024,借你的黑丝一用

 热门推荐:
    好在黑寡妇伤的不重,这一下要不是在空中踢的,而且黑寡妇身体强韧,这会卫少禹已经在为她开追悼会了。

    啪叽~

    黑寡妇和着树叶上的水珠,落到地上,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闹着脾气就走了。

    我说我不去,你非让我去!

    它走出老远,卫少禹还能感觉到这家伙传来的牢骚。

    这时候最靠谱的斯巴达,带着三百“铁血军团”赶到了,气势汹汹,杀气四溢的冲到卫少禹跟前,就差直接喊——兔子呢?兔子何在!

    “黑寡妇刚才差点被兔子踢死,你们还要去吗?”

    刚才那一幕它们显然是没看见的,毕竟从黑寡妇通知自己,到他们俩捕猎失败,斯巴达他们并不知情。

    听到卫少禹说这话,斯巴达直接冲蚂蚁军团挥了挥手。

    撤!

    蚂蚁军团直接原路返回。

    你以为他们跑了?

    他们可能真的是回去商量战术去了!

    不过卫少禹还真没指望蚂蚁,这兔子猴精猴精的,差点一脚踢死黑寡妇,要是让斯巴达他们去,可能损失更加惨重。

    自己可是好不容易把蚂蚁军团扩张到300,老是死伤的话,蚁后怕是会有意见,又要召见自己开会了!

    “嘶~~怎么抓呢?”

    卫少禹双手抱胸,手搓着下巴沉思起来。

    “怎么样,抓到了吗?”

    权秀善颠颠的跑了过来,翻了翻卫少禹的身上,确定卫少禹没抓到兔子,不满的捅咕了卫少禹一下。

    其实这种动作也不是真的对卫少禹不满,而恰恰是她单纯直白的内心表现,反而让卫少禹觉得亲近和真实。

    和一些表面安慰“没关系,再努力”,心眼里却觉得你“没出息,真垃圾”的人比起来。

    卫少禹显然更喜欢权秀善这个憨憨。

    “哎呀别闹,想事情呢。”

    “莫?”

    权秀善当即瞪大了眼睛,凑近了卫少禹,好奇宝宝一样的用韩语问道,好像离得近了能听到卫少禹在想什么秘密似的。

    “这兔子太邪门了,每次都能躲开,它刚才在那调戏我半天。”

    “你扔鱼的时候很准啊。”

    “说的是呢……也许是我的动作幅度太大了。”

    “噢~用弓,弓箭,咻~~”权秀善突然灵光大闪的拍着卫少禹,生怕他不明白,还比划了一下。

    卫少禹嘬了嘬牙花子。

    这他自然也想到了,但是他很快就又否定了。

    弓身好做,弓弦难找啊,用藤蔓的话太重,恐怕弓箭的力度根本就不够。

    而且藤蔓你绑在一起还有力度,单拉开一根来横向承重,不怎么样……

    我说我不去,你非让我去……

    我说我不去,你非……

    卫少禹正琢磨着,头顶上精神力传来一阵幽怨的嘟囔。

    黑寡妇还在耿耿于怀呢。

    卫少禹抬头看了一眼黑寡妇,试图说她两句,但是一抬头,顿时愣住了。

    经过这几天的努力,这椰树林上空,被黑寡妇织出了一大片蛛网,虽然不是全面铺开,但是偶尔有几处绽开,中间全都用几根韧性高的蛛丝连接起来了通坦大路,任由黑寡妇在这片椰树林上空穿行。

    但是从庇护所上空看,那几处绽开的蜘蛛网还是纯白色的。

    但是越是往这边延伸,这蜘蛛丝的颜色似乎也越来越暗。

    到了卫少禹头顶,这里距离庇护所已经有上百米的距离了,这里的蛛丝,竟然已经变成了黑色。

    黑色的蜘蛛丝?

    黑丝……

    呸呸呸,卫少禹摇了摇脑袋,甩掉了滑到嘴边的那些粗鄙之语,顿时用精神力沟通了黑寡妇。

    “寡妇,寡妇!”

    黑寡妇停在蛛网上,传来波动——你寡妇,你全家寡妇!

    “别闹,我想起来了,你这蜘蛛丝是不是也升级了?”

    卫少禹由于自己一直没有研究出自己继承了蜘蛛身上的什么能力,所以很大程度上忽略了黑寡妇本身能力的成长方向,尤其是没抬头看到它蛛丝的变化。

    黑寡妇传来一阵当然了的肯定回应。

    “那你把你的黑丝……额……黑蜘蛛丝,给我用点。”

    卫少禹突然感觉自己说的话有点歧义,只好赶紧改口,毕竟自己还只是一个正直而单纯的孩子……

    哼~~

    黑寡妇哼了一声,表面不高兴,不过却是隐隐传出了开心的精神波动。

    毕竟这段时间虽然生活在一起,卫少禹每次也会给她果实,不管多与少,她都已经非常感激。

    她很羡慕斯巴达他们和卫少禹之间的融洽,而卫少禹却对她却有些敬而远之。

    这段时间以来,她并没算是真正融入他们的生活。

    这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源于——她没用。

    卫少禹并没有多少用到她帮忙的时候,最大的一次也就是大战蟒蛇。

    其实当时黑寡妇选择跳上蟒蛇头,是极其危险的。

    卫少禹当时身在其中无暇顾及,但她却知道有多凶险,它全力朝伤口释放毒液的时候,卫少禹还在用木刺猛戳蟒头。

    只需要一点点霉运,被刺中一下,它就会直接被戳死在那伤口的血肉之中。

    当然,这些话,她没办法告诉卫少禹。

    卫少禹此时感受到黑寡妇的情绪有点点悲伤,但是却无法理解。

    不过很快,黑寡妇传来没问题的回应,让卫少禹会心一笑。

    “秀善。”

    “莫?”

    “如果你有一只可爱又漂亮的蜘蛛,母的,你要给她取个名字,你会取什么名字?”

    “蜘蛛吗?我想想……”

    权秀善不知道卫少禹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但很快就开始认真的面对问题,而不是为什么会有这个问题。

    “我的蜘蛛,有毒吗?”

    “有,剧毒。”

    “潘朵拉,叫潘朵拉吧。姓潘,叫朵拉。”

    权秀善双眼放光,好像自己真的有一只蜘蛛似的,并且很满意自己的名字。

    卫少禹一脸黑线。

    前半句听着还像句人话。、

    后半句。

    姓潘,叫朵拉?人家名字是这样念的吗?

    你不如直接叫王土鳖!?

    而且好在权秀善有点口音,把第二个字念成三声,要是念成一声。

    多拉……啧啧啧,一个有味道和画面的名字。

    “呵,呵,呵呵……好名字。”

    卫少禹一脸幸灾乐祸的抬起头,看着头顶的黑寡妇,用精神力沟通道

    “朵拉,你都听见了吗朵拉?这小名儿多嫩啊朵拉。”

    黑寡妇连搭理都没搭理卫少禹,扭搭扭搭的顺着蛛丝爬的远远的,大有走向天边不再回头的意境。

    “朵拉……噗哈哈哈哈。”

    见卫少禹这德行,权秀善撸起袖子对着他就是一阵狂扁。

    打闹一番,卫少禹又进了丛林。

    他要挑选上好的竹子,做一把好的弓身。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试一试朵拉的黑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