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快穿之吉庆有余 > 36叛徒

36叛徒

 热门推荐:
    外边现在已经一团乱,青阳派的人因为没有防备,现在很多人已经被擒了下来。

    只剩几个长老,还有一些武艺高强的还在死死支撑。

    但照这样下去,眼看着也就要支撑不下去了。

    “少主,您快走吧。”王连元对姜虞喊到,“带上林姑娘,走!”

    自家人已经这样了,不能叫在这里做客的人,也受到牵连。

    姜虞如何能够放得下这里,“不行!我不能走!我若是走了,青阳派就真的散了!”

    王连元急得眼睛通红,“走啊!你走了青阳派才能传承下去,若真是全军覆没了,青阳派才是真的没了!”

    说着便联合了几个人,打算拼出一条路来,将姜虞送走。

    “想走?哼!想得美!”冯老魔冷笑一声说道。

    眼看着王连元几人开始突围,冯老魔突然嘿嘿嘿一笑,说道,“怎么,你还不出来吗?”

    众人心里俱是一惊。

    谁!

    谁是叛徒!

    众人心中其实早有怀疑,毕竟姜承志作为掌门,本就不怎么在人前显露,这次虽然有一年多没出来露面,但神鹰派也不该就这么肯定,他不会出来了。

    所以宗门有叛徒,谁都知道。

    但这个叛徒是谁,他们不想去想,能知道掌门出事的人,只有宗门高层,青阳派高层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孤儿,除了掌门!

    是上一任掌门在乞丐堆里捡了他们,他们又陪着姜承志长大,一群人如同兄弟一般。

    谁都不想这里边出现叛徒。

    几人心中警惕起来。

    “啊!”一声痛呼突然吸引了众人的眼睛。

    “徐大哥!”

    “为什么!为什么是你!”

    徐成武的胸口插着一柄长剑,没柄而入。

    只见他伸着手,指向前方,颤抖着声音,说道,“王连元……为什么是…是…是你!”一边说,嘴里的血一边往外冒。

    王连元脸上再也不复刚刚的壮烈,一脸阴沉的看着徐成武说道,“因为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说完刷的将剑,从徐成武的胸口拔出来。

    血“呲”的冒出来,离得近的王连元,身前被血染的通红。

    徐成武只能从嗓子里“嗬嗬”冒出两声意味不明的声音,便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啊啊啊!徐叔!”姜虞大叫一声,就要扑上去。

    “徐大哥!”这是姜虞的母亲韩晴。

    嘴里虽然喊着,可韩晴的手上却死死的拉住了姜虞。

    “姜虞,走!你不能回去,你若是回去了,徐大哥做的这一切就都白费了!”

    “走啊!”

    “走啊!”

    “走!”

    ……

    有韩晴的声音。

    有秦铭的声音。

    有……

    声声入耳,叫姜虞的心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

    走还是留?

    走的话,剩下的人肯定都会凶多吉少。

    留的话,最起码能够死在一起。

    “啊!”这是秦铭,刚刚秦铭便受了伤,这会子再也支撑不住了,他倒下去之前最后一句话就是“走!姜虞,走!”

    “噗!”刘钱时吐出一口鲜血,捂着胸口看向姜虞的方向,嘴角动了动,只说出一个字,“走!”

    ……

    眼看着人越来越少,姜虞眼中的悲哀越来越重!

    “不!”

    ……

    姜虞如何能够逃走,就单凭青阳派的那几个长老吗?

    神鹰派的人已经将他们团团围住了,姜虞……根本逃不掉!

    最后只剩下韩晴还在跟姜虞苦苦支撑。

    “为什么!”韩晴手里的峨眉刺被王连元侧面劈过来的刀打落在地上。

    “为什么?王连元,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姜虞已经被人抓住,重新押了过来。

    韩晴腿一软,跌坐在地上,低声的啜泣起来。

    姜虞虽然被人抓住,但依旧直挺挺的站着。

    身后那人不忿,朝他的膝窝里踢了一脚,“跪下!”

    姜虞一个踉跄,到底还是直直的站着,他回头狠狠地瞪了刚才那人一眼,“呸!想叫小爷跪下,除非打断我的腿!”

    王连元奸笑起来,指着韩晴说道,“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你说为什么,当年我跟姜承志都看上了你,可你呢,你对我爱答不理的,只跟姜承志眉来眼去,为什么!不过就是看着姜承志是前任掌门之子,贪图安逸享乐,你这个贱人!”

    “嘿嘿,你在乎这小子对吗?很好,既然你在乎他,今日我就将他折磨致死,叫你也尝尝心痛的滋味!”王连元冷笑一声,转头看向一旁的姜虞。

    “不!不要!你不能伤害我的儿子!不可以!”韩晴挣扎着要起身,但身后有两个神鹰派弟子正在按着她,她根本动弹不得。

    “来人啊,动手,给我打断他的腿!”

    王连元看着地上的韩晴,嘴角扯出一个冷笑,“好好看着吧。”

    从王连元身后出来两个手持棍子的男子,正要朝姜虞那边过去。

    “啪啪啪”一阵掌声响起来。

    “好好好,果然是一场好戏,没想到居然还能看到这么叫人惊喜的一幕。”冯老魔突然出声说道。

    “真是叫人惊喜啊,姜虞,你来说说,不如就叫你娘跟了这位王连元,我就叫他放你一马如何?”冯老魔又转头看向姜虞说道。

    姜虞如何能依,不说别的,只这羞辱就叫他恨不能死在当场。

    再者,这个王连元说的这般声情并茂,可家中不是一样娇妻美妾的都有吗?

    叫自己的母亲跟了这样的人,那不仅仅是在羞辱自己,更是在羞辱母亲,羞辱父亲。

    “你无耻!”姜虞恨得咬牙切齿。

    冯老魔就笑,“呵呵呵……哈哈哈……好,有骨气,既然如此那我可就帮不了你了,王连元,交给你了。”

    王连元答应一声,然后对着姜虞阴恻恻的一笑,道,“给我上,我倒要看看你有多硬的骨头。”

    几个人拿着棍子,慢慢的逼近姜虞。

    此时的姜承志的屋里。

    林轩正满头大汗的捻着一根针,姜承志躺在床上,浑身扎满了针,脸上通红,头顶正冒着热气。

    “最后一针了,你忍忍,这一针下去必会特别痛苦。”林轩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姜承志点了点头,“来吧,这么多年来的痛苦都忍了,这点痛又能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