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AR女神 > 第1958章

第1958章

 热门推荐:
    609

    那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是这样,一个完全未知的,一个身上也存在的情况下,大家仍然是鼓起了一些勇气,毕竟只要这个家不交到少爷手里好像也不需要那么担心啊,这世间的奇葩还有少爷这么一个,也就是非常难得存在的,他们这些仆人也不知道是积了几辈子的福分,能够遇到这世间难得一见的奇葩。

    所以又脏又臭的这些闲汉们,社会都能当做完全无视,并且认为这些人还是可以有可取之处,每次过几个月少爷还会出面邀请这些人吃酒喝酒吃肉,听听这些人对自己的奉承,很是享受这种感觉。

    我这一路上他见到的那些小商小贩,那些每天卖苦力的壮汉,那些乞讨的乞儿,那些老麦的互相扶持的人,仍然出门要赚几个铜板的老年人,等等这些人好像在少爷眼里都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好像上面那双眼睛能够直接无视他不愿意看到的东西,就像他根本就闻不到那些咸汗身上发出的那种酸臭的味道一样,就让他看不到那些人粗鄙的动作言语,听不到那些人荒诞,可笑的言语一样。

    但如果这些他都看不到的话,那么酒楼老板每天战战兢兢兢兢业业的经营着自己那家小小的酒楼,每天还要面对各种各样的纠纷,面对着有可能面发生的争吵,面对有可能故意找茬的行为,面对着那些小混混们每天上门收保护费的行为等等这些情况就先他们这些仆人偶尔的跟着少爷出去还要,不是同一个人跟着的情况下,都看到好几次那位店老板小心翼翼的赔的不是努力的表现着自己的诚意,然后努力的卑躬屈膝就希望这能够稀释努力的卑躬屈膝,就惜期望着能够息事宁人的那个样子都看了好多次了,可是少爷对这些好像完全是看不到的。

    实际上每个跟他出去的仆人出去一趟都会能够体会一下自己,虽然作为一个吓人没有了自由,但是生活还是有保障的,不至于像外面那些人,每天睁开眼之后发愁的就是今天吃什么的问题,老苦了一天挣到的,估计也就刚刚够勉强填饱肚子的那点可怜兮兮的铜板。

    每一次跟出去的仆人回来之后,都能够更为感激姥爷和老夫人对他们的这种爱护,对他们这样优待优越的待遇。他们在这个家里不愁吃不愁喝,每月还有月钱以及更换的衣物,每年老爷和老夫人还要赏一下不少的赏金,家里缝的喜事或者是某些重大的节日,主人们都会有不定量的赏赐下来,这样一年积攒下来,实际上每个人手里都有着不少的银钱,只要是没有自由,估计他们早就出去,给自己制田制产也能够自给自足了。第一抓机小说

    而且姥爷老夫人其实人是非常淳厚的,所以对待他们这些仆人并不像其他家里那么苛刻,也并不像其他家主人那样严格,对他们这些仆人犯了错误之后最多的也不过就是惩戒几句,并不会真的像其他人家那样打板子,或者说是直接卖了那些不干净的地方。

    我老婆人们犯了错误,那种无可救药的大错误的时候住人家也是直接把他们发卖给人牙子,让他们再倒手卖给其他的主家,并不会故意琢磨这些人,可就是因为这个家里的待遇如此之好,所以仆人们都卯足了劲不愿意离开这里,毕竟是愿意在被卖出去,过上那种风雨飘摇的日子,不知道前路在哪里,更何况他们却也知道能够找到这样人,然后的一家主人家是非常困难的。

    别看他们基本上是不出什么门的,能够出门去才买的,也就那几个仆人。但是跟在少爷身边出去的人确实不少,每次他们回来都能带回来不停的消息,而这些小道消息又在仆人间是以飞毛腿的速度传播着。所以大家都知道外面生活是非常不容易的,知道在这个家中有人给他们挡风挡雨是非常难得的,在这种情况下每个人都要做好自己的事情,生怕找到了什么问题反而被卖出去,毕竟家里的主子就这么几位,用不着那么多的仆人,而一些年老的伺候辅助人,很多年的仆人们老爷和老夫人都会给他们恩典,让他们能够直接恢复自由人的身份,而他们一辈子的积蓄带出去之后,也能够过个舒适的晚年了。

    在这种情况下,当人们当然更是小心翼翼,生怕惹恼了这个家里的几位主子而被发卖出去,而他们最担心的那就是热恶少爷生气,毕竟老夫人那里求求情多磕几个头,慢慢缠,可能还能混过去,但是在少爷这里就别指望了,就看上一对老爷,老夫人的态度就完全看出来,对待自己亲妈都能够那样狠的下心来的话,对他们这些毫无关系的仆人,可能他们这些仆人在少爷脑子里根本就连人都算不上,只能算是个物件,物件摔坏了那直接扔掉就好了,物件不成熟那直接换掉就得了,所以他们这些人伺候在少爷身边,那可是兢兢业业,每天都如履薄冰,当然这些仆人是要倒班的,一个人老跟他在身边的话,情绪过于紧张,搞不好就要犯错的。

    所以家里年轻的朋友们基本上都跟在少爷身边待过一阵子,不过我想这个仆人是特意老一夫人派到少爷身边的,所以他一直跟在少爷身边,确实是很少离开,但是他的职责却也是比较少,主要的是跟在一边查看情况,少爷这人也是好伺候,其实他就是身边的仆人,到底是谁他根本不在意,只要他要的事情,要做的事情,有人去替他替他去做,你需要的照顾有人提供就可以了,他并不在意身边的那个小斯到底姓甚名谁也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不是昨天还跟在自己身边的人。

    在他看来只要自己的需求得到很快的满足那就可以了,管他身边人是谁呢,反正也不需要自己费脑子去记这样复杂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