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反套路救世指南 > 第799章 实景鬼片邀您体验

第799章 实景鬼片邀您体验

 热门推荐:
    “如果是希凉市民的话,倒是有可能。”凌央重新看了一眼那张请柬,但酒店的地址并不在她老家。

    “希凉市民人手一枪吗?”午大庆好奇地问,他确实在网上听人这么科普过,说希凉市因为山高皇帝远,所以民风彪悍,经常会发生街头械斗。

    近年来又有异兽出没和结界力重现的情况,于是夏国其他城市都觉得希凉是个很危险的地方,而希凉市民只有人人武装才能保得平安。

    “人手一枪不至于,但确实挺不好惹的。”凌央的脸色略显苍白,还隐约感觉有点脱力。

    本来解决完狮子男就已经有些累了,居然还能碰上一个豹纹男,如果午大庆没有及时赶到的话,说不定她就交待在这里了。

    好想把结界力找回来啊凌央打了个呵欠,摸了摸手腕上的那块永昼碎片,不知道在永昼思域里联通永昼会发生什么。

    “零蛋。”午大庆弯下腰盯着她,“嗯?”

    嗯什么?午大庆刚才说了什么?

    “嗯。”不管他说了什么,凌央都假装听到了,“反正这些凶一点的,应该都是希凉人。”

    毕竟其他城市都是今年才开放的新地图,以往的永昼思域,简直就是希凉人的限定旅游场景。

    午大庆明显不是在说这件事,但他这个人很容易被带跑,“那这里还会有很多希凉人或者其他人?”

    他并不愿意再跟任何人动手了。

    “这里啊,这片树林的话应该没有多少人了,但整个永昼思域或许还有不少。”本来他们并没有预计会在这种地方碰上太多人类的,结果来了三天,三天都撞上了,就这几率,很难说是巧合。

    那么夏国自封印出现裂缝以后,误入永昼思域的人就应该是每年都有。而现在是全范围异变,又每天都有零散投放,按这形势发展,说不定此处还能延伸成夏国人的殖民地呢。

    不,黄亚尔在的情况下,这里只能变成奴隶国,变成她一个人的乐园,千万人的地狱。

    “但这些人可能并不知道彼此的存在?”午大庆撕了一个袖子出来,又用匕首割成了布条,给凌央绑了绑双手。

    凌央摇了摇头,“这里有多大我们不知道,但大概是每一拨人都选了一个子域落脚,而相邻地界的家伙们应该是互相认识的,林氏不就收编了好几个原先就在的人嘛。”

    她指了一下豹纹男,林氏企业不愧是做生意的,随遇而安快速应变,还很有危机意识,“像这样有些身手的人,都被他们第一时间收编了。”

    “水平差的他们倒是没管,只不过”凌央依然想不明白,“比如菜鸟四人组吧,既没用也不可能敢惹他们,为什么林氏还要多此一举,拉拢人家把乱斗变作围剿呢。”

    “哈?”这些句子太长,午大庆一时间没有消化好。

    凌央动了动手指,确认布条没有影响关节活动,“我是说,就算是乱斗,那些人也不敢去惹林氏企业嘛,那反正都是冲我们这一拨新人来,什么机制根本没差别。”

    “但把乱斗换成围剿,就可以让那几拨水平差的人少掉一部分敌人呢。”午大庆的角度果然不同,他很擅长发现人性的光辉。

    但也不是什么人都有光辉的,“庆啊,能主动建议黄亚尔开展游戏的人,你觉得他们心中还有善意吗?”

    午大庆抿了抿嘴,还是很矛盾,“或许有什么难言之隐。”

    凌央缩了缩脖子,她得赶紧在午大庆开始对豹纹男的死产生愧疚之前,把话题扯到外太空去,“阿嚏——”

    周围的温度好像有些降了,大中午的不太正常。

    凌央打完喷嚏后居然有些站不稳,“水在你身上吗?”

    因为不是出任务,这一趟他们并没有装备整齐,只是在出来的时候顺手装了两壶备着,让谁背了凌央倒是没注意。

    “在队长身上。”午大庆有些后悔,以往都是他负重的,但因为只有两瓶,辻栢杄之前喝了一口,就直接背在自己身上了。

    “那我们走吧,赶紧跟大家汇合。”凌央也不知道队友们在哪里,只能随便选了个方向,摘了一朵花环上的喜林草,在树干上刻了个标记。

    “你撑得住吗?”午大庆关心到。

    “没问题。”她以前受过更严重的伤,现在这样只能算是挺惨而已,还远不到撑不住的地步。

    这半个月来八六一因为缺人而且有伤员的情况,也没出多少正经任务,都是接散单,活动量有限。因此每个人都养得不错,基础建设上去了,现在添点磨损并不碍事。

    “还在出血呢。”午大庆可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凌央和祁成这样资质的家伙,再怎么建设也是成不了规模的。

    “我知道我知道,没事。”凌央只能再强调一遍,“我又没说不疼,只是没问题而已,老娘高阶战斗员,别搞这个表情侮辱我的专业性好嘛。”

    午大庆瘪着嘴,勉强点了点头。

    雾茫茫的天色突然暗了下来,两边白烟一样的雾气也都一眨眼消散不见。周围不知从何而来青蓝色磷火悄无声息地布满了高高低低整个空间,耳畔的静谧也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居然是凌央十分熟悉的鬼泣。

    这如同场景再现一样的体验惹得凌央一把扣住了身边的午大庆,“靠近些靠近些。”

    “怎么回事?”午大庆禁不住打了个哆嗦,这眼前的一切,怎么那么像他们几个之前看过的那个鬼片啊。

    树林,夜晚,鬼火和

    呜呜呜呜。

    “零蛋,我害怕。”午大庆直接坦白。

    “不怕,不怕,这个我们之前不是看过了嘛,就那部——”

    “——就是那部啊,我害怕!”

    “好好好,不想不想,乖。”凌央拍了拍午大庆的手臂,十分羡慕他的肌肉这么扎实。

    如果自己有这样的体魄不不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设定,凌队长就是坚持要当娇花一朵。

    他们十分谨慎地维持在原本的位置一动不动,等着可能出现的危险降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