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钞烦入盛 > 0507 风波暂平(为盟主我叫一二三加更)

0507 风波暂平(为盟主我叫一二三加更)

 热门推荐:
    库烈塔和帕梅尔的交谈并没有刻意的避着谁,拉波·埃尔坎这会还没有离开,他可以走了,但他没走……

    爱凑热闹的拉波·埃尔坎在双重危机(恐怖份子,他的“预言”)都解除了之后,非常乐意在这乱哄哄的时候,多打听一些事情。

    刚才那一段时间,他一直在库烈塔和帕梅尔不远处溜达,支棱着耳朵在听两人谈话。

    在场的人中,他是第三位知道大概真相的人。

    “啧啧啧……索国,难搞哦。”

    看到库烈塔上车离去,他摇晃着脑袋砸吧嘴念叨着,从帕梅尔那便秘一般的脸色就能看出,法防长对这个敌人感到无比的头疼。

    去机场的路上,库烈塔本想让助手打电话给吴前,可随后想了想,叹了口气,决定还是先沉住了这口气,万一不是罕文爱做的,怎么办?

    “不可能是罕文做的,他没有一丝一毫的理由要这样做,但他必须给我一个解释,为什么暗杀谢尔盖的人手上会有那把枪!”

    tt-33手枪库烈塔没能带走,那是这场暗杀非常重要的证物,法方还需要做各种检测。

    卢浮血案暂时性告一段落,但绝对没有结束,一定会有人为此付出惨烈代价!

    从卢浮宫到戴高乐国际机场,正常情况大约一个小时车程,不过由于已经到了晚上九点的样子,路上非常空旷。

    蓝色的劳斯莱斯在道路上飞驰,最前方开路的自然是大使馆的车,戴维还是驾驶着奔驰s,跟在尾巴殿后。

    吴前静静的坐在幻影后排看着窗外,车内静谧得好像是另一个世界。

    “boss,要不要来点音乐?”

    库克斯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从卢浮宫离开之后,吴前就一直没有说话,他有些担心boss把情绪憋在心里憋出毛病。

    吴前压根就没有听到库克斯的话,依然出神的看着窗外,即便离开了那个地方,有些画面依旧存在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其实,压根没有必要放音乐,因为车厢内手机铃声就没有停过。

    吴前的手机在响,罗沙琳德的手机也在响。

    该知道消息的人陆陆续续都知道了卢浮宫发生的事情,纷纷致电吴前这边以示慰问,礼节性的事情必不可少。

    英官方与商界协会、魔跟大通方面、卡塔尔控股集团驻英国负责人哈默卡尔、德国宝马集团科万特家族斯特凡·科万特……

    不仅有合作伙伴、朋友,吴前旗下产业的最高负责人也纷纷来电慰问,他们是从菲米勒口中得知的消息。

    其中有一位最为关心吴前的人,那就是萨特穆齐,当他听到消息的时候,可真的吓出一身冷汗,如今他有好几件重要的事情牵挂在吴前身上。

    如果吴前那边出了点差池,他暂时还真没有第二条退路,未来的日子会很难过。

    天朝那边因为时间关系,并没有朋友来电话,估计就算等到天光大亮也不会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毕竟没有媒体报道。

    这些电话吴前一个也没有亲自接听,他实在懒得说话,心很烦乱。

    罗沙琳德记录下打电话的人,然后以boss受到惊吓人不舒服已经沉沉睡去为理由,回复了所有人。

    “好的,谢谢,一定会将您的问候转达给boss,多谢,再见,阿夫拉姆先生。”

    罗沙琳德再次挂断一个电话之后,手机终于是没有再响起。

    从她的位置没办法看到吴前的正脸,但从侧面,罗沙琳德可以看到,吴前的眼睛有些泛红,估计是想到了什么伤心难过的事情。

    她抿了抿嘴,暗叹了一口气,伸出没有受伤的手抚在吴前的背上。

    “boss,您还好吗?我可以帮您做心理疏导。”

    罗沙琳德笑着道。

    吴前回过头看向罗沙琳德,接着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中弹位置,道“中弹是什么感觉?一定很疼吧……”

    “唔……首先呢,会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中弹的部位会有强烈的撕裂感,接着就是发麻。中弹倒不会多疼,如果子弹卡在肉里或者骨头上,取子弹的时候很疼。”

    boss终于讲话了,罗沙琳德赶紧多说一点,希望能缓解一下boss的心情。

    吴前还真被罗沙琳德的认真给逗乐了,他是在关心下属,却被上了一课,了解到中弹之后的感受,这种感觉还是别去感受比较好。

    库克斯补充道“其实,boss,也要看中弹的部位,如果是头部……”

    吴前哭笑不得的摆了摆手,止住了库克斯的话,道“如果是被爆头了,基本也就ga  over了,不用谈感受……”

    库克斯本来还想争辩几句,说头中弹并不像电影里那样死得飞快,不过他从后视镜里看到罗沙琳德的眼神,便止住了话语。

    “罗沙琳德,给你放放假,好好养伤,你看是想在英国还是和我去天朝,在英国的话庄园城堡随你住,或者你有想去的地方都可以,所有费用你都不用担心。”

    “另外,再给你一笔营养费,补补身子。”

    吴前道。

    对于罗沙琳德飞身帮他挡下子弹的举动,吴前心中非常感激,那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这笔功劳绝对要记上。

    虽然即便不挡,那一发子弹也不见得射到吴前身上,但万一呢?

    那种时候罗沙琳德都没有思考的时间,完全凭靠意识在操控身体,下意识就做出了保护的举动,可以看出吴前在她心中的地位。

    罗沙琳德感受到手臂上吴前手掌传递的温度,笑着道。

    “boss,谢谢您。”

    “这点小伤对于我来说不算什么,你不要把我当作普通的女人,营养费我笑纳了,但我不需要放假,让我跟您一起去天朝吧,我都想念烤鸭的味道了。”

    罗沙琳德在京城期间,有幸品尝过一次京城烤鸭,对于卷起来吃这种方式,她尤为热衷。

    “吃,到时候我请你吃,请最好的师傅用最好的鸭子给你做烤鸭!”

    吴前说完扬了扬嘴角,闭上眼睛开始养神。

    库克斯从后视镜里看了罗沙琳德和吴前一眼,面色有点古怪,他还记得戴维曾经跟他说过罗沙琳德的事情,看来戴维并没有说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