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诸天最牛师叔祖 > 第六百七十八章 实力,摊牌

第六百七十八章 实力,摊牌

 热门推荐:
    在魔神会三祭祀身死的同时,远处空间撕裂,一模样俊朗、气息炽热狂暴的红袍男子从中迈步而出,正是墨阳轩。神色急切的他,看到不远处虚空中墨阳旭的身影后,才不禁松了口气的忙上前恭敬喊道“父亲!”

    而后,黑白神山的贺山主和鬼神骑士酆东也一起撕裂空间赶来了。紧接着,长风骑士池秋白同样撕裂空间赶来,看到墨阳旭的他不禁目光一凝,眼眸深处隐隐残留着一丝震撼和惊悸味道。

    “你们来得慢了点儿!”转身看向他们的墨阳旭,目光扫过墨阳轩,在池秋白身上略微停顿了下,而后对贺山主和鬼神骑士酆东淡然说道。

    贺山主神色郑重的看着墨阳旭没有说话,一旁的酆东则是凝眉看着墨阳旭“果然是你!”

    没有再多说什么的墨阳旭,挥手收起那铠甲以及弯刀两件神器后,便是直接撕裂空间离去了。

    “爷爷!”回过神来的墨阳子羽,也是忙上前向墨阳轩躬身喊了声,而后对贺山主三人拱手施礼“贺山主,酆东副山主,长风骑士。”

    看着墨阳子羽轻点头的贺山主,不禁神色略显复杂的感叹了一声道“想不到,魔神会的三祭祀就这么死了。可惜,我们一直无法知道他究竟是谁,怕是永远也难以知道了。”

    “好在,他不是我们夏族的半神,应该是魔神会培养出来的半神,”一旁的酆东则道“魔神会,隐藏得可真够深!不过,死了一个三祭祀,魔神会中应该也不会有这么强的半神了。”

    他们自然不会想到,所谓的魔神会三祭祀,就是一旁不远处的池秋白,只不过是池秋白的一个分身罢了。

    “魔神会,为了查探出我父亲的底细来,他们还真是不顾一切了。只是不知道这个结果,是不是他们想要的呢?”墨阳轩则是冷声说道。这一次,墨阳子羽险些被杀,不光墨阳旭怒了,他同样是惊怒不已。

    一旁目光微闪的池秋白,则是忍不住看向墨阳轩开口问道“墨阳老弟,你父亲他应该还没有成神吧?他究竟是什么实力?”

    “成神的动静很大的,只要是在夏族世界成神,是隐瞒不住的。既然没有成神,能杀死魔神会的三祭祀,那他所感悟的真意,是二品真意,还是一品真意?”贺山主同样有些惊疑的低喃自语般说道。

    墨阳轩听了却是皱眉微微摇头道“父亲究竟是什么实力,我也不是太清楚,过去他从来未曾在我面前展露过太强的实力,也从未和我说过他的实力达到了什么层次。”

    “他有没有可能已经成神了,只是有什么方法能够隐藏成神的气息波动呢?”鬼神骑士酆东则道。

    “隐藏难道他去了红”神色一动的贺山主,下意识低喃自语,但紧接着便是忙住了嘴。

    池秋白见状忍不住好奇般问道“去了什么?贺山主,难道咱们夏族世界真的有能隐藏成神波动的地方吗?”

    “这是夏族的秘密,等你们凝聚了本尊神心,或是快要达到寿命大限时,陈宫主会告诉你们的,”贺山主不置可否,听得池秋白、酆东和墨阳轩都更加疑惑好奇了起来。

    不过,他们也知道规矩,夏族的一些隐秘,就算是夏族的半神也不是人人都能知道的。毕竟,不是每一个夏族半神都完全值得信赖,说不定就会是魔神会的奸细。夏族的隐秘和一些底牌,岂能轻易示人呢?

    白江城,东渔酒楼后面东伯雪鹰和余靖秋住处府邸的客厅中,餐桌旁,东伯雪鹰和余靖秋已经离开了,只有程灵淑和墨阳旭在。

    “你还不肯说?你究竟对我隐瞒了多少东西?你到底是不是夏族的超凡强者?”程灵淑看着墨阳旭问道。

    墨阳旭听得无奈一笑道“灵淑,你是知道的,我是墨阳家族的子弟,自然是夏族世界土生土长的人。只不过因为一些原因,我并未选择加入夏族的超凡组织,也没有去过薪火世界罢了。”

    “什么原因?是什么让你隐藏实力,难道你是魔神会的?还是和魔兽一族有什么关系,或者有其他的身份?”程灵淑连问道。

    “我怎么可能是魔神会的人?”墨阳旭哭笑不得“如果我是魔神会的,魔神会的三祭祀又怎么会来杀子羽?我又怎么会亲自出手杀魔神会的三祭祀呢?我跟魔兽一族没关系,也没有其他什么特别的身份。只是只是我的来历有一些特殊罢了。”

    “来历特殊?这么说,你真的不是夏族世界的人?”程灵淑听得脸色一变,目光复杂的看着墨阳旭问道。

    “对,我的身体虽然是夏族世界土生土长的人,可我的灵魂却不属于夏族世界,而是来自很遥远的一个世界,远的超越了神界乃至黑暗深渊的范围,远到我都不知道那个地方究竟在哪里了,”墨阳旭轻点头说着,也是神色复杂莫名道“曾经,在那个世界我站在了巅峰层次,是强大的神王。就算是这个世界的神灵,乃至神界深渊的大能,对我来说也不过是一些蝼蚁罢了。你觉得,一个真正的强者,会有兴趣掺和蝼蚁间的争斗吗?”

    “蝼蚁?这么说,我对你来说也只是一个有点儿好玩的蝼蚁是吗?”程灵淑听得脸色一阵变幻,而后有些美眸泛红的颤声说道。

    墨阳旭见状不禁摇头忙道“当然不是!灵淑,如果我不是真的喜欢你,就不会轻易选择和你在一起了。是你让我真正融入了这个世界你知道吗?是你和孩子们让我想要尽快变强,好有足够的实力保护你们你知道吗?我只是我只是不太想掺和这个弱小凡人物质界的事情而已。”

    “所以,你一直隐藏着实力。哪怕是一百年前雪鹰出现危险的那次,你都能眼睁睁看着不管不顾。那现在呢?你出手了,你暴露了实力,你依旧还想要置身事外吗?”程灵淑接着问道。

    “雪鹰终究是没死,不是吗?如果他真的有生命危险,我会出手的,”墨阳旭连道。

    程灵淑一听顿时忍不住有些激动的道“没死?可他被巫毒折磨了一百年了,你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吗?他有着那么好的修炼天赋,如今却成了一个不能修炼的废人一般,这要比死还难受啊!”

    “天才,我见得太多太多了,不经一番磨砺,天赋在好也难以在强者之路上走得更远,”墨阳旭则淡然道“我知道,你一直把他当弟弟一般,很心疼他。灵淑,我不想多解释什么。咱们就等一等,恐怕要不了多久,你就会明白,中了巫毒对于雪鹰来说不见得是坏事。正所谓福祸相依,凡事都有两面。”

    看程灵淑皱眉沉默不语的样子,墨阳旭不禁无奈一笑的接着道“还记得雪鹰成婚后不久,咱们见到他和靖秋的那一次吗?我请他喝了一壶酒,那酒可是好东西,蕴含了我的一滴血液精华。雪鹰喝了之后,感觉身体很舒服,你还记得吗?那酒,虽然无法替他解毒,可他将来所得到的益处却是百年的巫毒折磨换不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