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诸天最牛师叔祖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无敌金身

第一百八十九章 无敌金身

 热门推荐:
    无神绝宫,绝无神欲要成为天下至尊,武林霸主,却没想到无名、步惊云等人前来揭穿了他的阴谋。

    和绝无神再次大战的无名,虽然依旧未能奈何得了他,却是以万剑归宗试探出了绝无神的不灭金身罩门在腋下,使得步惊云得以寻找到机会,用手中开了锋的绝世好剑刺入绝无神的腋下罩门,破了他的不灭金身。

    在距离无神绝宫不远处的山林中,闭目盘膝而坐的断帅,在绝无神罩门被破后,便是豁然睁开了双眸,凝眉自语道:“不灭金身,也没有我想象的这么完美。看来,欲要练成真正的护身绝学,毫无罩门可破,还要多琢磨琢磨才行。”

    说话间,断帅便是起身离开了。绝无神不灭金身已经被破,再加上断帅感应到秦霜和聂风乃至断浪、幽若的气息都到了无神绝宫,绝无神的灭亡已成定局。

    接下来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聂风入魔的问题了。不过,断帅对此也是没有什么办法,纵然他能够用体内的龙脉之力暂时帮助聂风压制魔性,但也只能解一时燃眉之急罢了。想要摆脱魔刀的影响,还需要他自己以坚韧的意志来克服才行。

    所以,等绝无神被消灭之后,断帅也只是去帮聂风查探了下,便是暗暗摇头起来,表示他也无能为力,只能暂时帮聂风恢复清醒,并将聂家的冰心诀传授与他。

    而后回到和雄霸一起隐居之处的断帅,便是开始了他长达数年之久的闭关。这一次闭关,他正是要淬炼肉身和经脉,并且希望琢磨创出一门真正完美的护身绝学。

    断帅这一闭关,雄霸反倒是无聊了起来,也只得闭关琢磨他的三分归元气,希望将这门武学更完善强化。

    其间断浪和幽若倒也回来过几次,甚至幽若有了身孕之后,回来住了大半年,但直到她和断浪的孩子出生,断帅都没有出关,似乎是闭死关了,不吃不喝的。

    这般又过了两三年,孩子都会叫人了,这日,后山中断帅闭关的山洞内终于是有了动静,伴随着一声长啸响彻天地,天地间的能量都是快速向着断帅闭关的山洞内汇聚而去了。

    这般动静,自然是惊动了断帅,而刚刚靠近那山洞的他,便是被一股柔和而强大的风横扫出去,略有些狼狈的落在了地上。同时,雄霸以及抱着孩子的幽若也赶了过来。

    “哈哈”畅快的大笑声中,断帅从山洞内走了出来,他身上的衣服已是破烂不堪,但露出的肌肤却非但不脏,反而还泛着金属般的光泽,整个人都给人一种气息强大之感。就连样貌,都年轻了不少似的,看起来顶多三十多岁的样子,倒像是断浪的兄长,而不像是他父亲。

    相比较来说,已经须发皆白的雄霸倒是老朽了,然而其脸上却是没有一丝皱纹,目中神光内敛,光是感受他的气息,断帅便知道这几年他必然也是实力有所提升,功力更上层楼。

    雄霸同样能够从断帅身上感受到那股无形的压力,看起来同样气息内敛的断帅,光是这具身体就给人一种强大之感,好似一头绝世凶兽般,身上蕴含着可怕的力量。

    “浪儿,来,用你的火麟剑攻击我试试,”断帅对断浪朗声笑道,语气中蕴含着强大的自信。

    断浪听得一愣,略微犹豫才点头拔出了手中的火麟剑,蚀日剑法施展开来,炽热凌厉的剑气向着断帅攻击而去。然而,那些剑气尚未靠近断帅的身体,便是被其周身蕴含的无形气劲抵挡了下来,便好似他身上有着一堵气墙般。

    “浪儿,我是说让你用火麟剑,不是用剑气,你听不懂吗?”断帅蹙眉略有些不满道。

    见父亲能够这么轻松就挡住火麟剑的剑气,着实有些惊讶的断浪,闻言不禁略微正色的闪身一剑向着断帅刺去,然而这凌厉的一剑距离断帅胸口还有一寸距离时,剑尖却已不得寸进了。

    “这怎么可能?”瞪眼面露惊色的断帅,只觉剑尖之上一股澎湃之力爆发开来,掌心一痛身影不受控制抛飞开去的同时,便是听到了断帅的低喝声:“拿出你的绝招来!”

    落地稳住身影之后的断浪,也不禁战意升腾起来,浑身内力澎湃,手中火麟剑爆发出了耀眼炽热的光芒,直接施展出了蚀日剑法最后一式绝招:“火麟蚀日!”

    然而施展出这一招的断浪,便不禁脸色大变,因为他发现面对他这一招,断帅却丝毫没有还手的意思。

    “好!”相反的,一动不动的断帅,反倒是目光闪亮的看着断浪这威力可怕的一剑,任凭那凌厉狂暴的剑气将自己淹没。

    “爹!”急切喊了声忙冲上去的断浪,只觉一股携着狂暴能量的热浪扑面而来,直接将其掀飞了出去。

    略显狼狈稳住身影后的断浪,才发现剑气风暴散去后,断帅竟是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一点儿事都没有,反而他还略微失望般的摇了摇头道:“威力还是差了点儿啊!”

    “哈哈,断兄,那你再接我一招试试,”大笑一声的雄霸,便是直接施展出了三分归元气,三颗成人脑袋般大小的水球接连向着断帅飞去,飞行的过程中缩小凝实,前面的水球速度慢些,后面的水球速度快些,后面两个接连追上前面的一个,三个水球彼此融合化作了一颗龙眼大小散发着萤光的水晶球般,落在了断帅的胸口。

    感受着那看似普通却蕴含着可怕威能的能量水晶球,断帅不禁目中精光一闪,后退一步,胸口皮肤上散发出隐隐的金光,好似金属化了一般。

    蓬低沉的闷响声中,轻易破开了断帅周身无形气罩的能量水晶球缓缓旋转般逼近其胸口的肌肤,随即轰然爆炸开来。

    轰狂暴的能量爆发,宛如开闸洪水般的能量风暴席卷开来,雄霸当即上前挥手间形成一个水罩般将自己和断浪以及抱着孩子的幽若护在了身后。

    “爹”断浪大惊失色,心中焦急担心不已,一则他没想到岳父雄霸这几年不声不响的竟然将三分归元气修炼到了这般可怕的层次,二则是实在担心父亲断帅究竟能否挡下这可怕的攻击。毕竟,断浪看得出方才父亲是只防御,并未施展出攻击手段,若是一个抵挡不住,轻则重伤,重则怕是就会丧命啊!

    待得一切恢复平静,周围的草木都是凋零般化作了飞灰,泥土翻飞,一个大坑中,断帅却是悬空而立般,浑身金光隐现,嘴角带着自信笑意的看着同样略显紧张的雄霸朗声道:“亲家翁,不错啊!这几年,想不到你也是功力见长,若不是我的无敌金身防御够强,这次怕真的要在你手中吃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