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诸天最牛师叔祖 > 第九十一章 一阳指

第九十一章 一阳指

 热门推荐:
    “原来他们竟是兄妹,”略微恍然的衣不归,目光一闪便是策马上前笑道:“久闻朱家乃是昔年大理国一灯大师座下弟子渔樵耕读中书生朱子柳的后人,一阳指功夫想必很不赖,我等今日特来领教。”

    朱长龄一听顿时脸色一变,忍不住警惕的看向衣不归:“你们是来我朱家挑衅的?阁下到底是什么人?我朱家与你有何过节?”

    “在下衣不归,过节嘛,没有,此次纯粹是来领教朱家一阳指功夫的,”衣不归道。

    “衣不归?姓衣,难道你和魔教前任教主有什么关系吗?”朱长龄闻言不禁脸上变色的脱口而出。

    在昆仑地头,明教的名气和影响力还是很大的。朱家在此经营多年,自然对于这个实力强大的教派了解较多。

    听着朱长龄的话,原本淡然平静的衣不归,却不禁脸色微变,双眸轻眯的看着朱长龄略微沉默才冷然喝道:“哪儿这么多的废话?朱家的后人便这么不中用,被人上门挑衅都不敢动手吗?”

    “好!那就让我朱长龄来领教一下阁下的高招!”朱长龄毕竟年轻,闻言不禁脸色涨红的心中火气升腾,低喝一声便是直接闪身向着衣不归而来。

    而不待衣不归出手,其身后几人中一个皮肤黝黑光头铁塔般汉子便是从马背上跃身而起,闪身上前一掌拍出,迎上了朱长龄那一指。

    咔嚓耳听得清脆骨骼碎裂声,下一刻,朱长龄已是狼狈倒飞了出去,捂着折断的手指痛呼惨叫起来。

    “这就是一阳指?”衣不归见状不禁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使出一阳指没伤到别人,反倒是被人派断了手指,也着实是可笑。若是朱子柳泉下有知,知道后人这般废柴无用,怕是会再气死一次吧!

    “大哥!”红衣娇俏女孩惊呼一声,便是忙上前伸手去扶朱长龄,同时转头怒瞪向衣不归:“你是坏蛋!”

    坏蛋?衣不归闻言哑然失色,紧接着便见一绿衣少女从庄内急匆匆出来,看到受伤倒地痛呼的朱长龄,不由俏脸一变,随即目光凌厉的看向衣不归等人,冷声喝道:“是你们伤了我大哥?”

    “呵这朱长龄的老子挺能生啊?他竟然还不止一个妹子,”衣不归听了只是轻挑眉暗暗笑道。

    见衣不归只是笑而不语的样子,那绿衣少女不由怒喝一声,拔剑便要动手

    “绿莹,住手!”低喝声中,一道身影从院中闪出,落在了朱长龄和红衣娇俏女孩面前,乃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消瘦中年,他一身黑色锦衣,脸色苍白憔悴,虽是一副痨病鬼般的模样,却也不减文士风度,轻咳一声对衣不归拱手道:“在下朱松年,领教阁下高招!”

    看他一副病弱的样子,站都快站不稳了,微微摇头的衣不归,便是跃身而起,身影飘忽落在了黑衣中年朱松年面前,对他微微伸手示意随意道:“请出招吧!”

    朱松年看着衣不归没有废话,身影一晃已是靠近衣不归,随即一指迅疾如风般点向了衣不归的胸口。

    “嗯?”他这一指着实是凌厉,有些没料到的衣不归,忙侧身险而又险的躲开,心中微惊:“这家伙,莫不是装病示弱?”

    但紧接着,和朱松年交手了几招的衣不归,虽然每一次都轻松躲过或挡住了对方的攻击,却不禁神色略微郑重了起来。本来见朱长龄指法稀松平常,内力更是平平,料想经过百余年时间,大理段氏的一阳指怕早已没有几分精髓传下了。却不想,这朱松年指法却是不弱,若非真的有重伤在身,兼之内力不济,衣不归也绝不可能应对得这么轻松随意。

    十余招之后,见识到一阳指厉害之处的衣不归,发现朱松年已是呼吸粗重、后继乏力般若再激发内力必然伤势更重,不禁欺身上前,躲过朱松年奋力一指,一把抓住了朱松年手腕脉门,另一只手则是手掌落在了朱松年的胸口。

    那一掌轻柔无力般,衣不归扣住朱松年手腕脉门的手指却好似在为其把脉一般,随即衣不归掌心一股精纯内力涌出直接输入了朱松年的体内

    浑身一震的朱松年,不禁抬头看向衣不归目中闪过了一抹惊异之色:“嗯?你”

    “住手!休伤我爹爹!”那绿衣少女见状却是脸色一变,闪身一剑向衣不归直刺而来。

    铿绿衣少女尚未靠近衣不归,只见一道白影一幻,伴随着‘铿’的一声金铁交击声,其手中长剑已是脱手飞出,同时一袭白衣胜雪、有着一头栗色微卷长发、白纱蒙面的高挑女子已是出现在了衣不归身旁,手中还拿着一柄银色弯刀。

    绿衣少女面对高挑白衣女子那略微凹陷的眼睛双眸中迸射出的凌厉冰冷目光,不禁脸色发白的不敢再上前。

    那红衣娇俏女孩则是上前美眸泛红的狠狠瞪着衣不归道:“你快放了我爹爹,否则我就”

    “嗯?”目光一寒的高挑白衣女子刚上前一步,那绿衣女子便是吓得忙将红衣娇俏女孩拉了回去:“茵茵!”

    “白丽莎,住手!”衣不归一声低喝,那高挑白衣女子便是略微低头表示恭敬的乖乖退下了。

    紧接着,衣不归掌心劲力一吐,朱松年便是踉跄向后退去。稳住身影后的朱松年,却不禁脸上惊异之色更浓,似乎有些惊喜,又带着浓浓疑惑之色的抬头看向衣不归:“你”

    “不要废话!拿出你的真本事来,莫要辱没了一阳指这门功夫,”低喝一声的衣不归,却是再次向着朱松年攻击而去,逼得朱松年顾不得多想,只能使出一阳指抵挡。

    二人你来我往的,又交手了数十招后,突然速度激增的衣不归,猛然手影如幻的闪电般点中了朱松年胸前数个要穴,然后一指点在了其胸口膻中穴的位置,只听得朱松年身上‘啵啵’之声响起,整个人便犹如触电一般的身子颤抖歪斜的向后急退。

    噗刚刚稳住身影的朱松年,便是忍不住一口血喷出。奇怪的是,吐了口血的朱松年,反倒是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红晕,整个人看起来都精神了很多般。

    “多谢尊驾为我疗伤!”紧接着朱松年便不禁忙对衣不归恭敬拱手道:“阁下功夫了得,内力更是深厚,朱松年技不如人,败给了你,无话可说。不过,这只能怪我无用,却不是祖上传下的一阳指输给了阁下。”

    衣不归听了不置可否一笑:“朱松年,你的一阳指的确还没练到家,不过也不错了。只可惜,你的内力实在是差了些。这一阳指功夫,全仗着精湛的内力才能发挥神威。所以,若是内力不行,就算你一阳指练得再好,那也是无用。”

    “若我所料不错,你身上的伤,应该是伤在西域金刚门弟子的手中吧?”衣不归紧接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