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诸天最牛师叔祖 > 第十章 陈玉阳

第十章 陈玉阳

 热门推荐:
    啊..一声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声在山林中回荡开来..

    “喂..我还没动手呢!”抬脚踢了踢浑身筛糠般闭目鬼嚎的矮胖贼人,莫寒山没好气道。

    看着浑身一个激灵茫然睁开了双眸,满头大汗、身子还在抖着的矮胖贼人,一旁的秦娘不禁略有些不忍的上前拉了下莫寒山道:“寒山,你就别吓他了!”

    转头对秦娘一笑的莫寒山,这才转而对那矮胖贼人道:“小子,放心吧!我没想要大开杀戒,否则你们这些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回去的。我之所以去你们的老巢,也只是想找你们当家的做点儿生意罢了。”

    找山贼做生意?这话还真是新鲜!矮胖贼人心中犹疑不定,却也不敢再硬气,最终还是乖乖的带莫寒山和秦娘往他们的老巢去了。

    不出所料,矮胖贼人他们这帮山贼的贼窝果然是隐秘,若是没人带路,莫寒山想要找到还真得费点儿功夫。

    在山林深处的贼窝,并不是什么山寨,只是些山洞和简陋的窝棚。住在这里的,也有很多男女老幼,大多衣衫褴褛,甚至裹着树叶兽皮,简直就如一个原始人部落般。

    面对那一双双警惕害怕看向自己的目光,莫槐意识到,这帮所谓的山贼,多半也都是被逼得没办法,跑到山里躲避灾祸谋生存的百姓罢了。

    “冬瓜,你还敢回来?竟然还把外人带了来,你这个叛徒!”怒喝声中,正是之前被莫寒山打伤扔出去,和那些弓箭手一起逃走的独眼龙带着一帮人过来了。

    在那独眼龙身旁,还有一个身穿兽皮衣、赤裸着半截小麦色长腿和双臂的女子,那如猫儿般亮的眼睛盯着莫寒山,目光中带着一股野性和审视味道:“小子,是你打伤了独眼龙?”

    “对,是我打伤了他,”瞥了眼怒瞪着自己的独眼龙,淡笑点头的莫寒山,也不禁饶有兴趣的看了眼那兽皮衣女子道:“女人做山贼的,还真是少见啊!”

    “女人做山贼怎么了?瞧不起女人?穆桂英在嫁给杨宗保之前,可也是在穆柯寨做山贼呢!后来还不是做了元帅,还被宋朝皇帝封为了浑天侯呢!”兽皮衣女子忍不住道。

    莫寒山听得哭笑不得,这帮山贼倒底什么情况?怎么一个个的都好像是听评书听多了似的?

    “你笑什么?”看到莫寒山哭笑不得的表情,兽皮衣女子顿时蹙眉冷喝道:“独眼龙把你说得多么厉害,我倒不信你年纪轻轻武功能有多高。”

    说着,兽皮衣女子便是闪身冲向莫寒山,一抖手,手中一条黑色长鞭嗖的向莫寒山抽了过来。

    啪..长鞭破空的脆响声中,看着那如毒蛇吐信般激射而来的鞭梢,眉头轻挑的莫寒山,不由甩手一股柔和劲道将秦娘送到了一旁,仰身躲过,随即身子反弹回来般,一探手将那鞭子抓在了手中。

    长鞭绷紧,手上用力的莫寒山,直接将那兽皮衣女子拽得踉跄向前,借力身影飘然靠近了过去,不待那女子站稳,已是一指弹在了她手腕上的穴位,使得她手一颤的掌中鞭子脱手落地,紧接着一掌清风拂面般落在了她的肩头,浑身一颤的兽皮衣女子狼狈向后退去。

    连连退了好几步,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的兽皮衣女子,却是被一道不知何时来到其身旁的身影伸手扶住了。

    “阁下功夫确实不错,不过这般欺负一个小女子,不觉得有些过分吗?”扶住兽皮衣女子的乃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岁上下、留着短须的灰袍男子,男子相貌俊逸,气度儒雅,扶住兽皮衣女子后转头看向莫寒山沉声道。

    看到此人的莫寒山,不禁挑眉目中闪过了一抹惊讶之色,万没想到在这山贼窝里能见到这般人物。此人虽只是一身朴素灰袍,却好似饱学之士般,又带着一股飘然出尘的味道,仿佛深山隐士..关键是,出于一个练武之人的敏锐,莫寒山感觉得出此人会武功,且功夫应该还不差。

    “小女子?她可不是小女子,刚才,她还自比穆桂英呢!可惜,她没有穆桂英那一身好武艺,”莫寒山轻摇头一笑。

    “你..”兽皮衣女子一听顿时脸色涨红的瞪眼看向莫寒山,咬牙欲要冲上来继续动手。

    “玉娇,你不是他的对手,”一旁的灰袍男子却是伸手拦住了她,随即皱眉看向莫寒山道:“阁下既存心来找麻烦,那我陈玉阳便来领教一下阁下的高招!”

    看那陈玉阳说话间走上前来摆开的架势,莫寒山不禁目光一亮:“这是..太极?”

    见猎心喜,有心想要领教一下陈玉阳功夫的莫寒山,也不再解释什么,笑了笑便是当先出手了。

    呼..一阵疾风般飞窜而出的莫寒山,破玉拳施展开来,一拳出宛如有开山裂石之威,瞬间到了陈玉阳面前。

    感受到那一拳威力之强的陈玉阳,不由脸色微变,也忙出手格挡,双手看似软绵绵缓慢无力,却是让莫寒山只觉一拳打在了棉絮中一般虚不受力,破玉拳的力道顿时被化解了不少。

    可即使如此,猝不及防下,陈玉阳也是被莫寒山这一拳逼退,身影略显狼狈的飘然后退。

    踉跄稳住了身影的陈玉阳,不由凝眉脸色郑重的看向了面带笑意再次杀来的莫寒山,双手画起圆来..

    呼..噗..蓬..二人缠斗在一起,你来我往,看似动静不大,招式也不算狠辣,可随着一阵阵破空声和气劲碰撞、拳掌交击声,无形的劲风却是使得周围地面上的树叶和灰尘都掀飞起来。

    不知不觉,破玉拳完全施展开来,一拳威力更胜一拳的莫寒山,终于是逼得陈玉阳只有防守之力,甚至有些防不住,招式意境都乱了。

    蓬..闷响声中,一招没防住的陈玉阳,直接被莫寒山一拳击中了胸口,浑身一震的倒飞开去,落地之后不禁踉跄后退了几步,忍不住一口血吐出。

    “大哥!”兽皮衣女子脸色大变的当先慌忙上前扶住了陈玉阳,一旁的独眼龙等其他山贼也是急忙围上前喊道:“大当家!”

    呼..轻吐一口气收了拳的莫寒山,不由笑道:“不好意思,陈兄,我打得一时兴起,这一拳没收住力道。”

    莫寒山这话,顿时引得兽皮衣女子以及独眼龙等山贼们的转头怒视。

    陈玉阳却是抬头神色复杂的看着莫寒山,对其微微一拱手道:“阁下拳法精湛,我输得心服口服。若是陈某没看错的话,阁下用的应该是华山派的破玉拳吧?不知阁下师从华山派哪一位?是‘铜笔铁算盘’黄真黄大侠,还是‘神拳无敌’归辛树归二侠?”

    “都不是!陈兄所说的那两位,乃是我的师兄,”莫寒山轻摇头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