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五百一十九章解救

第五百一十九章解救

 热门推荐:
    陈博文却丝毫不给他面子,仰头喝下红酒,“希望如此吧!”

    很快,王通就被人拽来了。

    “凯哥,您找我.”男子脸上有一道疤痕,个子不高,有些黑,献媚的冲凯哥笑,丝毫没有察觉到包厢内的气氛有多么的尴尬。

    “你今天做了什么!”凯哥看着他就生气,直接走过去也不用其他人了,一脚将人踹到地上。

    “丝……凯,凯哥,我没干嘛呀!”王通狠狠的摔在地上,疼的脸都扭曲了。

    “你还不说,赶紧的交代了,你是不是绑了两个人了。”王通气急了,又是一脚踢上去。

    “啊,啊,是的,我是绑了两个人,那家人又没有什么势力。”王通着急的爬起来,抱着凯哥的腿解释道。

    凯哥的脸都涨红了,还没势力,陈氏集团,全国百强的公司会没势力吗?!!

    “你自己作死也别带上我好不好?!!”凯哥猛的抬脚在他胸前踢了一脚。

    王通摔了个四脚朝天,哀嚎一声,半响都爬不起来。

    凯哥恭敬的拿起酒瓶要给陈博文倒酒,“陈总,您大人有大量,别人他一般见识,我这就让他把人请过来。”

    陈博文冷笑了一声,手中的被子避开凯哥的酒杯,“先把人送过来再说吧!”

    看陈博文这不中拒绝的样子,凯哥心里了然这人今天是护不住了,也罢,谁让他自己招惹了贵人呢!

    当即笑呵呵的说道,“是是是,王通,还不快把你今天绑的人请回来!”

    好不容易爬起来的王通这才恍然大悟,自己这是被那个贱女人给害惨了!

    那里像是芮梓颖说的那样人家是没有势力的人家,要不是自己贪心不足蛇吞象,也不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想到这儿连忙一边哭嚎一边跪着挪到陈博文面前,丝毫不敢弄虚作假的朝他磕头,“陈总陈总都是芮梓颖那个贱人让我做的!这不管我的事啊,陈总……”

    陈博文哪里有心情听他哭嚎,家中刘微微还挂念着他们呢!

    眉头一皱,那边的人精凯哥连忙跟手下打手势,“快去,把人请回来,还有那个女人也带回来!”

    “是,凯哥!”身后的保镖走上来拖着王通离开。

    “凯哥,凯哥我知道错了,你救救我,你救救我……”王通嘶吼的声音越来越远。

    凯哥舒了一口气,偷偷的擦一把额头上的汗珠。

    陈博文的情绪一点都不高,本来刘微微说好了给他做好吃的,竟然被这不长眼的人打乱了计划。

    包厢的阴影下,一切都灰突突的,唯有他那双泛着幽静光芒的眼,让人觉得,那里蛰伏着一头孤狼。

    明明是个二十多岁的男生,可凯哥这个见过血的人却生生打了个冷颤,他觉得,他似乎从那个少年的眼睛里,看出了冰冷、无情,以及未知的狠绝。

    就像……他猎到的那头海东青。

    不知道为何会把眼前那个看起来俊美的男生和海东青这样凶猛的禽类联系起来,凯哥只知道,那个男生名不虚传。

    包厢内的气氛越来越压抑,直到刘文旭跟萧云走进来。

    刘文旭刚走进来的眼底还带着紧张,抵触跟防范,他紧紧的护着身后的萧云。

    陈博文抬眼,手中的杯子放到桌上,看着刘文旭身上漏出来的青紫便知道他没少受罪,脸色顿时变了。

    包厢内一下子宛若冬日一般,凯哥直接打了个哆嗦,王秘书悄悄地往外走,出声道,“刘少爷,您坐这儿,我给您包扎一下。”

    “博文!”刘文旭惊愕的瞪大眼睛,他这才发现陈博文的存在。

    角落里的阴暗处,陈博文淡淡的看着他,眼中满是冰冷。

    听到刘文旭的声音,陈博文才缓了缓,“哥,你跟嫂子先坐,让他给你先包扎一下,免得回家吓坏了他们。”

    “哦,好好。”刘文旭一想也是,连忙拉着萧云坐在角落里任由王毅给他们包扎。

    王通跟芮梓颖被人按着跪倒在陈博文面前。

    “陈总,陈总我知道错了,都是这个贱人,这个贱人怂恿我的!”王通脸色煞白,瘆人的目光落到芮梓颖身上。

    芮梓颖生生被吓到瘫倒在地,她都不用想都知道王通这会儿吃了她的心情都有。

    芮梓颖抬起头,便看到陈博文目无一切的傲气样子,瞬间心中一动,低着头,故意侧着小脸儿,露出最漂亮的角度,可怜兮兮的留下一滴泪,“陈总,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我就是个弱女子,哪里有那么大的能力……”

    而一旁,从看着刘文旭进门的时候身上的伤痕,心就提的高高的凯哥,生怕陈博文会发火罪连到他,这个时候不由得将目光落到芮梓颖身上。

    只见一席及膝的裙子,压根遮挡不住的大长腿跟白嫩皮肤,身上被弄得一些色情痕迹,不由得撇了撇嘴,就这还想勾引人呢?

    别说陈博文了,就是他都看不上这破烂货,最多是玩弄一下。

    果不其然,芮梓颖的话音未落,王通的眼睛都怒红了,挣脱压着他的人,直接冲过去,“你这个贱人!故意害我还想着勾引人!都是你害得!都是你!”

    气急的他,压根就没有留情,几拳头下去就将芮梓颖打的奄奄一息。

    生怕还没教训就死了,凯哥连忙摆手让人将王通拽回去。

    “少爷,都包扎好了。”王毅走了过来。

    陈博文这才抬头,站了起来,“嗯,咱们回家吧,凯哥这俩人我就带走了。”

    “好的,好的。”凯哥连连鞠躬,恭敬的将人送走。

    而王通跟芮梓颖则被暗处走出来的两个人带走了。

    看着汽车消失在眼前,凯哥这才松了一口气,陈氏集团果然不是好惹的,还好自己懂时务。没有惹得陈博文生气。

    车上刘文旭搂着疲惫的萧云,抿了抿嘴,看了副驾驶的陈博文半响才张口道,“博文,今天谢谢你了。”

    陈博文淡漠的扫了一眼后视镜,“这件事本来就是因为我跟微微,你们算是被连累的,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是。”

    刘文旭跟陈博文在镜子中对视上了,刘文旭忽的一笑,“自家人那么客气干什么!”

    陈博文颔首。

    回到家,门声刚响,在家中等待的人都冲了上去。

    眼巴巴的看着刘文旭跟萧云。

    看着刘文旭身上的包扎的痕迹刘母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刘文旭吓得心都要停了,连忙搂着母亲的肩膀,往屋里走,“哎呀,妈你哭什么?我这不都没事了。”

    刘父也是偷偷的擦着眼泪。

    萧云有些尴尬的站在那儿,因为刘文旭身上的伤都是为了保护她受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