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四百三十九章

第四百三十九章

 热门推荐:
    忽的,她看到了他的身下,刘微微涨红了一张脸,迅速的抬起头,想要远离某个罪恶的源泉。

    不过刚动了一下子,下体就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顿时将她疼的满脸扭曲。

    男人搂着她的手忽然收紧了些,刘微微再次抬起头看向男人,却见男人已经睁开了眼睛望着她,那双深邃的凤眸里,此刻布满了心疼。

    刘微微可不觉得他是真心心疼自己,轻哼一声。

    混蛋,昨晚自己怎么求他,他都没有体贴过自己,不肯停下来。

    小女人刚委屈的哼了一声,男人的唇角就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刘微微顿时气急了,“你还好意思笑!”

    如果不是她此刻没有什么力气,她一定要将男人狠狠揍一顿。

    竟然这样欺负她,哼!

    被吼了,男人唇角的笑意依旧没有收下去,轻轻在女人额头落下一个吻,一边亲吻一边问,“你认为那个时候,哪个男人能停下来?”

    这个小女人自己找了那么久才找到,能忍到现在再将她吃下肚,更不可能停下了。

    更何况上辈子,;两人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对情事的需求越来越少,如今更是上苍的施恩,让他们此生再一次相遇。

    刘微微的脸瞬间更红了,却还是想要跟男人掰扯清楚,“那你也不能一个晚上……”

    她都不好意思说下去。

    那他也不能一个晚上呀!

    从昨晚他们从家里回来,路上带着她吃了个晚饭,一直到现在。

    天亮了才停下。

    简直就是禽兽嘛!

    “谁叫你那么诱人!”陈博文倒是理直气壮,尽管小女人小脸上一直气呼呼,他还是厚着脸皮在她唇上亲了一口。

    自己的媳妇,真是生气也那么美!

    “啊……不要理你了!”;刘微微气呼呼的说道,忍着下体的疼痛,翻过身,背对着他。

    漂亮的蝴蝶骨,白皙漂亮的美背落到男人眼里,原本已经镇定下来的男人,喉咙忽的动了两下,眼神也是一下子幽深了。

    他从后面将小女人抱住,大手紧紧抓住小女人不断推搡他的双手坏在她身前,整个身体贴着往她身上贴,诱哄道,“宝贝,最后一次好吗?”

    “不不不!!”察觉到男人的某处再一次苏醒,刘微微惊呼道。

    男人还是没有听她的话,再一次将微微压在身下。

    太阳越升越高,阳光从窗台洒进来,诺大的房间里,男人从后面紧紧贴着女人,少女整个身子被他紧紧钳制住,痛苦求饶着。

    一直哭了一个多小时,男人都已经结束了,她还在不停地抽泣着。

    “呜呜……”微微哭的鼻头都红了。

    那副委屈的小模样让陈博文看在眼里,实在是心疼极了,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微微向来是个坚强的人,极少数看到她哭,更何况哭的那么伤心。

    “乖,不哭了好不好?我不碰你了,乖,不哭……”

    被他哄着,微微反倒觉得自己更可怜了,哭的更加惨了,边哭边说道,“呜呜……你就知道欺负我……你不爱我了,呜呜……”

    “胡说!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永远只爱你一个人!”说自己不爱她了,这触及到陈博文的底线了,冲刘微微低吼一声。

    刘微微被吼了,哭声忽的止住了,眼睛眨巴眨巴,睫毛上的眼泪还在,尽管心里有点感动,但更多的是委屈,忽的小嘴一撇,嚎啕大哭。

    “哇……你竟然吼我,欺负我还吼我,呜呜……”

    陈博文看着微微的泪水啪嗒啪嗒的掉,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一把将她搂在怀里,温柔的吻掉她脸上的泪水,“我错了,乖,不哭了好不好?我错了,你打我好吗?不哭了……”

    慢慢的微微的哭声止住了,但还在打着哭嗝。

    忽的,微微的肚子传出来一阵响亮的打鼓声,“咕噜噜……”

    刘微微小脸一红,掀起被子,就钻了进去。

    陈博文身上的被子也被拽了过去,看着被子里鼓着的小包,眼里含着一抹笑意。

    长手一勾,将桌上的手机拿过来,打了个电话。

    点完餐之后,陈博文去浴室将浴缸里放满水,这才走出来将埋在被子里羞的满脸通红的小女人挖出来,“我帮你去洗澡。”

    “哼!”刘微微轻哼一声。

    要不是你欺负我,我能连床都下不了了吗?

    哼!

    都怪你!

    从微微脸上,陈博文很轻松的就能明白她的意思,轻笑着将微微放进浴缸。

    热水一下子将微微包裹了起来。

    “泡一会儿会舒服一点。”陈博文说道。

    刘微微闭上眼睛,慢慢放松身子。

    陈博文也没闲着,将床上的被单换掉,便回到浴室,给微微细细的按摩身体。

    “叮咚……”门铃响了,

    陈博文洗干净手,随意裹着浴袍便去开门。

    打开门,果不其然是送餐的到了。

    接过精致的外卖盒,拎到房间里。

    再一次回到浴室,抱着饿的两眼昏花的微微,用浴袍一裹,将人抱着回到床上

    “吃饭吧!”床上,陈博文不知从哪儿搬出来一张小桌子,

    望着被打开的一个个餐盒里的精致饭菜,刘微微的眼睛都要冒狼光了。

    好笑的将筷子递过去,

    刘微微结果筷子便开始大吃特吃,

    尽管吃的速度很快,但与生俱来的优雅是摆脱不了的。

    陈博文伺候着她吃饭,不时还给她端茶倒水。

    等她吃饱喝足的靠在床上,陈博文才开始真正的扫荡。

    最后处理垃圾的肯定是陈博文了,一夜纵欲过度的后果就是,靠在床上没有两分钟,微微就连连打着哈欠。

    看一眼她眼角流出的生理泪水,陈博文心疼的将她抱着放倒身子,让她休息。

    刘微微昏昏欲睡的时候,便感到下身一凉,盖着的被子被掀开。

    此时,陈博文正紧皱着眉头看着微微肿胀的下身。

    困得已经睁不开眼的刘微微自暴自弃的摊着身子,任他为所欲为,

    这家伙,总不会将自己卖了吧!

    安心的合上眼睛,

    而陈博文则不知何时再一次回到床上,手里拿着一管药膏,将微微的腿撑开,小心翼翼的将沾着药膏的手指伸进去。

    涂药涂得满头大汗的陈博文,终于在半个钟头之后,松了一口气,将药膏放到床头。

    看着睡着的刘微微依旧不肯休息,躺在微微身旁,眼里满满的爱意,伸出手轻柔的在微微身体上按摩着,不曾落下一处。

    生怕等微微醒来身体会酸疼。

    这一按摩就是一夜,几乎是微微醒过来,才停手。

    “嘤……几点了?”

    不知道何时陈博文刘微微看向黑漆漆的窗外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