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四百二十章堆雪人

第四百二十章堆雪人

 热门推荐:
    听到微微打击自己,刘文旭也不在凳子上做了,席地而坐,苦笑道,“这年头人心险恶呀,老板都扣了我两个月工资了,话说这几天大boss就要来了,到时候老板还不给我发工资,我就去找大boss!让他给我评评理。”

    刘微微嫌弃的瞟了他一眼,这家伙,真是好嫌弃呀!

    “话说,微微明天你就要去参加那个交流大会了吧?到时候我去给你加油。”

    “不用了吧,明天才是刚开始呢,等到最后要是进决赛再去也不迟呀!”

    “你的医术那么好,肯定能进决赛的,我给你多拍几张照片留念一下。”

    看着刘文旭信誓旦旦的样子,刘微微好笑的摇摇头,“这次的交流大会是全国性的,而且还会有外国友人来,你可别对我抱那么大的信心。”

    刘文旭不顾微微的劝说,直接拍板道,“不管,反正明天我陪你,到时候给你拍照。”

    “随你吧。”

    喝了一杯茶之后,刘微微看着已经很大的雪心里痒痒的,“哥,我们去堆雪人吧!”

    “行呀,不过外面冷,把你的毛裤都穿上,换上防水的靴子。”

    “知道了。”

    匆匆忙忙换上厚衣服,刘微微就拉着刘文旭下楼了。

    路已经被雪完全覆盖住了,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

    刘文旭牵着微微的手,小心翼翼的向前走。

    反倒是刘微微心大的很,不管不顾的就开始滑雪,不时的还要助跑两步。

    “哇……哈哈……”

    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楼与楼之间。

    将地址选在两颗银杏树下,银杏叶早就凋落了,独留下树枝大大小小的枝丫,盖着厚厚的白雪。

    选好位置,两人便开始堆雪人了。

    分工合作,刘文旭年纪大一些,雪人的身体就交给他搞定了,至于刘微微更是给自己找了个好活儿,滚出一个圆滚滚的雪人脑袋就好了。

    现象是丰满的,但现实是骨感的。

    刘微微身穿长及脚裸的羽绒服,帽子,口罩,围巾,手套一个都没少掉。

    笨拙的伸手抓了把雪,想要搓成一个球,偏偏手套太难控制了,雪球被揉的坑坑洼洼的,简直是辣眼睛。

    刘微微就想脱掉手套玩个尽兴,偷偷瞄一眼刘文旭,见他没注意到自己,连忙将手套脱掉,塞进兜里。

    小手抓了把雪,冰凉的温度瞬间传遍身体,刘微微下意识打了个哆嗦,笑容反倒更加绚烂了,“丝丝……”

    果然脱掉手套更方便了,不一会儿,她手里就揉出来一个满意的雪球,握着雪球的手已经被冻得红通通的,感觉几根手指头都冻僵了,不时的冲小手哈热气。

    “哈……”一股白茫茫的雾气迎风飘散。

    一心玩闹的刘微微撒欢的在雪地里跑着,跳着……

    半天的功夫,两人将雪人堆了起来,双手放在嘴前不断哈着热气的刘微微笑的开心极了,“真漂亮!”

    放眼望过去,树下的雪人仿佛融入了这片风景之中。

    清透的大眼睛是玻璃质地的,弯弯的眉毛,调皮的笑容,头上戴着红色线绒帽,脖子上系着同色系的围巾,一眼望过去还以为是哪家的胖娃娃站在那儿呢!

    “你喜欢就好,不早了,咱们回去吧,你的鞋子都湿了。”刘文旭解下自己的围巾,在刘微微脖子上绕了几圈。

    “嗯,是挺冷的,走吧。”

    两人的背后留下一个笑的欢快的雪人,身上逐渐披上一层厚实的“棉衣”。

    回到家,刘文旭的脸色就变了,只见微微脱下防水的靴子之后,袜子竟然是湿哒哒的,在牵一下微微的小手,忽的拉黑着一张脸,仿佛谁欠了他两百万似的。

    “还不快去洗个热水澡去!你是不想参加明天的交流会了吗?”

    刘文旭掐住了微微的死穴,并且这件事本就是她太贪玩了,见刘文旭不肯再看自己,刘微微的心里就慌了。

    眼巴巴的拿下头上的干毛巾,向浴室走去。

    而刘文旭也没闲着,切了一整块的姜片,在锅里熬煮着,还美名其曰,要熬出他的精华!

    感冒来的就是那么快,等刘微微洗完澡出来,说话的声音就不一样了。

    刘文旭听微微说话带着浓重的鼻音,没好气的瞪她一眼。

    闻着空气中的辛辣,刘微微嫌弃的皱紧了眉,小手紧紧的捏着自己的小鼻子,“哥,你干嘛呢?!那么难闻!”

    刘文旭没有管她的嫌弃,大眼一瞪道,“以后不乖乖听话就给你喝药,还不准你吃零食!”

    犹如五雷轰顶了一般,刘微微傻傻的转过头,盯着刘文旭的眼睛,想要找到他撒谎的痕迹。

    但是,无奈,不知道他是太会掩饰,还是其他,她一点都没看出来。

    接过他精心准备的姜茶,狠了狠心,一口气喝了个干净。刚喝完就焦急的不断吐着舌头,小手在嘴边不断煽动着,想让嘴里的辛辣少一些,“啊,好辣,好辣……”

    “看你以后还长不长记性!”

    闻言,刘微微狠狠的灌了一顿子的水,一抹嘴角,拽着他的手指道,“你这家伙,真是过分!”

    刘文旭按着刘微微的肩膀,将人推回房间,“行了,去睡觉吧,睡一觉就好了。”

    “哦,好,晚饭不要喊我了,我要睡到明天早上。”难得老哥批准可以提早睡觉,刘微微可不会浪费这次的机会。

    “知道了,你快去睡吧!”

    晚上,刘父刘母回来,在客厅内没看到刘微微,不由的诧异转头,“文旭,微微呢?在看书?”

    “没,下午我们一起堆雪人,她有点感冒了,我让她喝药之后睡觉。”

    “哦。”刘母下意识放低声音。

    晚饭的时候,刘母也不拉着刘文旭说他们的爱情故事了,安安静静的吃饭,路过微微的房门都要放慢脚步,小心翼翼的跟个小偷似的。

    翌日,睡得很好的微微,脸上还带着红晕,看上去可爱极了。

    吃完早餐,刘文旭的手机一直在响,刘微微眼珠子一转便想要偷偷走掉算了。

    “爸妈,我走了。”

    正准备出去的刘微微直接就被刘文旭拽住了手臂。

    “走什么走,不是说好了,我去给你拍照的吗?”

    刘文旭当然没那么容易放过她呀!脑袋向右歪,用肩膀跟脸颊固定住手机,便开始对刘微微实施“暴行”了。

    “哎呀,哥你这个大忙人就不用陪我了,我自己就行了。”迅速躲过刘文旭的魔爪,刘微微恭维的笑着。

    “算你幸运,今天我有事去晚点,等我忙完我就过去。”

    “没事,哥你要是有事的话,不去也没关系的。”

    刘文旭无奈的抽了抽嘴角,真是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