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三百八十一章安安做生意

第三百八十一章安安做生意

 热门推荐:
    刘微微也不拘着他,反倒是很支持他,当然了,她心里也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她想着等安安再大一点,家里的那些账本就不用她打理了,最起码的,以后也能有一个永不背叛的助手了吧。

    所以对于,一个小不点就在书院里做各种小买卖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索性,安安也没有令微微失望,在书院也能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的。

    “江佳雬,我要的毛笔你给我带了吗?”一个书生打扮的男孩子凑到安安身旁问道。

    “带了带了,我这就给你拿。”只听得安安连忙答道,环顾一下左右,没有夫子的身影,立马将书包从桌子底下提溜出来。

    “快,你的毛笔二十文钱,李三你的宣纸半吊钱,还有李四你要的诗集……”

    伴随着安安的叫卖声,他的座位的周围被学生围了个水泄不通。

    江佳雬是安安的大名,随着他哥哥,柳佳霖的名字顺下来的。

    等上课的钟声响起,学生们一哄而散,回到各自的座位上。

    这些年,安安卖了一切可以卖的,而且还利用“手里的各种人脉”,帮助贫苦学子找抄书呀,写信之类的活儿,还有帮助有钱的学生找人帮着写作业的活儿等等。

    对于这种小打小闹,刘微微还是持鼓励并且支持的态度,毕竟用少量的钱,就能让孩子学习经历到很多事情。

    就这样,安安的生意越做越大,从一只笔做到了一间店铺。

    当然了,一家子都是文化人的江家,安安自然也是少不了的要学习各种诗词歌赋。

    好在安安虽然对这些不感兴趣,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学了,否则的话,微微说不定还不会那么支持他呢。

    三年过去了,看着安安的历练成果,微微心里很是满意。

    “安安。”刘微微看了一眼忙着写字的江佳雬问道。

    只见窗前坐着一个俊美绝伦的少年,他的脸如同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像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却让人不敢小看。

    听到微微的呼唤,江佳雬抬起头,一头乌黑茂密的长发,一双剑眉下那双细长的桃花眼长得跟江荣轩一模一样。

    高挺的鼻子,薄厚适中的红唇此刻确是荡漾着令人目眩的笑容。

    “娘,你怎么来了?”

    刘微微毫不端庄的翻了个白眼,“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娘……”江佳雬无奈的喊道。

    “好了好了,娘找你是有正事,你先过来。”刘微微摆摆手,坐在院子里。

    “娘等我一下。”说着,江佳雬便放下了笔。

    在他们江家,刘微微便是天,上到江博廷,下到小觅,全都要听刘微微的,否则的话,父亲可是会发火的。

    这件事他们可是真真切切的从自身上领悟到的道理。

    在别人家,小孩子都是被大人千娇万宠着长大的,而在他们家,他们是要宠着母亲的。

    尽管母亲是疼爱着他们的,但若是被父亲觉得自己太碍眼了,肯定会将他们打发了的。

    就更不用说他跟大哥两个男孩子了,要是被发现过于亲近母亲,江荣轩才不管什么父子不父子呢!只管教训。

    刘微微若是不拦着还好,要是拦着的话,江荣轩说不定还会吃醋,揍他们揍得更惨呢!

    而自家小妹,江觅呢?

    占着是个姑娘的身份,受尽了父母的宠爱,当然了,更多的是被父亲打发给他们两个照顾着。

    所以这些年来,他早就领悟了一番与母亲相处的法则。

    走出门去,只见刘微微在小院的躺椅上,已经舒服的躺了下来,身旁的桌子上摆着母亲喜欢的茶水点心,以及水果。

    “娘,爹怎么没跟你一起?”说着,江佳雬在桌子的另一边的躺椅上坐了下来。

    “你爹他去忙生意了,要去一段时日呢!”

    “哦。”江佳雬了然,他们家的产业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反正发展一直是在父母两人的控制之中。

    树大招风,他们从小就被灌输这样的理念。

    他们家的产业也是如此,所以江家的店铺庄子选的都不是什么多么赚钱的,而是平稳而不引人注意的那种。

    就说在这乌镇的集市上,那一整条热闹的店铺,或明或暗的都成了江家的产业。

    而江家有钱吗?

    是有的,

    但每年赚的大多数的钱都被刘微微用来买庄园,买田地了。

    而如今的离殇,好的农田可是不便宜。

    就这样,江府从以往的官府的人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地主老爷,若不是朝中还有柳佳霖这个四品小官,说不定,他们还会被人称为土地主呢!

    柳佳霖这个小官也不太好做,在朝中,江荣轩以往的人脉几乎都断了,他只能靠自己。

    “安安,这几年你的私房钱赚了多少了?”刘微微问道。

    江佳雬诧异的挑了挑眉,这还是他做生意之后,母亲第一次问这个。

    “有个几百两了吧。怎么了?”

    这几百两还有这些年他攒下的压岁钱,月例等等。

    “没事,就是看看你的银两能不能租下一间店铺,这些年的小打小闹总归是小打小闹,你也大了,也该有一间属于你的店铺了。”

    江佳雬饶有兴致的问道,“娘是准备送我一间店铺吗?”

    他也想过这个问题,不过他既然要开就不想开太小的,要是太小的话没什么挑战,而太大的店铺,他的私房钱也支撑不下去。

    刘微微就是这个意思,点头,毫不心疼的道,“街上的店铺你看看选一间。”

    想到那条街上以及初具规模的店铺,江佳雬还是摇头了,“不要那些,娘你支持我些银两吧!”

    “你不想要那里的?那你准备在哪?”一听儿子的话,刘微微就知道他的想法。

    江佳雬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了,不慌不忙的解释道,“我准备在城外的官道那儿起一处酒楼,那边来来往往的客人也不少。”

    “也成,那你缺多少银两,自己去跟管家拿。”

    “谢谢娘。”江佳雬冲刘微微笑道。

    “谢什么?这家里的店铺以后可都是要交给你打理的,好好学,以后这些我跟你爹都不会帮你的。”刘微微撇撇嘴,毫不客气的吐槽这。

    江佳雬无奈的揉了揉抽疼的额头。

    好吧,他也不是第一次听母亲这样说了,但是每一次听她这样说,都会觉得被信任以及兴奋,明明自己就是要干活的,为什么还会那么兴奋呢?

    跟安安谈完心之后,刘微微就离开了。

    两个月之后,江佳雬准备的酒楼正式开张了,一切都如预想的那般进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