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三百六十九章醒了

第三百六十九章醒了

 热门推荐:
    只见乐乐抛下往日的一本正经,不时弯下腰从地上抓起一把雪。而安安跟小觅则做着聊胜于无的小事。

    “哈哈,大哥,快看我!”小觅嬉笑着抬起头,头上的小辫子调皮的晃悠着。

    乐乐一抬头,就看到小觅伸出小小的手在雪地里胡乱画着。

    “小觅真厉害!”

    得了夸奖,小觅玩的更起劲了。

    江荣轩看了一眼在院子里撒欢的四个人,抿了抿嘴,从刘微微手里抢过雪球,学着她的动作往前推.

    看着他们五个人忙的那么快乐,四个老人心里也是一片欣慰.

    临近傍晚,他们才堆出一个半像不像的雪人.

    “娘,他跟小觅长得一点都不像.”小觅搓着冻得红彤彤的小手,有些委屈.

    刘微微有些尴尬,”挺像的,挺像的,等娘给你改改就像了.”说着,从地上捡起两个石头,按在雪人脸上,在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胡萝卜安上当鼻子.

    看着微微将自己的围巾系在雪人身上,小觅也迫不及待的拿掉自己的帽子,”娘,给雪人带我的帽子.”

    “好,用你的.”

    忙了一整天,雪人终于有些像模像样了.

    看着勉强算是雪人的雪人,刘微微感慨道,”你爹堆得雪人最漂亮了,不过现在他不会了,等以后有机会,让他再给你们堆一个.”

    “真的吗?”小觅跟安安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默不吭声的江荣轩.

    好似他的形象一下子变得高大了起来.

    爹会堆雪人什么的,果然很厉害.

    而听到这感慨的江荣轩眼里闪过一抹光芒,却又好似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

    但是,当天夜里,刘微微还在熟睡,从她的屋子里传来一些动静,不多时,穿戴整齐的江荣轩便出现在院子里.

    不时,院子里会发出一些“咯吱,咯吱”的声音。

    翌日,院子里竟然多了一个惟妙惟肖的雪人.

    跟她身旁的雪人比起来,简直是在“衬托”她的丑陋.

    刘微微不由的感到有些尴尬,真是的,自己怎么就弄不出来那么漂亮的雪人呢!

    等小觅跟安安迫不及待的跑来看雪人时,一下子就被她所吸引了.

    “哇……好漂亮呀!”

    眼里满是喜欢的小觅,惊呼一声,便甩开拉着她的丫鬟,向着雪人小跑过去.

    “啊……”

    忽的,她的脚踩在一块石头上,一滑,

    就要摔倒之际,一道黑影向前一扑,给她当了垫背.

    “碰!”

    “哎呦!好疼啊!”磕在江荣轩的怀里,被他硬邦邦的肌肉磕疼了,小觅苦着一张小脸。

    “小觅!小觅你没事吧?”刘微微脸色大变,连忙跑过来,一把将小觅抱起来,上下打量,仔细检查。

    “娘,我没事,不疼。”小觅揉了揉磕红的小脸,见刘微微满脸着急,懂事的任由她上上下下检查自己。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确定了小觅没受伤,刘微微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紧紧的将小人儿搂在怀里。

    此时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小觅身上。

    而等他们回过神来,看地上的黑影时。

    他的身下,已经流了一大片的鲜红的血。

    血,红的刺目,雪,白的耀眼,两者结合在一起,刘微微只觉得她的魂魄都要不在了。

    “江荣轩!!!”

    众人向着地上的黑影奔去。

    头,好疼啊……这是哪儿,我这是在哪儿?我是?我是谁……微微,微微你在哪儿?轩轩好想你!轩轩?我是轩轩,江荣轩……微微……

    他看到了江荣轩的记忆,也看到了失忆后发生的事情,他有了女儿,微微……微微,我想你了……

    梦里,江荣轩渐渐有了力气,渐渐清醒了,也想起了全部,但他依旧没有醒来,好似要将以前没有睡过的时间都补上来似的,不管他怎么挣扎,都醒不过来。

    江荣轩的头上抱着厚厚的纱布,脸上的血迹已经被清洗干净了,他的脸色很不好,看上去很苍白,可能是因为疼痛的缘故,他的表情有些痛苦,紧紧皱着眉头。

    “微微,轩儿怎么样了?”吴淑珍瘦弱的手将刘微微的手拉的紧紧地,着急的问道。

    刘微微睁开眼睛,把江荣轩的手小心翼翼的放进被褥内,看着他久久不肯睁开的眼睛道,“他伤的不是很严重,应该明日就能醒来了。”

    “呼……那就好,那就好。”吴淑珍眼巴巴的看着江荣轩,松了一口气。

    可……接连两日,江荣轩都没有睁开眼睛。

    刘微微一直衣不解带的守着江荣轩,好不容易补上来的肉再一次消瘦下去,那双有神的眼睛显得更大,更有神了。

    “娘……爹什么时候才会起来?”小觅怯怯的站在床边,看着床上躺着的江荣轩问道。

    “没事,等外面的雪人化了,他就会醒来了。”刘微微轻柔的拉着小觅的手,安慰道。

    “真的吗?”小觅惊喜的瞪大眼睛。

    “当然了!”

    从那日后,小觅就一日去看雪人好多遍,有时候,屋内的刘微微都能听到小觅蹲在屋外对着雪人说的话。

    “雪人,你快点化了吧!”

    “雪人,你怎么还没有化掉?今天爹爹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雪人,你终于快化掉了……”

    刘微微看着江荣心里一酸,目光专注而伤感,“江荣轩,你是准备不要我们母子四个了吗?”

    趁着一个人独自跟江荣轩相处时,刘微微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害怕,搂着床上的人,低低的哭了起来。

    “江荣轩,你别吓我了,你快点醒过来吧……你真的不要我们了吗……”

    微微,微微,别哭,微微……啊!快点醒过来,快点让我醒过来,微微……

    江荣轩的心急坏了,他的宝贝哭了,被自己惹哭了,那怎么能行呢?

    只见他猛地用力,竟然睁开了眼睛。

    睁着眼睛愣了两秒钟,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真的能睁开眼睛了,真好,真好!

    头还有些疼,但这一点都不会影响他的开心。

    有些生硬的伸出手,环住怀里不断啜泣的人儿,张开干裂的嘴唇,唤了一声,“微微……”

    江荣轩感到怀里的人儿一下子僵住的身子,心中一叹,“微微,我醒了,你抬头……看看我。”

    “轩轩?”刘微微有些不敢置信的喊道。

    “是我呀,抬头看看我。”听到微微带着浓重的话,江荣轩的心都疼了。

    刘微微慢吞吞的抬起头,透过眼里还未掉下的泪水看到了他,睁开眼睛的他。

    泪水再一次掉了下来,“啪嗒!”一声,落到被褥上。

    “不哭了。”抬起胳膊,轻柔的将她脸上挂着的泪水擦掉。

    “你终于醒了,你终于醒了!呜呜……”刘微微猛地埋在江荣轩怀里,重重的砸着他的胸膛。

    “嗯,我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