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三百四十六章生产

第三百四十六章生产

 热门推荐:
    吴淑珍叹了一口气,对刘微微的决定并没有感到惊讶。

    只有嬷嬷们目瞪口呆,惊得说不出话来,谁家夫人生产时会让丈夫陪在身边。

    江荣轩却是露出一抹笑容,绕过呆着的几人,走在刘微微身边,摸了摸她高耸的肚子,柔声道,“很疼?”

    “还好,就是一阵一阵的,现在不痛了,等会儿应该会更疼。”

    江荣轩点点头,扶着刘微微靠起来,让她半靠在枕头上。

    “我们的孩子一直很乖,这次他也会很乖的出来,你别怕,我在你身边,要是疼就抓紧我……”

    两个嬷嬷跟稳婆无语的看着江荣轩汗如雨下的样子,怎么觉得少爷比夫人还紧张,明明刚才头也不回的离开。

    四人扫一眼江荣轩身上的干净衣服,再看一眼相依偎在一起的两人,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毕竟吴淑珍跟碧水公主都在,她们都没阻止,她们还干嘛做坏人?

    江府的下人虽然少,但都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大夫也很快就位了,这个大夫是江荣轩特意从千里之外请来的。特别出名。

    屋内,刘微微正捧着一大碗面吃着,汤是鸡汤煮的面,鸡汤撇掉了浮油,一点都不油腻,却有着鸡肉的清香。

    里面放着一把绿油油的青菜和两个荷包蛋。

    刘微微的胃口罕见的很好,将一大碗面都吃光了。

    碧水公主见状松了一口气,高兴的拉着微微的小手道,“能吃是福,现在吃饱了,等会才有力气。”

    吴淑珍看着微微红润的脸色笑嘻嘻的,不由得心生怜悯,“你别怕,轩儿在你身边,我们也都陪着你呢,这两个稳婆都是厉害的,外面的大夫也是很有名的,你自己就是神医,应该知道怎么做……”

    总之说了一箩筐的好话,务必让她放心。

    说了许久,吴淑珍才有些头疼的顺着嬷嬷的眼色看到江荣轩,揉了揉脑袋,头疼的说,“轩儿,微微好得很,你不用担心他的,出去吧,娘跟你祖母都守着。”

    江荣轩一脸的严肃,“娘,我要陪着微微。”

    吴淑珍劝不动他,只得看向刘微微。

    刘微微瞄了一眼江荣轩,见他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便不由自主的拉一把他的手,安抚的拍拍。

    “娘,就让他留下吧,让他好好看着我生孩子多辛苦,以后才会更疼我一些。”

    见刘微微这样说,吴淑珍想都不想的点头,“那好,就让他留下吧,省的以后在出来个什么李芳仪,张芳仪的。”

    刘微微捂着嘴巴偷笑着。

    江荣轩无奈的看着她们。

    两个嬷嬷对视一眼,……夫人,你觉得少爷还不够疼您吗?少爷疼您疼的把你都当成命根子了。

    而且老夫人,您这么纵容少爷,夫人合适吗?

    吴淑珍不是个传统的人,她聪慧,她从来都不相信男子踏入产房不吉利一说。只要他洗漱干净了,自然可以进来。

    而刘微微有江荣轩陪着肯定会安心不少吧!

    毕竟跟儿媳妇,孙子孙女相比,江荣轩进个产房压根不值一提。

    等屋内准备好,大夫给刘微微把完脉,“母子均安,剩下的就交给稳婆了。”

    而碧水公主也被吴淑珍赶了出去,“行了,她祖母,屋里有我跟轩儿,你在这儿也没有用,还不如出去管着外面的事情呢!”

    碧水公主白着脸退了出来,对江荣轩留在里面没有发表意见,只是抓着司洛意的手微微用力,到了外面才松了一口气,“微微的身子没有那么好,她生产应该没事吧?”

    “放心,微微的身子没问题的。”司洛意也很紧张,但他还是绷着脸,安抚的拍拍她的肩膀。

    夫妻俩牵着手站在外面等着。

    江博廷牵着乐乐的手,颇有些无奈,“这孩子非要闹着要进去,他曾祖母,你带着他去哈院走走吧,我跟他守着。”

    不等碧水答话,乐乐就挣脱江博廷的手,“我要等着娘出来。”跑到门口不远处,静静守着。

    见乐乐一个小人儿孤单的站在那儿,他们也是心里一疼。

    这个小家伙心中刘微微是最重要的,不管他们对他多么好,应该是那几年刘微微是他的整个世界吧!

    院子里剩下他们四个人坐在桌边,静静地看着紧闭的房门。

    此刻相对而坐的四人,心情到倒是难得地一致,对重要的人的担心和关心。

    乐乐不必说,刘微微可以说得上是支撑起他的整个世界。

    而江博廷可以说的上是将刘微微当做亲女儿一般娇养着长大,而且出于他们江家子嗣一向薄弱,他对这一胎很是担忧。

    至于司洛意跟碧水公主心中,刘微微是他们寻了几十年才寻回来的外孙女,即使不是孙子孙女这种直系血脉,但对他们来说,这是仅存下来的外孙女,是要放在心尖尖上呵护的人。

    此刻,外孙女在屋里生孩子,可见他有多么担忧了。

    四个人在外面汗流浃背的担心着,而屋内的刘微微却是捧着梨子,大口大口的啃着,一点都看不出刚才那个哀嚎的人是她的样子。

    她不是不紧张,而是从怀孕开始,就一直担心着,紧张着,担心孩子的健康,但到了临头一脚,她却是真的不怕了。

    内心的紧张烟消云散了,还反过来安慰紧张的江荣轩。

    至于江荣轩,他一直沉默的守在微微身边,紧紧地牵着她的手,谁也不知他心中的复杂。

    吃了梨子,刘微微又被江荣轩扶着身子,在屋子里走了好几圈,这才爬上床。

    微微是真的累了,但是一阵比一阵疼的阵痛总是伴随着她,她甚至无法合眼休息。

    渐渐的,刘微微再也忍不下去了,屋子内传出她的惊呼。

    “啊……”

    外面的司洛意正跟江博廷商量着等下晚了该怎么守夜,一听声音,俩人都吓了一跳,连忙趴在窗户上,向内大声呼喊着,“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碧水公主也是急匆匆的跑过来,就要冲进产房。

    “没事,没事,夫人这是要生了。”屋内稳婆喊道。

    “啊……”

    听着屋内刘微微的哀嚎,屋外满身鲜血,双手握拳,低着头的司洛意满眼的血色。

    一旁的乐乐听着微微的哀嚎声,下意识打了个哆嗦,咬着下唇,静静地盯着紧闭的房门。

    紧闭的房门不时的打开,从内送出来一盆盆的血水。

    众人看着这一盆有一盆的血水,心渐渐沉了下去。

    “啊!江荣轩……”

    “啊……”

    尽管生过一次孩子了,但刘微微还是表示,疼,很疼,浑身都是疼的,感觉自己好像是要死了一样。

    很快,微微额头上便布满了细汗,江荣轩连忙用另一只手掏出手帕给她擦汗,一手紧紧跟她握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