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嗜睡

第三百二十五章 嗜睡

 热门推荐:
    柳宁无奈的皱起了眉,“祖母,我没事的,我也是神医,我知道我的身子如何,您别担心我。”

    碧水公主狠狠瞪她一眼,“你还说!我说了你什么都别多想,就等着养好身子换血就行了,乐乐也该找个学堂了,虽然江家不是个好去处,但目前看来去江家呆着也好,你多留个心眼,别犯傻。”

    被瞪了,柳宁也不怕,但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

    看着窗外飘了一层白的雪,“祖母,最近太冷了,再过一段时间再回去吧,爹娘他们也不耽误这一时半会儿的。”

    “这个不用你管,你就好好的带着就好,说好了明日我们把你送到江府就走,东西都收拾好了。”

    她们哪里想明日走,巴不得现在就赶紧离开,神医可是说了,药越早寻到越好,可不看着柳宁好好地在江家落脚,他们哪里安心离开。

    柳宁无奈的低下头,其实……她一点都不想换血,也从来都没同意过。

    因为换的血要跟自己有血缘关系,而且还需要至阳功法的师兄为自己护法。

    不说自己只剩下的亲人,就连师兄修炼了二十年的功力也会消耗的一干二净。

    看着安静下来的柳宁,碧水公主叹息一声,将人儿搂在怀里,慈爱的抚摸着她柔软的发,“宁宁,祖父祖母老了,这条命还能换你活下去,值!别难过,你好好的,乐乐好好的,我跟你祖父心里就开心。”

    柳宁的泪水跌落在碧水怀中。

    不!她不愿意……

    但此事已经由不得她不愿意了,翌日,柳宁就被打包送到江府。

    望着碧水公主跟司洛意坐在一辆马上,轻装上阵的离开,柳宁再一次落下泪水。

    那是她的亲人呀,是她血浓于水的亲人,为了她能活下来,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换的亲人。

    “宁宁,外面风大,进去吧。”看一眼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的马车,吴淑珍小心翼翼的劝着柳宁。

    柳宁抹一把脸上的泪水,勉强笑笑,“义母,我累了,先带乐乐进去了。”

    “唉,好好,快进去好好歇歇,别累到了。”吴淑珍连忙点头。

    柳宁牵着乐乐便向之前跟卫离墨一起住下的小院走。

    而卫离墨也随着老头子一起离开了。

    离开之前,找江荣轩好好地谈了次心。

    第二日,江荣轩便顶着鼻青脸肿的脸在柳宁身旁晃悠。

    说到这就不得不提及的,仿若将那次说离开再也不会回来忘了似的,反正等柳宁醒来之后,便黏在他们母子二人身边献殷勤,怎么赶走不肯离开。

    而这次也不例外,一听柳宁要去那边的小院子,急忙拦住她俩,“那边的院子还没打扫,先去清雅阁吧,里面都收拾好了。”

    说完,给身旁的丫鬟是一个眼色,柳宁便被人拖走了。

    “是呀,夫人,清雅阁住着多舒服呀!咱们就去清雅阁吧!”

    柳宁皱起了眉,也不知道江荣轩这段时间是怎么回事,分明两人不在是夫妻了,他却让这江府里的人喊她夫人。

    “娘,咱们就去清雅阁吧,那里有竹林,我想去。”

    果然,乐乐在柳宁心中的分量就是不一样,顿时,柳宁也不再挣扎了,主动问清雅阁在哪儿?主动走过去。

    见此,江荣轩心中酸苦各半吧。

    柳宁在江府住下了,府里的下人很明显的发现,一年到头不归家的少爷几乎整日守着柳宁。府里以往看不到的好东西,源源不断的涌向清雅阁。

    而清雅阁,则是江荣轩专门给柳宁布置的另一个家了。

    他知道,他们成亲的喜房,柳宁可能一辈子都不愿意在踏入了,那他就在布置一个小院。作为他们的另外一个家。

    这个小院很明显比之前的院子还要大,还要精致。

    房间也多,柳宁随意挑了一间之后,乐乐就指着隔壁,说他要那间。

    而江荣轩也是毫不客气的在柳宁另一边的隔壁住了下来。

    越发嗜睡的柳宁压根没有力气跟他们在逗趣了,是的,是嗜睡。

    看着床上鼓起的小包,丫鬟忙放轻脚步,轻手轻脚的离开房间。

    “夫人睡得时间越来越多了。”

    “谁说不是呢,此说也越来越多了。”

    “是呀,听说是夫人身子不大好,你看原本小少爷的功课夫人都要亲自过目的,如今都打不起精神了。”

    ……

    听着丫鬟躲在角落里议论,江荣轩的身子越来越僵硬。

    说的正起劲的丫鬟眼神一变,慌忙跪在地上。

    站在她对面的丫鬟被吓了一跳,“红儿,你这是咋了?”说着,自己也转过身,便看到了一脸阴翳的江荣轩。

    “谁准你们议论主子的事情?来人!把她们带下去!”

    “是。”暗处窜出来几道黑影,将人捂着嘴拖下去。

    至此至终,丫鬟都没来得及发出尖叫。

    江荣轩一个人站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转过身。

    抬起头,便看到了咬着嘴唇的乐乐。

    “我娘,我娘真的不好了?”

    望着满眼泪花的乐乐,江荣轩心里一疼,面上却依旧面无表情,“她会没事的,我保证。”

    乐乐失落的垂下肩膀,低头看着鞋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走吧,进去看看她,”牵着乐乐的手,向柳宁的房间走,看一眼他微红的眼睛,补充道,“不想她担心的话,就把眼泪擦干。”

    闻言,乐乐急忙一抹眼睛。

    江荣轩伸手,推开门,屋内依旧安静,他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牵着乐乐走进内室,果然,柳宁依旧睡着。

    稍稍苍白的脸蛋上,眼睛下面浓重的青黑,让人看一眼便知道她睡得并不好。

    “娘,娘……乐乐下学来看你了。”

    耳畔传来有些着急的呼唤,柳宁渐渐恢复了意识,努力抬起沉重的眼皮。

    渐渐看清眼前的人,“乐乐,你回来了?”

    “嗯,娘,奶奶做了好吃的,让我来喊你。”

    “是吗?”柳宁撑着身子坐起来。

    江荣轩顺其自然的坐在柳宁身后,帮着她撑起疲惫的身子,让她得以靠在自己身上。

    “娘,爷爷跟干爹什么时候回来?”乐乐看着柳宁越发苍白的脸,担忧的皱紧了眉。

    柳宁好笑的抬起头,将小人儿眉头打的结揉开,“小孩子哪里那么多忧愁,他们,……应该快了吧。”

    目光转向窗外昏暗的天色,她,这是又睡了一天?

    离她千里之外的一辆普通马车内,碧水公主紧紧抱着怀里的包裹,不断催促着,“司一,在快些!”

    “是,老夫人。”司一举起鞭子狠狠抽在马儿身上。

    司洛意脸色有些不大好,这段时间,不只是他还是碧水过得都不好,歉意的搂着碧水公主。

    为了凑齐药材,他几乎将家产变卖了个光,甚至碧水的嫁妆也被卖了个七七八八。好在都凑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