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三百零六章 为你而活

第三百零六章 为你而活

 热门推荐:
    祠堂旁边,江博廷正在跟江家一族争吵着。

    “江大人,自古女子不得入祠堂,她一个小小女子,怎能为她开祠堂!”

    “我说开就开,如今我是江家族长。”

    “江博廷!往日你不曾为江家做过什么事情就算了,如今竟然因为这么一个小小女子,要跟我们闹翻是吗?”

    “……”

    柳宁忽的笑了,笑的非常灿烂,但其中并没有一丝温度。

    “娘……”乐乐担忧的喊一声。

    “乐乐不怕,娘在这。”

    柳宁安抚完乐乐之后,抬起头,牵着乐乐走向那群所谓的族内长老,冷笑,“各位这是看不起我喽。”

    “你一个妇道人家有什么资格敢这样对我们说话,小心等下我给你从族谱里划去,今后你们可就是没有根基的人了。”

    这一通狐假虎威,没有刺激到柳宁,反而是江博廷,吴淑珍跟江荣轩脸色白了,不是吓白的,而是气白的。

    “五叔,你在胡乱说什么?你哪来的哪儿大权力敢随意动族谱?!!”

    “他五叔哟,你一家人都在我儿手底下过活,竟敢这么对我儿媳,孙子,我看你是不想好了!!”

    “他五叔,你岁数大了,今后的长老位子就由你大儿子坐吧!”

    那人气的脸红脖子粗的,但无奈他们说的都是事实,他也不敢再多说一句,就怕丢的不只是自己的位子,连一家子谋生的活计都没了。

    见一群人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柳宁开心的笑了,“你们看不起我没关系,看不起你们也要善待我们母子,否则的话可不只是丢一个长老位子那么简单了。”

    话毕,不想看其他人难看的嘴脸,柳宁蹲下来,看着乐乐轻笑着,“乐乐,你是江家的长孙,虽然你姓柳,叫柳佳霖,但江家的一切都有你的一份知道吗?你可以不要,但不能让别人欺负你。”

    “娘放心,我不会让别人欺负到我们,我会多多吃饭,快快长大保护娘亲,我不需要爹,我有娘就够了,娘不要丢下我。”

    一直坚持着没有掉眼泪的柳宁,这下子爆发了,搂着乐乐小小的身子,又哭又笑。

    “娘怎么会丢下乐乐呢?乐乐是娘的宝贝呀!娘只剩下乐乐了,娘永远都不会丢下乐乐的……因为,乐乐是娘的命呀!乐乐,娘,是为了你活着的……”

    一通话,不仅令卫离墨心疼,还令江家一众人心颤。

    “娘不哭,乐乐帮娘打坏人。”看着柳宁哭泣的样子,乐乐的泪水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还不忘咬着嘴唇,乖巧的帮柳宁擦泪。

    柳宁勾了勾嘴角,擦掉眼泪,“娘有你曾祖父曾祖母给的帮手,乐乐还小,等乐乐长大在帮娘亲好不好?”

    说完,柳宁便冷下了脸,看向外面的空地,“司一,司二。”

    “属下在!”

    “属下在!”

    “将这些人丢远点。”

    “是,小姐。”

    “啊……”

    ……

    一群市井小民跟的司洛意这个老狐狸特意准备的护卫相比,那结果都不用说的,远处,不多时便躺下一片哀嚎着的男男女女。

    柳宁抱起乐乐便向紧闭着的祠堂走去。

    司一提前推开大木门,顿时,黑暗的屋子一下子射进一线阳光,打破黑暗。

    司二率先走进去,将里面的蜡烛点燃。

    柳宁慢慢的向内走着。

    “哒,哒,哒……”黑暗中,脚步声显得格外的大。

    空旷的祠堂内,高高摆放的排位显得格外显眼,上面一大片排位都空了,稀稀拉拉的排位让人一看便知道当初的祠堂到底经受了怎样的灾难。

    不知为何,一走进来,柳宁的目光就被角落里的那个还略带新意的排位吸引住了。

    渐渐走进,柳宁觉得她在那排位上看到了熟悉的爷爷。

    江博廷之父,不大的五个字将柳宁的视线紧紧的缠住了。

    “爷爷……”嘶哑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祠堂内。

    江荣轩心中一疼,走上前,“宁宁,把乐乐放下来吧。”

    柳宁低下头,看着乐乐眼中的彷徨,低下头,用脸颊轻轻地蹭蹭他,“乐乐,那是娘亲的爷爷,对娘亲很好很好,你该喊他曾祖父,乐乐跟娘一起给曾祖父上柱香,磕头好吗?”

    “娘,我不会。”乐乐糯糯道。

    “娘教你。”柳宁轻轻地将乐乐放下来,接过江博廷递过来的香,交到乐乐手里,嘱咐,“看娘怎么做。”

    “嗯。”

    江博廷跟吴淑珍一起上香,然后磕头,随后是江荣轩,最后才是柳宁带着乐乐。

    跪在香蒲上,江博廷声音有些哽咽,“爹,微微回来了,还有乐乐,您的曾孙子,乐乐是个好孩子,对了,微微改名字了,叫柳宁,你一定要记住了。”

    ……

    柳宁直勾勾的看着排位,仿佛看到爷爷依旧慈祥的笑着。

    “爷爷,我回来了……我好想你,爷爷,这是乐乐,是我的儿子,他长得很像江荣轩吧,是他的儿子,爷爷,……原谅我,不能继续做您的孙媳了,您放心,虽然乐乐跟我姓柳,但他依旧是您曾孙子……”

    “乐乐,喊曾祖父。”

    “曾祖父,我叫乐乐,我是娘亲的儿子,我会好好照顾娘的,多吃饭,快快长大,保护娘亲,您放心吧。”

    ……

    跪了好一会儿,江博廷率先站起来,“宁宁,起来吧,时辰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柳宁没有答话,静静地看着排位,“乐乐,娘想跟你曾祖父待一会儿,你跟着爷爷奶奶先回去好吗?”

    尽管小身子已经撑不住了,但乐乐依旧倔强的跪在柳宁身旁,摇摇晃晃的,“娘,乐乐陪你。”

    柳宁无奈的笑笑,看着乐乐,“那乐乐跟干爹站在门口陪着娘好吗?”

    见乐乐还想拒绝,“乐乐乖,娘想跟你曾祖父说说悄悄话,好吗?”

    “那好吧。干爹,我们去门口等娘亲。”

    见此,其他人也只得退出去,站在门口远远地看着排位下跪着的女人。

    “爷爷,对不起,我忘了,忘了你还在等我……爷爷,我很累,很累,有时候就想着为什么跳崖都没有摔死呢?但我一想到乐乐,我就舍不得死,我为了乐乐活着,现在我还找到了我的亲人……”

    天色渐渐暗下来,柳宁才慢吞吞的从香蒲上爬起来,脸色发白,差点跌坐在地上。等脑中的眩晕过去,便发现被江荣轩紧紧护在怀里了。累极了,她也只是静静的合上眼睛,懒得说话。

    好在,这一通折腾下,乐乐早就累的睡着了,否则又是一个难题。

    修整两日,柳宁的身子好了许多,但她好似忘记了那日发生的事情,但那日柳宁斩钉截铁的话在其他人心中深深的烙了一个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