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二百八十九章 皇上找茬

第二百八十九章 皇上找茬

 热门推荐:
    厚实的深紫色狐裘穿在长公主身上,并没有那种暴发户的气势,反而更显柔和。

    “是啊,宁宁,这个你必须要去的。”碧水紧紧皱着眉头,相处了这么些日子,她早就知道了柳宁那种说一不二的脾气。

    淡定的翻一页,柳宁倒是没有想那么多,既然身处涟漪国,那么她就没有想过要去跟皇权作斗争,再说了,跟他们二人牵扯上关系,那今后的麻烦事又岂会只有这么一两件。

    无奈的瞟了一眼心虚的碧水跟司洛意,摇摇头,低头继续。

    新年,如约而至。

    柳宁应碧水的要求,来到长公主府住了下来,说好等皇陵回来,便回柳园。

    即便只是住几日,碧水跟司洛意都拿出两百分精力,将长公主府上上下下重新布置了一遍。

    “宁宁,你看,那是你喜欢的红梅。”

    “宁宁,你最喜欢的医术。”

    “宁宁,你……”

    还有,

    “乐乐,你喜欢的书。”

    “乐乐,你喜欢的糕点。”

    “乐乐,你……”

    好不容易送走精神力格外旺盛的两老,柳宁跟乐乐对视一眼,齐齐松了口气。

    旁边看戏的卫离墨毫不客气的爆笑出声,“哈哈哈哈,你们两个呦……哎呦,哎呦,肚子疼……”

    “呵呵。”

    “呵呵。”

    柳宁与乐乐对视一眼,不怀好意的齐齐冲了上去。

    “哈哈哈哈哈……”

    听着房间内传出来的笑声,碧水安心的靠在司洛意怀里,擦一把眼泪。

    司洛意轻轻拍拍她的肩膀,“没事,回来了就好,就好啊。”

    长公主府内,柳宁跟乐乐享受着最高级待遇,屋内几乎每一样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梨花木梳妆台,插花的梅花瓶,铺在软塌上的红狐皮子,床前挂着的夜明珠,江南极品丝绸被褥……

    乐乐还有些不习惯,反倒是柳宁看的倒是一脸淡然,仿佛真的是她自己的家一般自在。

    至于卫离墨那个不识货的就不用说了。

    大年三十,碧水看着桌前的外孙女,曾外孙,只觉得空了那么多年的心,一下子被塞得满满的,涨涨的。

    桌下,司洛意伸手牵住碧水的手,安抚的轻轻拍着。

    柳宁依旧穿着细布做成的青色棉袄,若是在外面,这一身倒也足够了。

    但如今这是在长公主府,就连碧玉派去伺候她的丫鬟身上穿的都是简单的丝绸衣物。

    当然了,柳宁是不会收下那个心大的侍女,懒洋洋的靠在凳子上,好笑的吐槽,“长公主,你觉得一个手指细嫩的小丫头适合我这个粗布麻衣的妇女吗?”

    适合啊,怎么不适合了?碧水刚想反驳,就被司洛意的眼神打断了。

    司洛意上前一步道,“宁宁不喜欢的话,我再给你换一个。”

    “不用了,我们都习惯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天色晚了,长公主跟侯爷回去休息吧。”

    司洛意点点头,知道柳宁不喜欢就可以了,走之前还带走了那个“娇贵”的丫鬟。

    但此事并没有结束,以司洛意再一次送来一个粗使丫鬟为告终。还美名其曰,说是来干扫院子,烧锅的伙计的。

    这一次,看着诺大的院子,柳宁倒是没有拒绝。

    正月十六月如约而至,

    这一日,柳宁一大早就被碧玉从被褥内喊了起来。

    洗澡,换衣,束发,打扮,直直折腾了一个多时辰,才算结束。

    这边刚结束,那边过来接柳宁的轿子便来到门前。

    屋内,柳宁正在安抚闹脾气的乐乐。

    “乖,晚上娘就回来了。”

    乐乐窝在柳宁的怀里,咬唇不语。

    柳宁低头一看,心里一愣。

    通红的眼睛里盈满委屈,害怕,不安。是呐,乐乐的精神支柱便是自己,自出生以来,他便没有离开过自己,让他一个人留在这陌生的地方,他当然会怕。心中一叹,“想跟娘一起去吗?”

    乐乐心中燃起了希望,立马点头。

    没好气的揉揉他的小脑袋,嘱咐道,“外面很冷的,你不准出马车,我给你多穿两件衣服。”

    “嗯!”只要让他去,什么条件他都能答应。

    有卫离墨在,乐乐的安全柳宁无比放心,迅速的把小包子包成了一个大包子,两人走出长公主府。

    金色阳光中,地上悠悠掠过一辆线条雅致的马车倒影,马车四面皆是精美的丝绸所包裹,镶金嵌宝的窗扉被一席淡蓝色的纱布遮盖住了,使车外之人无法一探究竟马车内的景象。

    早有皇榜昭告天下,长公主找到了后人,安宁郡主。

    所以府外围满了人,有平民百姓,有达官贵。

    “宁宁,走吧。”

    长公主碧水走在柳宁一边,另一边则是乐乐,乐乐旁边就是司洛意了。

    四人走在一行,齐齐走到门口。

    府外一静,接着一片哗然。

    只听到柳宁的传言,但没人说柳宁嫁过人,还有个那么大的儿子呀!更何况看起来,柳宁似乎跟那个男人不再一起了。

    这下子,一个人传一个人,两个人传两个人……慢慢向外传出去。

    听到外人说柳宁不知廉耻,不守妇道,应该沉塘……长公主碧水的脸色慢慢沉下去了。

    司洛意率先发问,上前一步咳嗽两声,似笑非笑的提醒,“大家好像忘了,我家宁宁是皇上亲自册封的安宁郡主,谁给你们的胆子竟敢这样议论皇族!”

    一下子,人群里的人哑口无言了。

    毕竟长公主府在衰落,瘦死的骆驼游马大,更何况,柳宁一个女子罢了,再好看又能带来几分利益,再说了,柳宁看上去也就是小家碧玉而已,能让人眼前一亮的,便是那一身淡然如菊的气质了。

    说自己,柳宁倒是无所谓,但……乐乐,是她的逆鳞。

    水袖一抬,站在旁边充当马夫的卫离墨便懂了,运气推出。

    随着一阵清风拂过,肉眼看不见的粉末向人群中飞去。

    不是毒,却也能让他们不好受,秘制的痒痒粉,痒个三天三夜,也算是她给儿子报仇了。

    “今天在这里,我先把话撂在这,不管是安宁郡主,还是乐乐,都是我长公主府的人,谁敢找事,先问我再说。”长公主也不是好惹的,狠话她也不是不会说。

    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对安宁郡主的定位似乎摆正了几分。

    “走吧。”柳宁牵着乐乐率先向马车走去。

    司洛意给手下一个眼神,随着管家点头,人群中不知何时钻进去几个人,将那几个“主事人”不动声色的拖出人群。

    长公主拉着司洛意向前面一辆马车走去。

    坐上马车,柳宁将沉默下来的乐乐拥在怀里,半响叹了一口气,“乐乐,为什么要在乎那些外人呢?他们是被人安插进来,故意打击娘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