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心软了

第二百八十八章 心软了

 热门推荐:
    第二日,柳园门前停下一辆名贵的马车。

    这些日子以来,大家都看习惯了,也不再如同刚开始一般,乌拉拉围上来大多的人,看马车宛若看宝贝一般。

    这一次,碧水跟司洛意除了带上两个侍卫,一个马夫,谁也没带。甚至敲门,都是司洛意亲自敲的。

    来开门的是乐乐。

    探出的小脑袋一看到碧水,司洛意,面上挂着的笑容一下子耷拉下来,门也不开了,小脑袋卡在门缝里道,“爷爷,奶奶,娘跟干爹都不在家,你们回吧。”

    碧水面上有些尴尬,但她是谁呀,很快便缓和了情绪,笑眯眯的解释,“是乐乐吧?我是曾祖母,曾祖母给你带了好吃的点心,好看的衣服还有好玩的玩具。曾祖母找你娘有事,让曾祖母进去等等好吗?”

    乐乐皱着眉头正想拒绝,身后传来声音,“乐乐,谁来了?”

    脚步渐进,映入眼帘的正是柳宁。

    看到碧水跟司洛意,柳宁很是平静,“长公主有事?柳宁不过一届村姑,有事的话让丫鬟过来唤一声,柳宁会亲自去府上的。”

    碧水一愣,“宁宁,我,我可以进去吗?”

    听到这样的称呼,柳宁眉头一皱,“当然,乐乐开门。”

    “哦。”乐乐不情不愿的打开门。

    见此,柳宁不轻不重的道了句,“小儿顽皮,请长公主,侯爷不要建议。”

    “不会,不会,乐乐很乖。”碧水忙摆手。

    随着他们走进来,身后两个侍卫提着大包大包的包裹走进来。

    柳宁倒没拒绝,既然一点财物可以让他们心里好受些,何乐而不为呢!

    桌上,香气扑鼻的茶烟气飘渺,气氛渐渐有些尴尬。

    碧水看一眼卫离墨,“宁宁,他是?”

    “我大师兄。”简而言之的介绍。

    碧水不想放弃,接着问,“你的大师兄跟你住在一起好像不太好……”吧?声音消失在柳宁冷漠的目光下。

    “虽然长公主身份尊贵,但涟漪国好像没有哪一条国法规定,我不能跟大师兄住在一起吧?”

    “宁宁……”

    柳宁好笑的抬手打断她,“长公主,你还是喊我刘姑娘比较好,我们并不熟。”

    向来善言的碧水这一次算是栽了,哑口无言的看着柳宁,不知接下来该说什么。

    司洛意心中叹了一口气,上前一步道,“丫头,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我们是你的亲人啊!”

    听到他提及亲人,柳宁更觉得好笑,看一眼敌视两老的乐乐,“乐乐,去书房把诗经第二十页的诗抄写二十遍。”

    看到一脸严肃的柳宁,乐乐觉得有些委屈,他知道柳宁生气了,自己不该对老人不礼貌,但让娘不开心的人,他都不会喜欢的。

    听到柳宁让他回避,乐乐气恼的跺跺小脚,撅着小嘴消失在他们的视线内。

    柳宁盯着院中渐渐枯萎的花草,思绪渐渐飘远,“你们是有钱,有权……但那又怎么样呢?我不在乎,你们也看到了,因为你们,我们以后会处于多么危险的环境中,请你们离我们远远地……”

    碧水脸色煞白,就连司洛意听惯了柳宁决绝的话,此时也是听不下去了。

    “宁宁,我们是你的亲人啊,我们不是为了家族的钱财权势,我们还能活几年,只是想这剩下的时间可以跟你们生活在一起,我们不会逼你们做什么,我们想要保护你们,他们不会因为你们不回去而放过你们。

    我们的确想让你们住在长公主府,那是因为府里太冷,太冷,诺大的府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相依相伴……宁宁,不要拒绝我们好吗?我们不会伤害你跟乐乐,请相信我们,好吗?”

    “哈哈哈……”柳宁忽的笑了,笑的格外的嚣张,忽的,笑声一收,眼睛殷红的瞪着墙角的某一个角落,“你们调查了我,应该知道我在江府的过往吧?信任了二十年的亲人都会背叛我,忽然冒出来的亲人又会怎么利用我呢?我不怕,也不在乎,但……我有乐乐了,乐乐是我的命,我不会因为你们,让乐乐有一丝一毫受伤的机会!”

    碧水的脸色白得吓人,失魂落魄的喃喃道,“不管我们如何,你……你都不愿意回去,是吗?”

    柳宁背过去,盯着墙角的凋落的花儿仅剩下的的枯干,声若缥缈,“别在逼我了,你们回去吧……那么些年都这么过来了,想必,你们也该习惯了……”

    看着柳宁单薄的背影,碧水不知道是该心疼她,还是心疼自己,只得苦笑一声,“习惯,如何习惯,这么些年来,我们南来北往,坚持了那么多年,就为了找到你的母亲,我的女儿,最终……她还是死了,

    若不是知道我还有外孙女,曾外孙,我们早就随着去了。即便如今的长公主府已经不再繁荣,但你只有回到长公主府,才能保护得了乐乐。”

    碧水都已经认定了柳宁会再次拒绝。

    但,“你们……很想念我的娘亲?”柳宁转过身,低声幽幽的问。

    “是呀。”一下子,碧水的眼泪再也刹不住了,扑在柳宁怀里,嚎啕大哭,“宁宁,宁宁,她死了,她真的死了……”

    感受到怀里渐渐的湿润,柳宁知道她的心,软了。

    生硬的伸出手,在她背上轻轻地拍打安慰。

    这一天,柳宁没有答应他们的请求。

    但之后,碧水再来柳园,柳宁也不在拦着了。

    看着柳宁总算是对他们的态度有所松动,碧水心中一动,柳园来的更勤了。几乎每天一大早就来,直到吃完晚饭才走。

    日复一日,柳宁也习惯了两老一直来柳园。

    但幸福的日子总是那般短暂。

    即便两老每天多么低调,但上层圈子里的人还是很快便知道了司侯爷找到了后人。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司侯爷一代忠臣,长公主乃彩裳国贵女之首。如今长公主府找到了后人,乃可喜可贺之事,柳宁乃皇家子嗣,现今册封柳宁为安宁郡主,正月十六游街,前往皇陵拜谢祖先。”

    “臣……领旨。”司洛意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接过明黄色的圣旨。

    本来他们是不打算向外宣布柳宁的身份的,这样也能好好的保护她。但如今,也轮不到他说不了。

    孟公公笑眯眯的凑上前,“司侯爷,恭喜寻回了安宁郡主。”

    “谢谢公公。”司洛意也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熟络的拿出一个荷包,不着痕迹的塞过去。

    孟公公掂量两下手心里的荷包,感受到沉甸甸的分量,笑的更加真切了几分。

    柳园,柳宁窝在软塌上,身上盖着厚厚的袄子,手里拿着一本书,不时的翻一页。“安宁郡主?正月十六游街?皇陵拜谢祖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