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出事

第二百八十七章 出事

 热门推荐:
    除了顶层权贵,几乎没有人认识他了。

    不过,这股风还是吹到了皇室耳中。

    彩裳国皇宫中,一身蓝衣的颜苍寒手一顿,笔上的墨水滴在笔下的画卷上,瞬间,一张完美的画被染上了污渍。

    “扑通!”男子身旁装扮奇怪,有些不男不女的人一咕噜跪在地上,接连不断的磕头,脸色煞白,大滴大滴的汗水往下掉。“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微臣知错……”

    颜苍寒倒是没觉得有什么,笔一扔,端着茶水走到窗前,靠在软塌上。“起来吧……找到怀柳那丫头了?”

    那男人忙爬起来,顾不上咳得红彤彤的额头以及跪的生疼的膝盖,忙解释,“好像不是怀柳郡主,是,是怀柳郡主的女儿跟外孙……”

    见蓝衣男子眼中越来越浓的好奇,男子犹豫的接着道,“而且,而且那孩子好像还是个没有爹的,他只有一个干爹,三人住在一起。每日那男子都要去接送那小孩儿去学堂。”

    蓝衣男子挑了挑眉,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像放荡不拘,但眼中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

    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听说还是我那个六弟发现的。”

    身后的男子头垂的更低了,眼前的人表面上平易近人,但从十几个优秀异常的皇子中杀出重围的人儿又怎么如他表面上那么无害。

    登上皇位之后的他依旧时常穿着以往爱穿的颜色,一身蓝衣几乎成为他的专属。

    “的确是六王爷先得到消息的,据说是六王爷被人追杀,然后巧合碰见了。”

    颜苍寒眯着眼睛点了点头,他这个六弟一向如此,性情豪迈,不受拘束,不爱朝事,反而更爱江湖。只因为与长公主的交情,想必也不会坐视不管。

    “让人盯着就是,不用干涉,毕竟也是司家单薄的血脉了。”

    听着颜苍寒嘲讽的语气,身后的人打了个寒颤,可不是吗?以前涟漪国四大侯爷中最尊贵的侯爷,如今竟然家中只剩下两个岌岌可危的老者,几乎散尽家财,才得到这么个消息。而且还只有一个女子跟一个小奶娃子。

    若是跟长公主府有仇的人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两个手无腹肌之力的人,随便来两个人,便跟碾死蚂蚁这般简单吧!

    而他们想不到的是,柳宁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妇人,不说身后绝对支持她的清风派如今已经成长到了江湖第一大派,就说她的医术,卫离墨的武术,来刺杀的人来一只杀一只,来一双那就杀一双。

    并且,柳宁可不会放过对她,对乐乐有威胁的人。

    看着院子里到处都是的血迹,柳宁蹲下身紧紧搂住乐乐颤抖的小身子,“乐乐不怕,他们都死了,死了就什么都不剩了。”

    “娘,他们是来杀我们的对吗?杀掉他们我们才会活下来?”

    看着倔强的乐乐煞白的脸蛋却依旧昂着脑袋,眼里满满的惧怕。柳宁心里一疼,捂住乐乐的眼睛,将他按进怀里。

    “乐乐,他们都是来杀我们的,不杀了他们,他们就会杀了我们。”

    “嗯,乐乐不怕,娘,乐乐没事,乐乐不怕……”乐乐坚强的搂住柳宁的脖子,声音里掩饰不了的惊慌。

    尽管心疼的连呼吸都痛了,但柳宁也希望乐乐可以快点长大,她……不能永远跟着他保护他。

    等卫离墨将院子里的尸体处理完,便看到柳宁静静地守在熟睡的乐乐身旁,一只手被乐乐紧紧的牵着,不肯放松。

    “没事的,乐乐很坚强。”看着柳宁高高皱起的眉头,卫离墨伸过手轻轻地拍拍她的肩膀。

    “他才四岁,我就要他学会长大,我……不是一个好母亲。”柳宁苦笑的伸出手,将乐乐眉间的折痕抚平,眼里水光闪烁。

    卫离墨站在她身后,目光落在乐乐脸上,睡梦中的他依旧不安,尽管紧皱的眉头被抚平,却很快字啊一次皱起来。

    “你的敌人那么多,不是你不认,他们便会放过你们。不仅仅是你们,还有长公主府。就两个身子迈进棺材半截的老人。

    不知暗处明处有多少豺狼虎豹盯着你们老弱妇孺,想要吃你们的肉,喝你们的血。尤其是乐乐,想他安全,就要心狠,不然的话……”

    柳宁没有说话,目光落到被褥内显得格外娇小的乐乐发呆。

    果然,夜里乐乐发烧了。

    “不要!不要,娘,乐乐怕,娘……”

    柳宁的手刚伸过去,就被乐乐紧紧抓住,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

    “乐乐,乐乐乖,不怕,娘在,娘会陪着你的,乖……”

    泪再也忍不住了,大滴大滴的跌落在被褥间。

    卫离墨端来备好的药,看着眼前的场景,心中再一次酸疼。

    “夜夜想起妈妈的话,闪闪的泪光,鲁冰花,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天上的眼睛眨呀眨,妈妈的心啊鲁冰花……”

    屋内响起熟悉的旋律,不安的乐乐渐渐平静下来,再一次进入沉睡。

    “什么?!!”

    长公主碧水最为心爱的茶杯摔碎在地上,可她压根就顾不上心疼,粗喘着支起身子,就要找丈夫拼命,“司!洛!意!你不是说我等着你很快就把宁宁跟乐乐带回家了吗?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司洛意慌忙接住妻子虚软的身子,“碧水,你听我好好跟你说,你这身子要好好养,要不然以后谁来带乐乐?”

    “别转移话题,快说呀!”碧水一把拉住司洛意的衣领。

    话说,自从知道了女子死了,碧水跟司洛意虽说伤心,但还好有外孙女跟曾外孙的存在可以慰藉他们的心。

    心病解开了,碧水本来垂暮的身子也一日一日的好起来了。

    “你手下的那批人越来越没用了,明日,明日你带我去柳园,我亲自去接宁宁跟乐乐。”碧水咬牙切齿的瞪一眼司洛意,转过头下决心道。

    司洛意刚想反对,小心思一转,也是,自己都已经守了那么久,可宁宁都不曾软化,若换了碧水,说不定她会愿意呢!再说了让碧水去看看宁宁,看看乐乐,对她的身体也有好处。

    话毕,碧水还一个劲叮嘱司洛意赶紧操练手下。

    司洛意好笑的打断她,“好了,这些我来想就好了,你还是好好想想明日带什么去柳园比较好,明日刚好乐乐休沐,可以见到乐乐呢!”

    “对呀!”碧水恍然大悟,也不再缠着自家老头子了,忙唤来贴心的婆子,丫鬟,好一番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