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两百八十四章 查到了

第两百八十四章 查到了

 热门推荐:
    说到这儿,她也不想在瞒着了,苦笑一声,“我是个孤儿,这玉佩可以说是我的家人留给我唯二的东西了。”

    “你……你,娘叫什么?”老者脸色一白,慌忙站了起来。

    那玉佩他看一眼便知道,正是当年女儿身上的,那……是女儿吗?但,她又说是孤儿,那么……

    “我娘啊,她是一个普通农妇,据说是逃荒逃到我家乡的,然后被我爹救了,之后便在一起了……哦,对了,我娘失忆了,忘记了以前的事情,不过大家都叫她柳娘。”

    “她在哪?你带我去见她好不好?好不好!”老者双眼血红的冲了上来,紧紧抓着柳宁的衣领,拼命摇晃。

    柳宁的脸色渐渐发白,被紧紧拽着的衣领勒的死死的,他太用力了,手无寸铁之力的她压根都挣脱不开。

    “娘!”院子里传来一阵慌乱的呼唤。

    老者被人向外随手一丢。

    “咳咳咳咳……”柳宁躺在卫离墨怀里,拼命的咳嗽,苍白的脸渐渐染上红晕。

    “娘,娘你没事吧?娘……”乐乐跪在柳宁面前,眼泪不要钱似的往下掉。

    “咳咳,我没,没事……”柳宁努力扯出一个笑容,想要安慰乐乐。

    乐乐看着柳宁笑得比哭还难看,心中一疼,咬牙站了起来,犹如一颗小炮弹一般冲向那个被人扶住的老者。

    “都是你,你为什么欺负我娘!滚呐,滚,出去,出去!”乐乐气的眼睛发红,拳头一下又一下落到老者身上。

    老者此刻也回过神了,心中沉甸甸的愧疚让他无法躲开乐乐的拳头。

    “乐乐,过来……”

    拳头一顿,乐乐不甘心的瞪他一眼,慢吞吞的转过身。

    柳宁在卫离墨的扶持下坐在石凳上,缓了一会儿,脸色又恢复了苍白,“老人家,我说了,我是个孤儿,父母都死了,

    这枚玉佩是他们留给我的,我不会给你的,你走吧,不要再来了……”

    “你,叫什么,家住何处?”老者有预感,他的女儿也许真的不在了,但……眼前这个人应该是他的家人。

    柳宁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搂住乐乐,仿佛只有抱着乐乐,她才有勇气面对往事,“我叫柳宁,原名……刘微微,离殇人士。你走吧,不要再来打扰我了。”

    听着她虚弱而缥缈的声音,老者心里一突,离殇人士,他的女儿是被丢去了离殇吗?

    “这……是我的玉佩,你若是有事便拿着它去长公主府。”

    看一眼桌上留下的白玉佩,柳宁眼里划过一抹苦涩,这是补偿吗?伤害自己的补偿?

    “不用了,我不需要,拿走吧。”

    看着柳宁坚定的双眼,老者心里一疼,两人对视一阵儿,沉默了。半响,默默的拿上白玉佩。

    老者在侍卫的搀扶下,那一直挺直的腰身终于撑不住了,弓着腰,慢吞吞的向外走。

    看着他萧瑟的背影,柳宁心里也是一阵酸涩,苦笑,“师兄,扶我回屋休息一下。”

    “好。”

    乐乐看着本来说好了,今日给他做鸡腿的母亲,因为那个老头竟然在屋子里躺了两日。顿时,对那个老者的印象一下子低到谷底。

    “娘……”下学回来,乐乐先跑进柳宁的房间。

    “娘,你好些了吗?”

    柳宁倚在床榻上,手里拿着书,听见声响,转过头,温柔的笑着,“娘好多了,你呀!跑的那么快,看你一头的汗。”说罢,将书丢在一边,拿着手帕,轻柔的为他擦去额头的汗珠。

    乐乐眯着眼睛,幸福的笑着,“我不累,夫子今日夸我了,夸我背书背的好呢!”

    将手里的帕子放在案上,柳宁仿佛荣辱与共一般轻笑,“那乐乐今日也要好好背,明日夫子再提问你的话,你也能背的很好了。”

    卫离墨一走进来,便看到母子两个亲热的相处,不由自主的被这温馨的画面感染,面无表情的面庞带上一抹笑容。

    晚饭,自然是卫离墨准备的了,虽然跟柳宁做的有差距,但乐乐还是乖乖地吃着。母亲要好好休养呢,不能累到。甚至为了让柳宁安心,乐乐故意大口的扒着米饭。

    而长公主府内,则没有那么平静。

    书房内,一位老者,静静地翻看着手下人查到的资料。

    但他的心,可没有那么平静。

    看到柳氏死去时,恨不得此刻就冲到离殇国,杀掉那个恶婆婆;看到刘微微幸福的长大,又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心底充满了骄傲;看到江荣轩要娶别的女子时,恨不得现在就去离殇教训他;看到刘微微放弃一切,又是满满的心疼……

    半响,抬起血红的双眼,老者眼里满是复杂,原来自己一直寻找的女儿已经不在了,甚至是女婿,两个外孙都不在了,仅剩下的一个外孙女还命运坎坷……

    夜渐渐沉了,老者看着自家老婆子熟睡中还紧紧锁住的眉头,心中一叹,伸手抚平她眉间的折痕,碧水,你可知道我找到了咱们的外孙女了,她还有一个儿子呢!你放心,我一定会将她带回来的,今后,再也不会让她受到伤害!

    翌日,卫离墨送乐乐去学堂回来之后,便在门口遇到了老者。

    老者期盼的看着他,希望他可以帮帮忙。

    但卫离墨又怎会帮他,虽说那日他没有像乐乐一样冲上去,但他心中的火气一点都不比他少,冷声喝道,“我们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请别在门口挡路,再说了柳宁说过了,希望你们今后再也不要来打扰我们。”

    老者脸色一白,刚想解释。

    卫离墨一摆手,打断他,话也不说一句,便牵着马车向屋内走。

    看着大门在自己眼前毫不客气的“砰”一声关上,老者叹了口气,一直挺起的肩膀耷拉了下来。

    贴身侍卫走上来,扶着老者,皱紧了眉,“老爷,我去敲门吧,或者让他们骂我就是,何必……”

    “闭嘴!”老者脸色一寒,盯着侍卫的眼神里带上了杀意。

    侍卫打了个寒颤,不明所以。

    谁又会懂老者的伤心,都是他的错啊!自己唯一的外孙女竟然被自己伤害,曾外孙也是恨极了自己,这都是他的错啊!

    屋内柳宁感受着卫离墨身上越发浓烈的寒意,好笑的抬起头,“大师兄,你这是怎么了?”

    卫离墨当然不会再柳宁面前隐藏自己的情绪,“柳宁,为什么不让我将他赶走?”

    柳宁一顿,笔下的字糊了一团墨渍,索性放下毛笔,静静地看着窗外,“大师兄,其实,那个人可能是我的亲人……但我不会认他们。”

    感受到柳宁散发出来的伤感,卫离墨抿紧嘴唇,不知如何安慰她,默默的走到一边,泡一杯神医谷带出来的药茶。

    看着桌上热气缥缈的茶水,柳宁好笑的端起来,享受的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感受胸前的清新,“大师兄,你真是太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