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二百八十章 三个人的新年

第二百八十章 三个人的新年

 热门推荐:
    酒楼里很快便乱成了一团,没多时,大夫便被请来了。

    而刚刚挂上“柳园”门匾的小院,柳宁抱着脱下棉衣的乐乐,“乐乐,你都四岁了,等明年天气暖了,你就跟娘分开睡。”

    乐乐嘴巴一嘟,眉头变成了波浪形,一把搂住柳宁的小细腰,“不嘛,不嘛,乐乐不要,乐乐要跟娘睡……”

    柳宁好笑的掐住乐乐脸上的软肉,“你呀!今天不还说要快点长大吗?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还跟娘睡在一起呢?以前是只有一张床,你长大了,就要一个人睡了。”

    听到这,乐乐的心开始纠结了,纠结半响,在下定决心,哀嚎的扑进柳宁的怀抱,“乐乐好可怜啊!”

    屋内烧煤烧的暖呼呼的,见乐乐耍宝,她也不怕冻到他,索性搂着怀里的肉团子,在被褥上滚作一团。

    “咯咯咯……”

    银铃般的笑声传的很远,很远。

    天气越来越冷,街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每个人都裹得紧紧的,双手插在袖筒里,恨不得将脖子缩进棉袄里。

    “娘,我不冷……”乐乐幽怨的看着柳宁。

    柳宁没有理会他,生生将乐乐裹成一个球,才满足的拿起自己织的围巾,给他围上,最后漏在外面的只剩下两只大眼睛。

    乐乐眨巴眨巴眼睛,乖巧的坐在床上。

    不多时,柳宁也换好了衣服。

    虽然外面太阳高照,但满地的雪让人看着就不由自主的打一个哆嗦。

    快到新年了,他们要去办年货了,顺便给乐乐准备一份拜师礼,等过完年,要不了多久,私塾就要开课了。

    柳园门前,柳宁拽着乐乐的袖子,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卫离墨走在他们身后。

    看着他身上依旧是一身单薄的衣衫,仅仅是加了层薄棉衣,柳宁说不出的羡慕嫉妒恨,关键是还不知是她自己。

    卫离墨感受着不时落到自己身上一大一小的白眼,好笑的摸摸鼻子。

    走了好一会儿,才走到集市。

    尽管这么寒冷的天,也因为好几日没有出现的太阳,集市上多了许多人。

    边走,边看旁边的小摊,柳宁不时的上前问价,没多时,便提溜着一小兜子萝卜白菜和土豆了。实在是冬日里青菜难得,卖菜的虽多,但基本都是萝卜白菜,还有耐存放的土豆了。

    好在,还能买到一袋子黄豆。柳宁准备自己发豆芽,到时候也算是一道难得的菜色了。

    溜达一圈,买了不少食材。走到熟悉的肉摊前,柳宁笑着喊一声,“青大叔,给我来十斤半瘦半肥的好肉。”

    “得来,看这一块,顶好的半肥半瘦。”

    见柳宁点头,这才麻利的拿起大刀,手起刀落,一大条肉便落了下来。

    过了称,白花花的肉便被卫离墨背在身上。

    不远处,有着临遥镇的点心铺子,是一家十年老店。柳宁喜欢吃里面的花生酥,香酥可口。

    买了一大包点心,有花生酥,桂花糕,米糕还有卫离墨喜欢的绿豆糕。

    一圈下来,不仅卫离墨特意背来的大背篓被装的满满的,就连他身上都被大大小小的包裹挂的满满的。

    回到柳园,他们也就忙开了,没有几日便到新年了,按照习俗,他们需要将院子里里外外都打扫一个遍的。

    好在忙碌了两三天,便打扫好了。

    柳宁也坐了许多好吃的小点心,为新年做准备。

    新年如约而至,这一日,三人齐刷刷的坐在厨房内,看着桌上摆的满满的菜肴,久久都没有动。

    柳宁率先拿起筷子,给卫离墨夹了个鸡腿,“大师兄,谢谢你陪我们出谷,若是没有你,我们母子二人也不可能那么快安定下来。”

    卫离墨换掉了往日常穿的青衣,穿着柳宁为他做的新衣,一身蓝长袍,将他高大挺拔的身姿拉得修长,显得多了几分文人儒士的韵味。

    “不要谢我,这都是我自愿的,而且乐乐算是我半个儿子,不跟着你们,我还怕你亏待我儿子呢!”

    柳宁无奈一笑,“反正怎么说都要谢谢你,今天是我们三个过得第一个新年,希望我们以后都好好的。”

    卫离墨跟柳宁对视一眼,相视一笑,不约而同的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三个人的新年虽然有些安静,但却很是温馨。

    依照往常的惯例,柳宁陪着乐乐一起燃放了四个孔明灯,站在院里看着那高高升起的孔明灯,心里一片火热。

    第三日,柳宁带着乐乐赶往刘家村。

    南宫辰傲再次体现了他的体贴,细心。

    柳宁刚走到半路上,在刘家村蹲守了好几日的江荣轩就被他派过去的人马吸引走了。

    坟前,柳宁静静的站着,半响,才张口,“爹,娘,过年了,我带乐乐给你们拜年来了,我还给你们带了许多的银钱,你们不要省着,多花点……”

    说着,还拉着乐乐跪下,说着说着,眼泪便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乐乐见此,轻咬一下嘴唇,接着道,“姥爷,姥姥,大舅,二舅,过几日,乐乐就要去私塾了,乐乐好好学习读书,写字,但等乐乐长大,乐乐要去赚银两,不会去考状元,乐乐会保护好娘亲,不会让别人伤害她了……”

    转过身子的柳宁,再一次没有控制住,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就在这时,暗处忽然闪现一个黑衣人,不等靠近,便被卫离墨拦下来。

    黑衣人不恋战,很快便收手,恭敬地朝柳宁低头,“小姐,江荣轩正在朝这里赶来,估计两刻钟之后就到,请小姐赶紧离开。”

    “知道了。”

    柳宁擦掉脸上的泪水,转过身,努力的勾起嘴角,“告诉哥哥,干爹干娘,我很好,乐乐也很好,请他们放心。”

    “是,小姐。”

    柳宁对着坟墓说个不停地小机灵鬼道一声,“乐乐,我们该回家了。”

    “哦,好。”迅速将手里还没烧完的纸钱扔进火堆,乐乐忙牵着柳宁钻进马车内。

    等江荣轩赶回来时,看着坟前颜色分明的车辙,气得眼睛都红了,咬牙骑上马,冲着车辙的方向追过去。

    但没走多远,车辙便消失不见了,不!不是消失,而是被人掩盖了!

    “南!宫!辰!傲!”江荣轩怒不可遏的吼叫着,这声音像沉雷一样滚动着,传得很远很远。

    发泄之后,江荣轩从马儿身上跌落在雪地上,仰视着阴沉的天空,他的心中满是迷茫,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能挽回他深爱的妻子?甚至到现在,他连她在哪都不知道,只能依照最笨的方法,在这里守株待兔。可是……就连这样的机会他们都不给他。

    柳园内,柳宁忙碌个不停。

    乐乐一直在柳宁身旁打转,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结实而又美观的书包从柳宁手里“变”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