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二百六十一章 落崖

第二百六十一章 落崖

 热门推荐:
    “小姐,你别信他的,那都是假的!假的!”

    为了冲微微喊一句话,赵元峰再一次躲闪不及而挨了一剑。

    看着手中绝杀令底下江荣轩的签字,微微低喃着,“不是假的,不是……”

    抬头看着认识才多久的人啊!他们为了救自己,放弃自己的生命,可他呢?为什么自己已经退让到这个地步,他还是不放过她!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啊,即便……即便做不了夫妻,也可以做兄妹,做朋友的啊!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为什么?原来他们那么多年的情分在他眼中一文不值吗?

    “江荣轩!!!为什么?为什么……”微微扑到在雪地上,瘦弱的拳头一下又一下的砸在地上。紧紧握着的拳头,精心修剪的指甲将掌心刺破,鲜血一滴又一滴的洒落在雪地上。

    这一刻,她感觉不到冷了,也感觉不到痛了,因为……心,生生被挖掉了,心,空了……

    不管赵冰枫二人心中有多么着急,多么担心微微,都无法从众多对手之中脱身。

    按着雪地,摇摇晃晃的站起身,看着因为越来越多黑衣人加入,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甚至成了血人的赵元峰。微微冷笑的转向那个似乎是首领的黑衣人,

    “只要我死了,你就会放过他们了是吗?”

    “……是。”

    “哈哈,那好,我死!”这一刻,微微笑的很轻松,她再也不用那么痛,还要背负那么多人命活下去了,真好,真好啊!

    “不,小姐,小姐不要!她们都是骗子,噗!”赵冰枫忽的被一拳轰飞出去。

    看一眼浑身伤痕的两人,刘微微轻笑着,泪水从眼角滑落,“冰枫,元峰,能逃就逃吧……”

    “小姐,少主很快就赶来,很快!你相信我!”赵元峰惊慌失措的低吼。心中祈祷,少主赶快来,快点!晚了就来不及了!

    想到他们路上放的信号弹,微微反而安心了,“那就好,你们会活下去的,但我……”说到自己,微微苦笑眼里满是空洞,“不想活了,不想……”

    慢慢退到悬崖边,转过身,在黑衣人期待,冰枫二人惊恐的目光下,她轻笑着,“你们一定要活下去哦!”

    那笑容纯洁,美丽的让人心惊!

    就在他们瞪大眼睛,沉醉在那双美丽的眸子里,

    微微慢慢的向后倒去。

    但此刻,飞速而来的箭一下子射在微微胸口上。

    “嗯……”闷哼一声,鲜血顺着嘴角留下,重力的冲击下微微跌落下悬崖。

    “不……小姐!!!”这一刻,赵冰枫发挥了惊人的力量冲出包围圈,向着悬崖跳下去。

    眼睁睁看着小姐跟妹妹跌落悬崖,赵元峰急的眼睛都红了,痛吼一声,“啊……”但身前被越来越多的人包围,他冲不出去,并且再也抵挡不住众拳,被打的奄奄一息。

    看一眼倒下的赵元峰,黑衣首领解开面纱,在明亮的月下是那般的熟悉。

    江府,书房内的江荣轩看着微微的画卷,忽的捂着胸口,皱紧了眉,压抑着心中的绞痛,但越来越重的痛苦,让他再也忍受不住的蜷缩在地上,闷哼一声,“嗯……微微……”

    而收到特殊信号的南宫辰傲,脸色骤变,顾不的召集众人,丢下一句,“爹,快让人去安若村!微微出事了!”活落,人已经消失不见。

    南宫修杰一愣,忙站起身,与妻子慌得将桌子都掀翻了。

    但却晚了一步,等南宫辰傲赶到安若村外,远远看着村子里的火光,心中一惊,速度再提了一个等级,“微微……”

    冲进微微的小院,看着满院子的尸体,满地的鲜血一下子将他心中的侥幸打消了。顺着痕迹,慌乱的冲进山林。

    路上,没经过一具尸体,南宫辰傲的脸色便更沉了一分。

    好不容易冲过树林,便看到一具熟悉的“尸体”。

    “少主,是赵元峰!”未墨率先闪身走过去,手放在他的脖颈,松了一口气,“还活着!”

    南宫辰傲脸若冰霜的蹲下来,压根不顾及他身上的伤,狠狠摇晃着他的肩膀,“赵元峰醒醒!赵元峰,微微呢?微微在哪?!!”

    “咳咳!”赵元峰慢慢的张开眼睛,看到南宫辰傲,心里一喜,张了张口,还未说话出话,嘴里涌出一口鲜血,“噗……”

    “微微呢?微微在哪??”顾不上被喷的满脸鲜血,南宫辰傲迫不及待的问。

    “咳咳……”赵元峰伸手指着悬崖。

    南宫辰傲的脸色更沉了。

    “跳,跳崖……还,还有冰,枫……”话落,整个人心安下来,昏迷了。

    南宫辰傲转过身,咬牙看着悬崖,不等未央说话,快步冲过去,跳下去。

    未央见此,疾步冲上来,“少主!”,却只抓住他的衣角。

    趴在悬崖边,看着迅速掉落,很快身影便被浓雾挡住,未央咬牙爬起来,迅速放了个信号弹。

    鲜艳的烟火在黑暗的天空迅速点亮,然后消逝。

    转身往赵元峰嘴里塞一颗救命的药丸,便留在此地等人赶来。

    南宫修杰带着怎么说都要跟来的妻子迅速的带人赶来。

    “什么?微微跳崖了!!!!”孔亦瑶身子一晃,差点晕倒。

    “是,少爷也跳下去了。”未央满脸复杂的解释。

    顿时,孔亦瑶的眼泪就掉了下来,瘫在南宫修杰怀里,拉扯他的衣襟,“相公,快让人救微微,快啊……”

    “放心,夫人,你跟赵元峰一起回门派,”不等她开口,严肃道,“听话!不要耽误时间!”

    孔亦瑶一噎,胡乱点头,眼里满含着热泪,“相公,一定,……一定要找到微微。”

    儿子身手好胆子大,在崖底能够自保,她毫不担心,但微微怎么办啊?她手无寸铁之力,还怀有身孕!更何况那么深的悬崖啊!

    “放心!”南宫修杰郑重其事的点头,扒拉下来孔亦瑶紧拽着他的衣衫,吩咐人将她送走。

    这个悬崖很深,他们清风派的人都知道,深不见底。

    一想到这儿,南宫修杰忙甩甩头,吩咐人,迅速赶到崖底搜查!

    崖底,南宫辰傲依靠他深厚的内力,好不容易在掉落过程中控制住急速下降的身子,尽管风很大,吹得他的脸都变形了,但他依旧将眼睛睁的大大的,观察四周有没有微微的痕迹。

    不多时,微挑的凤眼便被风吹得通红,甚至流泪。

    忽的,南宫辰傲眼睛一亮,远处的灌木里蜷缩着一个桃红色的身影。

    伸手在腰间摸一下,取出软剑,内力一出,薄薄的剑刃透出凛冽的煞气。运转全部的内力,狠狠的往身边的石壁上刺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