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偷儿

第二百一十七章 偷儿

 热门推荐:
    “那是我偷的,你快还给我!”男孩儿一下子扑倒在林木脚下,紧紧抱着他的大腿,死活都不准林木离开。

    林木看着男孩脸上的委屈,只好解释,“这是我家少夫人的荷包。”

    “你们都是坏人,我这是劫富济贫,你快给我,她那么有钱,就少了几两银子而已。”

    林木眉头一皱,“少夫人是好人!”

    浑身脏兮兮的孩子被林木吓了一跳,抬手抹一把脸上的泪水,黑乎乎的脸上更脏了,“那是我的,我偷来的就是我的了,我还要给弟弟妹妹买药治病,你不能拿走,不能,你不能……”

    看着这个七八岁的孩子,林木忽然想到他跟妹妹没被江家收留之前的日子,心软了,叹了口气,“你带我去看看你弟弟妹妹,我带他们去医馆。”

    “真的?”男孩惊喜的抬起头,脏的看不出模样的脸蛋上,那双大大的眼睛里满满的是欢喜。

    林木没有说话,点了点头。心想不就是两三个孩子吗?到时候带到医馆里,给几两银子也就好了。

    但,不管他是怎么想的,等看到破庙里二十多个小乞儿,面瘫似的脸还是裂开了。

    “大哥!你回来了,小七小九烧的更厉害了。”

    “大哥,你找到银子了吗?”

    “大哥,小七小九要不行了!”

    “大哥……”

    揉了揉被吵得嗡嗡响的脑袋,林木抿了抿嘴唇。

    被林木脸上的冷意吓到了,庙里渐渐安静下来。

    “哥哥,那就是我的弟弟妹妹,小七,小九生病了,他们已经烧了两天了……”男孩儿指着躺在角落里的男孩儿和女孩儿,不由得害怕,泪水掉了下来。

    林木走上前,看一眼,两人面色潮红,嘴巴干裂,一看就是发了高烧。

    不在意他们身上的脏污,抬手放在他们额上,这一下便皱起了眉,“快送医馆。”

    “我们没有银两。”男孩儿眼睛红的跟只小兔子似的,可怜兮兮的抬头看着林木。

    “我付银子,快带我去医馆。”林木伸手一手抱一个,将两个孩子抱在怀里。

    “真的?那太好了,大哥哥,快跟我走!”大男孩喜形于色,走在前面。

    见他们要离开,剩下的小人儿要想跟着,“大哥,我跟跟着你吧!”

    “就是,大哥,万一他是骗子怎么办?”

    “大哥……”

    林木皱了皱眉,有些怀疑自己这好心是不是用错地方了。

    男孩儿小心的打量一眼林木,见林木脸色有些难看,连忙呵斥,“说什么呢!这是咱们的恩人,老二,三妹,你们看好家里,我带小七小九去去就来。”

    “好,大哥,你去吧!我跟三妹会好好看家的。”一个男孩从小萝卜头里面走出来。

    “是呀,大哥你快去吧!”一个女娃子站在他身后,担忧的看一眼林木怀里脸色通红的小七小九。

    见此,剩下的小萝卜头这才不闹了。

    等林木将小七小九带到医馆安置好之后,这才去找刘微微。

    茶馆里,一直等的人没有来。

    林语的眉越皱越紧,眼睛一直盯着窗外,无奈的吐槽,“我哥不会是被那小鬼给拐跑了吧?!”

    “也许吧。”刘微微反而不着急,林木一向办事稳妥,肯定是有事耽误了。

    这不,说曹操,曹操到。

    林木出现在她们视野之内。

    感受的落到自己身上的视线,林木头一抬,果然,是她们。

    过了一会儿,

    “咚咚!少夫人。”包厢外传来敲门声。

    “进来。”微微端起茶水,抿了一口。

    林木走了进来,不等他说话。

    风一吹,包厢里弥漫开某种味道。

    刘微微脸一黑,将茶水放到桌上。

    林语可不会忍着,一手捏着鼻子,“我说哥,你这是跑到猪圈里了么?怎么那么臭?!”

    林木的面瘫脸裂开了,小心的看一眼面无表情的刘微微,掏出怀里的荷包,“荷包被一个小乞丐给偷了,他是想带他生病的弟弟妹妹看病……”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林语赶紧拿过荷包,撇撇嘴,“先给我吧还是。”

    微微放在桌上的手,敲了起来。

    “砰!砰!砰……”声音仿佛落到了林木心上一般,压抑的有些喘不过来气。

    半响,微微转过头看向林木,问道,“你觉得该怎么做比较好?”

    林木抿了抿略微苍白的唇,思索了一番,道,“他们虽然还小,但如果将他们养大,那会得到他们的忠诚,以后少夫人可以安排他们做许多事情,比较安心。”

    看着林木越发天真的脸,刘微微摇摇头,讽刺的笑了,“养他们?我养他们要花多少银两?他们又能帮我赚多少银两?既然都是付工钱,找谁做不是做?”

    林木的脸色一白,头渐渐低了下去。他没有想到微微是这样的人。

    微微转过头,看向外面渐渐深了的夜色,冷声道,“林木,今日你因为你一时的好心,可曾想过,若此时我跟林语遭遇了什么事情该怎么办?到时候你还会觉得你只是善心吗?爹娘为何只让你们二人跟着我们,轩轩现在去考试了,才一天,你就这样玩忽职守,这样你觉得对得起谁?”

    话不重,甚至还轻飘飘的。但这些话犹如重重的拳头,砸在林木心间。

    这一番话说完,不只是林木的脸色发白了,甚至是一旁说笑的林语脸色也不对劲了。

    想到那种可能性,林木心里哪里还有不贫,仅剩下的是满满的悔意。

    “扑通”一声,林木双膝跪在地上,“林木知错,请少夫人责罚!”

    刘微微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折痕,失笑,“林木,你觉得什么事情都可以用责罚来挽回吗?是,你这些年与林语的确是在我跟轩轩手下做了很多事,但仅仅只要有一次的错,那便就是错,不可能功过相抵,更何况你心里真的认识的错了吗?”

    这一次的确是没有出任何事情,但她带着林语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要是有个万一呢?

    “林语,走回家。”这一次,微微真的是怒了。

    看着跪在地上的哥哥,林语咬了咬嘴唇,不忍的开口,“小姐。”

    “你也不想跟着我了?行,你们俩一块儿在这儿呆着吧!”刘微微眸子一冷,甩袖离开。

    见此,林语纠结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

    林木眉一皱,瞪她一眼,“还不快跟着少夫人!”

    “哦,好,哥,你好好跟少夫人道个歉……”林语连忙道。

    “赶紧的!”林木冷喝一声。

    林语慌忙走下楼。

    此时,刘微微正被小二拦着,要茶水钱呢!

    她的荷包都被抢了,哪里来的茶水钱。正黑着脸,见林语跑下来了,指着她低吼,“她付钱!!!”

    “对对,我付!我付!”林语连忙掏钱。

    小二这才不在拦着刘微微。

    刘微微气呼呼的向前走着。

    她在前,林语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