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抢劫

第二百一十六章 抢劫

 热门推荐:
    随后,一位考官慢悠悠的走出来,站在考场门口,声如洪钟的大声介绍着考试主意事项,

    “甲洪年河南府乡试辰时开始考试,巳时闭场,逾时不予进入考场,视为考生自动放弃此次考试,凡进入考场的考生不予携带书籍……”

    江荣轩是早已检查好了的,转过身看向刘微微,“回去吧。”

    微微只顾点头,却不动弹。

    江荣轩也不催她,整理一下携带的东西,便转身进场。

    他进场比较早,可以挑选一个好一些的号房。

    一间间看过去,比较一番选了一间号房。

    见他进去了,刘微微也不站着了,寒风吹来,打了个寒颤。

    林语连忙扶着她,“少夫人,咱们走吧!”

    “嗯!”

    转过身,微微看到了队伍中央一个熟悉的男子,

    此人正是小白花张冰蓝刚嫁的小相公,宋雨堂。

    张冰蓝也看到了她,目光一闪,只扫了她一眼便急急的将目光移开了。

    微微看了看宋雨堂,将他前后左右的考生全都记在脑间才离开。

    回到小院的微微也没闲着,整日翻看着送来的账本。

    但夜里,没有江荣轩的陪伴,一时间有些不习惯了,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林语。”

    “少夫人,你还没睡?”外间,林语特意搬过来守着。

    “睡不着,有些担心。”

    林语抿嘴偷偷笑了,“少夫人这是担心少爷吧,没事的,少爷的学问是老爷亲自教导的,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也是……”其实微微不是为了这个担心,江荣轩的学问极好,即便陪她打理店铺,到处玩耍都未曾丢过功课。

    她只是没有江荣轩在身边,有些睡不着罢了……

    但这种事情,怎好说给别人听,强制自己闭上眼睛,数了好久的绵羊,才睡着。

    翌日,一大早,微微便睡不着了。

    索性起床,这几日趁江荣轩不在好好打理一下手里的店铺。

    这不,还没来得及吃早膳,已经来了两拨送账本的人了。

    感慨完自己的辛苦之后,迅速吃完早膳,便坐定在桌前。

    见微微一心一意的翻看账本,林木走得远了些,林语也只是脚步轻轻地走过来奉茶,然后拿着托盘退下去。

    “啪!”白嫩的小爪子将账簿一把合上,

    “终于看完了!”微微懒散的倚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转转脖子,伸长胳膊砸砸自己酸疼的脖颈。

    屋外静静候着的林语见此连忙走进来,“奴婢给少夫人按按吧。”

    “嗯,好。”刘微微站起身,走向内室的床榻,

    走近床榻,毫无形象的踢掉绣花鞋,懒散的趴在床上。

    林语坐在床畔上,力度适中的给微微按摩。

    微微渐渐放松下来,在林语高超的按摩术之下,慢慢的合上了眼睛。

    见此,林语手下的动作更轻了,

    半响,轻轻地站起身,拿起薄被盖在微微身上,脚步轻巧的走出去。

    “吱呀!”门被林语慢慢的关上了。

    院中守门的林木挑了挑眉,“少夫人睡了。”

    “嗯,哥,你想吃什么?我们先吃,少夫人昨晚睡得不好,估计要睡一会儿呢,等会儿我再给少夫人做一些。”

    “随便做点就好。”

    林语了然的点点头。

    等微微醒来,已经未时了。

    摸着咕咕乱叫的肚子,微微难得的对林语红了脸。

    林语体贴的忍着笑,“奴婢给少夫人准备好了饭食,这就端过来。”

    “嗯,我的肚子都要饿扁了。”

    林语快步走向厨房,将准备好的饭菜端来。

    吃完饭,又过了一段时间。

    揉揉圆滚滚的小肚子,刘微微皱着眉,“咱们去铭品阁还有鸿运酒楼看看吧!”

    “好的,少夫人。”

    微微一声令下,林木准备牵马车出来。

    摆摆手,微微笑道,“今天不坐马车了,咱们走着去。”

    “是!”林木身子一闪,不知藏到哪个角落里去了。

    “咔嚓!”院门落下一柄大锁。

    “走吧!”微微笑眯眯的转过身。

    林语连忙跟在她身后。

    穿过幽深的小巷,视野便空旷了许多,是一条大道,沿着走一会儿,人便多了起来。

    虽然没有集市上的人多,但因为春闱的原因,也算是到处都很热闹了。

    沿街走了一会儿,微微眼前一亮,指着那喊着,“糖葫芦喽,糖葫芦喽……”的老伯喜道,“我要买那个。”

    林语看一眼,好笑,少夫人还是没有长大啊,就爱吃这些小孩子爱吃的零嘴,不过,山楂消食,对微微刚刚好。

    点了点头,道,“那少夫人你就在这等我,我去去就来。”

    “好,你快去吧,我就站在这儿!”迫不及待的微微,推了一把林语。

    街上的人不少,林语连忙去买,唯恐回过头,她家少奶奶被人拐走了。

    “老伯,我要一串。”林语好不容易挤到老伯身旁,道。

    老伯看着林语身上的衣裳,便知道不是贫苦人家,眼珠子一转,打着小心思,笑呵呵的从柴禾棒子上拔下一根,“姑娘,我家糖葫芦跟别家的可不一样,里面加了特殊的秘方,十文钱一根。”

    “哦?”拿出钱袋的林语动作一顿,眼睛一眯,浮现一抹冷光,她可不是第一次买这个了,怎么可能要十文钱,以往都是二文钱一根的,更甚至,在乌镇时,经常被微微光顾的老爷爷还特别喜欢她,非要送给她吃,好说歹说,只愿意收下一文钱。

    不等林语教训她一番,便听到了微微的喊声,“呀!小偷!来人啊,抢劫……”

    林语脸色一变,急忙转过身。

    还好,微微知道暗地里有林木守着她,只是喊了一声,没有去追跑远了的小偷。

    林语连忙挤开人群,跑过来,拉着微微的手,上上下下打量,“少夫人,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就是荷包被偷了,我没事,你别担心。”微微忙道。

    原来,微微按照林语的话站在原地没动,索性身旁有一个小摊位,卖着一些小饰品,她饶有兴致的看着。

    刚拿起一个别有风味的头花,正欲问摊主怎么卖的?

    腰间便一重,荷包没了,身边一个半大的小孩儿拿着荷包向前跑去。

    抬头看一眼,跑远了的小偷身后跟着一个熟悉的黑衣人,林语舒了一口气,“没事,哥哥去追他了,小姐我们去那边等等吧!”

    看一眼林语指着的茶馆,门匾上刻着一个景家茶铺的记号,便知道是景明轩他们家的。

    不过周围也就只有这么一家茶铺方便等人了,

    买下那个喜欢的头花,跟摊主说一声,等会儿林木找来时,告诉他,她们是去茶铺了,便离开了。

    走进茶铺,要了个靠窗的包厢,喝着茶,静静等待林木。

    而林木在小巷子里抓到这个半大的小子,第一次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只好从他手里拿过微微的荷包,丢下他,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