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故意而为

第一百九十三章 故意而为

 热门推荐:
    “这个?那个小院子肯定要好好收拾一番的,等收拾好了,二老爷肯定会带着少爷,小姐来见您的。”张伯心里喊糟,连忙为几人找借口。

    “嗯,这还差不多,哪有来了不见长辈的,行了,知道他们累,晚上就不举行宴会了,等明日吧!”

    “是,我这就去通知主母。”张伯领命前去。

    江老爷子也呆不住了,迫不及待的的就想去找孙子,孙女,但……“嗯,我是长辈,长辈,要等着,等着……”

    索性大家都知道江老爷子这脾气,等收拾完,吴淑珍就拉着微微去梳妆打扮了。

    “微微见过爷爷奶奶,伯母。”跟在江荣轩身后跪在地上。

    江老婆子依旧不待见他们,冷哼一声,转过头。

    江老爷子笑盈盈的,“快起,快起来。”

    江主母也是脸带优雅的笑容,让人看不出她在想着什么。

    江家主就更省事了,压根不在。

    江主母丢下一句,“你大哥也不再,听爹说明日在办宴会,那大嫂我先去准备一番,小弟你跟弟妹陪陪爹,我扶着娘回去吧!”

    “大嫂有事便先走吧!”江博廷儒雅的笑着,不动声色的回应。

    看着一老一中两位妇人带着一堆半大不小的萝卜头走掉之后,刘微微蹦出来,“爷爷,我给你带了礼物呦!”

    江老爷一听孩子带了礼物给自己,那点故意摆着的姿态早就丢下了,深怕这个“臭丫头”反悔。

    “在哪?在哪?快拿出来给我看!”

    有江老爷子的庇护,刘微微在江家过得也算舒心。只除了……有些不长眼的人故意出来找事

    天气难得晴朗,刘微微拉着林语坐在院子里晒太阳。

    自从那一次出事,江家人压根不敢留下微微一个人,这不,吴淑珍夫妻俩出门找好友玩,便留下的江荣轩陪着,就站在不远处舞剑。

    “哎呦,五妹妹,你快看,那是谁呀!竟然喜欢玩那么低俗的游戏,果然是从农家收养的,上不得台面。”

    刘微微饶有兴致的转过头。

    只见三四个奶嬷嬷和四五个丫鬟,簇拥着两位小姐走上前。

    只见前面那位年约十五岁,身量高挑,体态婀娜,朱唇粉面。偏偏脸上的嫉妒神情,让人看了厌恶,令人对她的印象大打折扣,她头上戴着金丝孔雀绿头簪,上身蝶恋花朱红色水袖,下着翡翠散花飞流裙。

    后面那位则与她的华贵相反,一身浅蓝色衣裙,头上精致简单的发髻,搭配着几根银簪,水灵灵的大眼睛,仿若下一面就要哭出来一般的娇娇人儿。

    “瞧四姐说的,刘小姐也不想的,毕竟家世不太好。”娇娇女若无其事的扇风,让所谓的四姐更生气了。

    看着这么明晃晃的一朵大绿茶婊,刘微微嘴角抽了抽,心道她的道行还有些浅呐,什么时候能修练的让人看不出来,她就成功了。

    见刘微微不搭理她们不说,还神游,“四姐”气得脸色发白,斥骂,“喂,跟你说话呢!什么规矩啊,还不理人!”

    刘微微回过神,耸耸肩,看到了向她们走过来的江荣轩,饶有兴致的点点头,“嗯……江家的规矩,我自小就被义父义母收养了。”

    “你!”四姐被堵住了嘴,她也是江家的一份子,总不好说江家没规矩吧!

    “刘小姐,你跟四哥定亲了吗?”白莲花眼珠子一转问。

    刘微微点点头,“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刘小姐,你是农家出来的,更何况都不知道父母是谁,怎么能跟四哥定亲了呢!四哥可以配跟他家事相当的妻子,以后有很大一份助力呢!”白莲花责怪的看着刘微微。

    “是吗?”刘微微笑眯眯的看向她们身后的面若冷霜的江荣轩,“轩轩,她们想给你说一门好亲事呢!要不要咱们先退个婚,以后你找个更好的。”

    “你敢!”江荣轩吼一声,然后转过头看向脸色发白的两位小姐,“你们是谁?来这干嘛?”

    四姐被浑身带着冷气的江荣轩吓到了,浑身颤抖着答,“四哥,我是……”

    “谁是你四哥,别胡乱攀亲戚,我爹娘只生了我自己,我也不管你们是谁?谁准你们进来的!进来想干嘛?啊!你以为你是谁,还敢给我说亲,看在你是江家人的份上,滚!”

    “四,哥……”那位四姐还想说什么。

    江荣轩眼一瞪,“林语,将她们丢出去!”

    “是少爷!”林语早就看她们不耐烦了,竟敢这样说小姐,不过看小姐饶有兴致的份上,一直压抑着,这不,三两下就抓住两个丫鬟向院子外面拖,边托,边喊,“夏涵,过来帮忙!”

    “哦,好好,好……”傻站在一边的夏涵连忙回神,走去帮忙。

    尖叫中,一行人被拖了出去。

    “还有你,下次再敢说退亲……”

    被江荣轩那阴森森的视线盯着,刘微微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你还想把我丢出去啊!”

    江荣轩笑了,笑的令人胆寒,“不……不会丢出去,跟爹娘说,咱们早点成亲。”

    “噗……”喝茶的刘微微被气笑了,“你说成亲就成亲啊!”

    江荣轩心里一堵,也不理这个言笑晏晏的小家伙儿了,转身,黑着脸走了。

    看着他将剑舞的跟跳舞一般,赫赫生风,竹林齐刷刷的倒了一片,刘微微小声的跟林语嘀咕,“林语,林语你快看,轩轩他吃醋了。”

    声音没有一丝要掩饰的样子,似乎就是故意想看江荣轩黑脸的样子。

    林语尴尬的扯了扯嘴唇,小姐啊!你可别害我,少爷听得到的。心里不断念叨着,我没听见,没听见,啥都没听见……

    果然,江荣轩身子一震,脸色更黑了。

    江荣轩将四小姐,五小姐丢出院子,犹如石子扔进了大海,连一点水花都没溅起来,反倒是再也没有小姐,少爷往这边跑了。

    许是江老爷子下了命令吧!刘微微心道。毕竟那么远,就是专门来找茬的,说是来串门子的,可也要有人信不是?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在江老爷子的极力挽留下,她们多住了两天。

    回到乌镇以后,刘微微的活动范围被吴淑珍圈在江府之内。

    “义母……我好无聊啊!你就让我出去玩玩吧!”

    只见繁花似锦的花园里,一个青春靓丽的小姑娘拉着优雅气质的女子撒着娇。

    “不行,你已经快要十五岁了,怎么能还像以前那样老是跑出去玩呢!那样外人会说你的,乖,义母陪你下棋,看书。”女子端着一杯茶水,轻轻的抿一口,大方得体的放下茶杯,拍拍挽着自己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