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打擂台

第一百九十二章 打擂台

 热门推荐:
    刘微微喝着庄子里奉上的花茶,有一下没一下的翻着账本,“轩轩,你说咱们要不要再开几个铺子玩玩?”

    “你觉得现在不够累?”江荣轩坐在一旁,也在翻看账本,看过的摞了一堆,没看过的更是堆了好几堆。

    刘微微抬眼一瞅,顿时打消了想法,小脑袋摇个不停,“还是算了,已经够忙了。”

    江荣轩宠溺的勾了勾唇。

    一旁的管事,低下的头再向下低了低,恨不得自己不存在,这一碗狗粮啊!

    品茶的微微诧异的眨了眨眼睛,不敢相信的放下茶水,趴在账本上,这下子总算是看清楚了,怒吼,“赵初,这是怎么回事?”

    赵初抬眼,看到微微手指着的用红笔特意圈出来的鲜明圈子,站住来解释,“小姐,是景家的茶馆他们突然降价,然后客人都去他们家了。”

    “降了多少?”刘微微咬牙切齿的问。

    “回小姐,降了一半。”

    “那你是怎么应对的?”眯着眼睛看着赵初,似乎他不给她说出一个好招数,她会扒他一层皮。

    赵初被吓得一个哆嗦,后背都要冒汗了,唯唯诺诺的低下头,“回小姐,没有降价,我们的花茶虽然是自产自销,但若是紧跟着降价,那以后就不好在跟景家打擂台了。”

    刘微微满意的笑了,“没错,就这样干,不准降价,我的花茶那么好,还降价,美的他们,爱喝不喝。不是说要开分店吗?刚好,把这些存货直接调到那边。这家直接关门,进行装修,等我想好再说。”

    “是,小姐。”被表扬了,赵初觉得自己的腰板子都挺直了。

    刘微微随手再翻了几页,见后面的几乎都没客人了,心里的火气越来越大,“啪!”账本被摔在桌上。

    吓得在场上的掌柜纷纷向后退两步,以免遭受池鱼之祸。

    “怎么了?”江荣轩扔下一堆账本,以及掌柜,走过来,宠溺的笑着。

    气呼呼的刘微微眼一瞪,将火气都出在他身上,“都是你那个好兄弟景明轩,自从那次在铭品阁故意让她妹妹找我事儿之后,又开始找铭品阁事儿了!”

    江荣轩宠溺的捏捏微微气嘟嘟的小脸,闻声哄着,“不气不气,我帮你出气。”心里景明轩的好印象直接被打入谷底,定性为,不再是朋友而是——敌人。

    若是景明轩知道江荣轩是这般的见色忘义,一定不会那么欢快的期待看江荣轩的戏码了吧!可惜……他不知道,或者是明知故意而为,只为了看一场好戏。

    被捏着脸蛋,刘微微吐字不清的说,“不……不行,你,不,不准插手,我要跟他决斗,一定把他的茶馆压下去!”挥手把他的手拍下去,揉揉被捏变形的脸蛋。

    “好,你好好玩。”江荣轩被打发走,还笑眯眯的。

    “被迫”看两人亲密相处的掌柜们,两眼放光,心道,这下回去可要好好吹吹了。

    就这样,镇上等着看笑话的铭品阁,一天之内集体关门了。

    这下子,不管是茶馆,酒楼还是其他店铺的主子,都诧异了,本来他们还都等着看铭品阁降价,他们好趁机多买些花茶喝喝的。毕竟这花茶的价格不低,他们就是想喝,也不能那么大手大脚的。更何况平日里不舍得喝的贫民了,正等着,趁此机会好好喝一次呢!

    “小姐,铭品阁已经关门了。”林语站着禀告。

    刘微微点点头,“嗯,知道了,铺子里面的下人都放假了吧!”

    “是的小姐。”

    “嗯。”刘微微满意了。“这下,就让景明轩他们好好赚一次吧!”

    江荣轩听此,宠溺的戳一下微微的额头,“你呀!就是调皮。”

    果不其然,半月之后,出来玩惯了的夫人小姐们,一时间找不到落脚之处,更是没地方供她们八卦喝花茶的了,纷纷去了景家的茶馆,

    一时间景家茶馆饱满,但那里面大多都是些粗糙汉子,哪里有专门为了妇人设计的铭品轩看的顺眼,喜欢。

    忍着心里的不适走进茶馆,要了个包间,等喝到茶之后,那脸上是一阵青一阵紫呀!

    “小二,你们这茶怎么那么涩!”

    “小二,这茶是人喝的吗?”

    “小二,你们这茶怎的那么难喝?”

    “小二,给我加糖!加奶!”

    ……

    景明轩看着一个个苦着脸跟自己抱怨的掌柜,笑了,“这丫头还真是……”

    不管景家茶馆怎么“热闹”,刘微微都不知道了。

    “轩儿,微微,你们爷爷来信了,今年必须去燕京过年,否则要断绝关系。”江博廷将老头子来的信放到桌上,无奈的说。

    刘微微拿过信,看了个仔细,拍到江荣轩胸前,“找你的!”

    江荣轩将信拿到一边儿,不看都知道肯定是老头子质问他秋闱的事儿。“那咱们就去呗,爷爷肯定又给微微准备了好多好玩的。”

    吴淑珍没好气的瞪他,“哪有念着长辈礼物的。那行,我让人准备准备。”

    江博廷抬眼看向微微,问,“微微,铭品阁什么时候开?”

    刘微微耸耸肩,拍开捣乱的江荣轩,“嗯……明年吧!现在赵初正在别的镇上忙着呐,等过完年,刚刚好,在开张。让景明轩好好玩玩,多赚点银子。”

    吃饭的江博廷摇摇头,这些天他可是知道的,景家的茶馆没赚到银子,反而是亏了不少,茶馆里每天都有层出不穷的问题。

    刘微微撇撇嘴,这景明轩就是找茬,要不,他们一个做男的生意,一个做女的生意的,压根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茶馆,竟敢跟自己找茬,还,半折!那就让他好好半折吧!亏死他!

    总之,江家人一走了之,留下乌镇等着铭品阁重新开张的夫人小姐们傻眼了。

    刘微微才不管他们如何吐血呢!悠哉着坐着马车,犹如玩耍一般,看着山山水水,甚至还萌发了游玩的心思。

    不过,赶时间去燕京过年,没有这个机会了。

    半月之后,燕京的江府后门悄无声息的停了几辆马车。

    随着江府后门的锁落下,刘微微再一次来到了燕京。

    “老爷子,二老爷一家来了。”张伯红光满面的站在江老爷子面前禀报。

    “什么?”江老爷子从软榻上一跃而起,光脚站在地上,不等张伯惊慌,连忙爬到软塌,盖上被褥,“咳咳,那什么,荣轩来了?”

    “来了,来了,小少爷来了。”

    “微微也来了?”江老爷子脸上一喜,嘴角向下压了压,装作不在意的问。

    张伯嘴角的笑几乎掩饰不住,连忙低下头,“来了,刘小姐也来了。”

    “嗯……来了怎么也不来见过我这个长辈?”江老爷子先是高兴的沉吟,然后脸拉下来,黑着脸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