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过年了

第一百六十六章 过年了

 热门推荐:
    看着江荣轩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通,吴家二老只觉得老脸都要挂不住了,狠狠瞪一眼两个心大的儿子。张了张口,却不知说些什么。

    这诡异的气氛,一直蔓延到他们离开。

    等三人坐着马车离开了,吴承谦和贾慕灵将家中老小给齐齐训了一通,心里这才舒服了些,但还是担心女儿,女婿,外孙心中有疙瘩。转头,就让人准备了慢慢两车礼品,送到江府。

    看着送来的礼单,吴淑珍眼圈红通通的,叹了口气。

    江博廷揽住妻子,安慰道,“没事的,你还有我,有儿子,还有微微。”

    吴淑珍哽咽的扑向他的怀里,“嗯,我还有你,还有儿子,还有微微,这些东西,我都留着给微微当嫁妆。”

    “好,你想怎么办都行!”江博廷实行一贯的宠妻原则。

    吴淑珍总算是高兴起来了。

    江荣轩虽然不怎么在意吴家的意见,但他还是对他们说微微配不上他什么的而恼火。心里想着,应该怎样让吴家出出血,就那么两车东西,就想把让他们不计较,想的也太好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燕京和江博廷所熟悉的官员都知道了他的儿子要定亲了,定的还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女。

    甚至是这天下之主,都知晓了。

    一袭明亮的黄袍上绣着精致的腾龙,坐于案前批阅奏折。

    身后一老奴跟他说着他近段时间探听的消息,“外面说是江大人的儿子江荣轩要定亲了,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女,自小他们就养在身边,跟江荣轩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刚好两人心意已通,就准备做主,让他们定下来。时间定在年后,回乌镇办。听江大人的意思是不准备大办的……”想到微微认识的清风派,不知是否要说,沉吟一会儿,还是说了,“据说,那位小姐医术很好,因医术跟清风派的少主认识,然后被清风派掌门认作了干女儿。”

    皇帝一愣,接着呲笑出声,“呲……这老家伙还真是阴险,肥水不流外人田,直接让他的儿子娶了义女!”别人他不了解,但江博廷那货从小教育出来的孩子,定是不错的,别人跟江湖上的人交往,他还会派人去查查,但他的儿子,义女还是算了吧!他可不想在看到他来这金銮殿上,当众臣的面指自己鼻子骂。

    老奴弯下的腰更低了,不敢发表言论,他知道皇上只是说一下,而不是让他发表意见。更何况这江大人跟皇上的情谊……不好说,不好说呀!

    果然,过了一会儿,皇上撂下毛笔,按摩了一下手指,吩咐,“去,挑几件礼物过些日子,暗地里送到乌镇。”

    “是,老奴告退!”老奴弯下身子,退了下去。

    只听得隐隐约约,皇上暗骂,“真是个老狐狸!”

    春节就是在你还没准备好,就突然跳出来告诉你,这一年再一次悄悄地过去了。

    这一天,人人都穿新衣,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的。

    江荣轩一反常态,没有躲在屋里看书,正厅的桌上铺着红纸,附身写着对联。这一项节目,往常都是他跟刘微微一起准备的,想到这,眼里不由得有些暗淡。

    清风派的微微也想念江荣轩了,因为门派的原因,他们也就没有那么多热闹可看,只是聚在一起,吃个饭,乐一乐,便结束了。她想念跟江荣轩在一起,写对联,做花灯,做孔明灯,出去看花灯,猜灯谜,逛夜市……

    晚上,寒风凛冽中,一向早睡的刘微微,一改常态,拿出几个早就准备好的孔明灯,站在远中点燃,看着他们慢慢升高,飘远。任鹅毛般的雪花飘落在自己头上,肩上,衣服上。

    站了许久,久到微微都觉着自己的脚都有些麻了。

    林语凑上前来,弹掉微微肩上的雪花,将厚重的披风披在她身上,“小姐夜深了,回房里吧!”

    刘微微看着远处天上的烟火没有动作,半响,传来一阵幽幽的问话,“离轩轩说的日子还有多久?”

    林语想了一下,答道,“小姐,少爷他们还要在京中多住几天,等看完亲戚朋友,很快就会回来的。”

    刘微微在心里叹了口气,她……想他了。看着天空中满圆的月亮,似乎是江荣轩的身影一般。

    看着静静的站在雪地里的小姐,林语再一次劝道,“小姐,外面太冷了,小姐跟我进屋吧!”

    这一次,刘微微动了,跺跺脚上粘的雪,搓搓手,向手里哈着热气,“呼呼!”转身向屋里走去,走了两步吩咐林语,“林语,晚饭我没吃饱,你去厨房拿条鱼,再拿些菜,咱们在屋里炖鱼汤。”

    “好的,小姐。”林语转身就向着大厨房而去。

    等微微在屋里坐在火炉旁,喝茶取暖时,“小姐,我回来了!”林语提着个大的食盒回来了。先将披风脱掉,走到一个火炉旁,烤去一身寒意,这才敢凑近微微。

    “小姐,我还拿了两盘点心,小姐先吃点。”说着,林语取出两盘点心架在火炉上面热一下。大厨房离得远,不管是提着什么回来,都冷掉了。索性,他们屋里火炉不少,放在上面热一下很快就好。

    “鱼拿来,我去收拾一下。”一旁的夏涵走过来,向林语伸手。

    林语拿出一条处理好的鱼,“洗干净就好了。”

    夏涵点点头,拿着鱼和菜,出去处理了。

    看点心已经热的差不多了,刘微微伸手拿过一个,咬一口。

    过了一会儿,“咯吱”一声,门打开了一条缝,夏涵端着一个锅子,迅速的闪身进来,进来之后连忙将门关紧。低头拍拍身上的雪,感叹,“小姐,外面下的雪越发大了,估计明天早上开门就能看到厚厚的一层了。”

    “是吗?”刘微微饶有兴趣的问。

    “等小姐一觉醒来,门口的雪定被人扫干净了,若小姐想看雪,那就让人留些一小片就是。”将锅子放到火炉上,夏涵笑眯眯的说着。

    刘微微咬一口,手上的点心,摇摇头,“还是不了,外面太冷,这几天我就呆在屋里给干爹,干娘绣荷包好了。”

    她们也都知道微微的身子,也就不劝说了。

    屋里一时间静寂无声,就连微微都不知从哪拿来一本游记,饶有兴致的翻阅。

    半响,屋子里充斥着一股股的香味,刘微微皱了皱眉鼻子,无奈的开口,“夏涵,可以吃了吧?”随之回应的是,一阵响亮的,“咕噜噜……”

    夏涵好笑的点头,“好了,我这就给小姐盛一碗!”

    刘微微一听,那还看什么书,随手将书扔在软榻上,坐了起来,不忘嘱咐,“多给我点鱼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