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探监

第一百一十一章 探监

 热门推荐:
    吴淑珍摆摆手,示意她没事。“咱们去那边!”说完,率先向一边走去,衙役苦哈哈的跟上去,他们知道等会儿一定是一顿谩骂,毕竟他们把刘微微关起来了不是吗?

    果然,在确定了离微微有一段距离了,吴淑珍恶狠狠地瞪两名衙役一眼,“谁让你们把小姐关起来的!还有那被子!那床……”

    衙役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错,于是憋屈着一张脸,忍受着吴淑珍的谩骂。

    等吴淑珍骂累了,咳了两声,“咳咳,吴妈,你带着人去准备饭菜,这么久了,微微一定饿了,我坐着陪着微微,省的微微睡醒了害怕!”

    吴妈也心疼微微,毕竟是他们看大的,连忙点点头,“那夫人,你坐这儿,我去去就来。”

    吴淑珍坐在刘微微的牢房门口,手里捧着一杯茶水。

    怕人多了吵醒微微,只留下林语陪着。

    “嗯……睡的好难受。”刘微微迷迷糊糊的坐起来,揉的肩膀,揉着腰,“咦……义母?”扮眯的眼睛看到了吴淑珍,疑惑的问。

    “微微,别怕,义母在这儿!”吴淑珍慌忙的道,说着说着,泪水掉落了下来。

    刘微微一愣,这才发现这不是梦,赶紧走上前安慰,“义母,没事的,义父会帮我的,大家都会帮我的,你别担心我,我好好的……”

    “咕噜噜……”

    一连串的安慰,抵不上肚子“咕噜噜……”的一声响。

    顿时吴淑珍露出了笑颜,“吴妈准备了一桌的好吃的,快出来,咱们吃饭了。”

    “嗯,好!”微微捂着肚子,乖巧的点点头。

    衙役,拿着钥匙,迅速的把牢门打开。

    刘微微走出牢门,回身,看向衙役,“今天我的牢门没有锁,是我自己锁的,肯定是你们忘了,你们的活儿干的不好!下次要记牢点,这次就算了,我不跟义父说,下一次还忘,我一定会告诉义父的!”

    衙役心里在吐血,但是要对微微报以笑容,感谢。

    吴淑珍坐在凳子上,看着微微一本正经的样子,控制不住的笑出声,“哈哈,哈哈,哈……”

    刘微微坐在凳子上,快速的夹着菜。

    吴淑珍擦擦眼角笑出的泪水,“慢慢吃,没人跟你抢……”

    “义母也吃。”说着,微微给吴淑珍夹了筷子菜。

    “嗯,我陪你吃。”吴淑珍开心的拿起筷子夹菜吃。

    吃完饭,微微拉着吴淑珍的手安慰,“义母,你回去吧!你呆在这儿这里面也不太好,等义父查到证据,我就回去了。”

    “你这孩子!义母陪着你不好啊?”吴淑珍无奈的瞪微微。

    微微抬手摸摸鼻子,尴尬的解释,“哎呀,义母,家里还有一个人呢!你总不能一直陪着我吧!再说了,你不回去,谁给我准备点心,饭菜呢!”

    吴淑珍也想起了吴梦娜了,盯着微微半响,问道,“真让我回去?”

    微微点点头,“回去吧!我没事,对了,让林语送本书来给我解解闷。”

    吴淑珍:“医术吗?”

    刘微微摇摇头,“不了,这些日子一直看医书看的头晕,给我拿本别的吧!”

    “行,我这就回去,他们要是欺负你,你就跟我说……”

    吴淑珍仔细的叮嘱着微微。

    看着旁边的衙役苦不堪言的样子,刘微微偷笑的推推吴淑珍,“义母,看你把衙役哥哥吓得!”

    吴淑珍回身看一眼,衙役脸色苍白,一脸的汗水,不由得嫌弃的撇嘴,“胆子真小!还不如我家微微呢!”说完,转过头继续叮嘱微微。

    好不容易,吴淑珍三步一回头的走了。

    衙役松一口气,抬起袖子擦拭额头上的汗珠。

    刘微微好笑的撑着脑袋趴在桌子上,“衙役哥哥,你也太胆小了吧!义母是开玩笑的。”

    衙役苦笑的摇摇头,这是开玩笑么?要是这位小祖宗跟夫人说上一声,不说别的,自己至少也要掉层皮吧!

    “好了,我回去了!”微微拍拍手,站起身,向着牢房走去。

    衙役跟在她身后,走到牢房门口,小心翼翼的问,“小姐,这门锁还是不锁?”他还记得刚刚刘微微调侃的语气啊!

    “锁上锁上,你也回去吧!有事我再喊你!”说着,微微一屁股坐在木板床上。

    “是!小的这就走。”衙役抽出锁链,在柱子上缠绕几圈,锁上,离开了,就是离开也不敢站的远了,往外走走,离微微有点距离站定,静静等待微微的“召唤”。

    微微也没闲着,之前睡过一阵了,也精神了,脱下鞋子,爬上床开始练习瑜伽。

    林语在半个时辰之后,抱来了一摞书,有人文典故,有诗歌画意,有……

    微微诧异的从柱子缝隙里接过书,“怎么拿了这么多?不会是义父说找不到证据,,我要在牢房里呆个一年半载的吧!”

    林语脸一黑,向着一边,“呸呸呸”几声,“我的好小姐啊!这不是怕你无聊吗?”

    微微接过书,就翻脸不认人了,“行了,书也送回来了,你赶紧回去吧!好好学习算账,以后铭品阁都交给你了。”

    林语更是无奈,这小姐就是个甩手掌柜,甩给赵初还不够,还想把她培养成看账本的大管事。心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就是小丫鬟啊!顶多会点武功,小姐想把自己培养成全才可怎么办啊!

    不管心中怎么吐槽,小姐交代了,她就只能努力完成。“那我就回去了?”

    “回去吧,回去吧!”刘微微头都不抬得抱着书,坐在床上看着。

    林语生无可恋的离开了。

    看着她离开惆怅的背影,颇有一番“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

    就在微微舒坦的在牢房中看书的时候,江荣轩炸毛了。

    本来他这天天两点一线的学堂——家,家——学堂的忙活着,今天回来吃午饭,就听到了这样的消息。

    陈叔愁眉苦脸的将事情的原委解释了一遍。

    江荣轩也顾不上学业了交代一声,“派个人去书堂给夫子说一声,我请两日的假!”说完,就直奔衙门而去了。

    陈叔拉不住江荣轩,连忙回去禀报吴淑珍。

    吴淑珍一愣,叹一口气,“就照他说的做吧!”她知道儿子即使不请假,也是无心学习的,还不如让他去看看哪里能帮得上忙呢!

    吴淑珍也没闲着,看着厨娘给微微准备点心和茶水。

    不过,这一次送饭的人换了。

    夏涵提着食盒小心翼翼的走进监牢,就看到自家小姐如同在江府一般惬意,就差身旁放着点心和茶水了。

    “小姐,我给你送点心来了。”

    刘微微放下书,感兴趣的问,“什么点心?”

    夏涵等着衙役打开牢门,打开食盒,一盘一盘的拿出来,“都是小姐喜欢的,有绿豆糕,马奶糕……”

    “那么多好吃的啊!”刘微微伸手接过夏涵准备的湿巾擦干净手,拿一块马奶糕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