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一百一十章 牢房一日游

第一百一十章 牢房一日游

 热门推荐:
    男子笑了,“你倒是冷静!孙氏,你怎么说?”

    一旁扑在死人身上痛哭的妇女顿时咒骂出声,“大人,肯定是着小贱人故意的,我家男人前两天撞到她身上,所以就故意下毒啊!她是县令的义女,我们一个平头老百姓,怎么可能惹到她呀!这个小贱人啊!烂心肝玩意……”

    几句话让旁听的江博廷心里一片怒火。

    “哦?你们认识?”男子倒是没有生气,挑高了眉。

    “可不是吗?那天这个臭丫头穿的不是男装,我家当家的喝醉了酒,就一直追着她,要打她,她就是在报复啊!她就耍手段呐!这贱女人啊……”

    刘微微转过头,打量她这一张布满青紫的脸,辨认半天,疑惑的问,“你是那天被他追着打的人?”

    “你认识?”男子问道。

    刘微微点点头,“是的,大人,三天前,我出门,江府不远的巷子里,那个男子喝醉了,追着这个女人打,边打边骂,这女子出轨,说她给他戴上了绿帽子等等,我一时有些好奇,看了一眼男子,发现他一脸的疙瘩,简直丑的一塌糊涂,再看看女子长相不俗。我一时心急口快,就说了一声公道话。”

    “哦?说了什么?”男子接着问,他发现这个小不点倒是和自己的胃口。

    刘微微耸耸肩,“我说,你长得那么丑,她找男人不是正常的吗?”

    男子一听,哈哈大笑了起来。

    江博廷不由得冷汗流了下来,心道这微微啊!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刘微微也不理他,撇撇嘴接着说,“然后那男子恼羞成怒就要追过来打我。我自然不会任他欺负了,我就跑掉了,对他为什么死,我还怀疑是这女人给他下毒呢!”

    “你胡说!我家男人虽然经常打我,但是我没有找男人,他那天真的是喝多了!都是你,肯定是你在报复我们!”女人脸色有点苍白,但是满脸哀伤。一时间让人看不出破绽。

    但是男子可不是一般人,更何况微微符合了他的胃口,正好可以好好逗逗她,“哎呀,这下难办了!刘微微,你可要想清楚,现在是证据确凿,认证物证都在,即便你有什么怀疑,也要有证据才是,更何况你没有,只是猜想罢了!把刘微微和女子都收压牢里,县令!”

    江博廷快速的走出来,“下官在!”

    “给你两天时间,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我呢,就在这儿等你几天,也免得到时候人家说你故意纵容家人闯祸。”男子笑眯眯的看着刘微微。

    刘微微皱了皱眉,低下头,仔细想着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谢沈大人,下官一定会好好办案!尽快把真凶缉拿归案,若最后真的是刘微微的错,下官绝对不会姑息!”

    男子笑眯眯的点点头。

    刘微微心里一颤,沈大人?抬头看一眼,正对上某男满含趣味的眼神,无奈的翻了个大白眼,低下头。

    沈大人一愣,笑的更开心了。

    很快,微微,以及涉嫌此案的人员全被押进大牢。虽是押进大牢,但是人与人的区别大了去了。

    微微是被莫修寒亲自请进单间牢房的,牢房里还有一张简朴的床,上面铺着一张薄被,不复刚刚走进来看到的牢房那般脏乱难闻,甚至脚下老鼠,蟑螂乱跑。闻着牢狱里面难得干净的味道,刘微微满意的点点头,笑道,“我还从来都没有进过牢房呢!就当体验一下,你跟义父义母还有轩轩说一声,让他们别着急。我没事的。”

    慕修寒羞愧的抬不起头,小声说,“那……那毒药,是我在茶叶罐里发现的……”

    刘微微看着慕修寒难堪的样子,好笑的拍拍他的肩膀,“你这是做什么?你就是个带刀侍卫,若是你连一个人家故意放的毒药都找不到,不说义父,就是我一定都会不要你的!好了,赶紧的,快去帮我调查调查,我等着你们帮我洗清冤屈呢!我呢就在这住两天。对了,我店铺里的那些人也对他们好点。”

    “是,小姐,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将您从牢里放出去的!”慕修寒满脸激动地走掉了。

    刘微微看一眼大开着的牢门,无奈的吐吐舌头,走上前,拿着铁链在门上牢牢地绕几圈,锁上,“真是的!还让我亲自动手!哎呀,好累,休息一会儿,说着转身,向着木架床走去。”

    吴淑珍在府里急的乱转的时候,得到的消息是微微被受压进牢里了,顿时急了,“你说这老爷到底是在干嘛呀!微微肯定是被冤枉的!他怎么不帮她,不行我要去看看。”说着,就要向外走。

    而在房间乖乖的看书的吴梦娜听着窗户外面的丫头唧唧喳喳的议论声,嘴角划出一个深深地弧度,眼里的转着深沉的旋涡。

    丫鬟一:“你知道吗?这就是沈大人来了,所以咱们小姐才被押牢里的!”

    丫鬟二:“哎呀,这沈大人真是的,小姐明明就是被人诬陷的,他怎么不把事情查清楚呢!”

    丫鬟一:“就是,小姐那么好,怎么会害人呢!也不知道沈大人怎么那么心黑!”

    ……

    吴淑珍带着丫鬟林语吴妈他们气冲冲的闯进衙门,侍卫自然是知道夫人为什么来的,没有一个人上前去触霉头,吴淑珍就这么直冲冲的闯进书房,提溜起江博廷的耳朵,“江博廷,你给我说清楚,你为什么不帮微微?就看着微微被欺负……”

    江博廷捂着耳朵,哀嚎,“疼,疼,疼……夫人,放手,放手……”

    “说!”

    被吴淑珍直直盯着,江博廷有苦难言啊!

    还是沈大人控制不住,笑出了声,“哈哈……江叔,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跟婶婶的感情还是这么好……”

    吴淑珍一回头,惊讶的喊,“宇峰?你怎么来了?”

    沈宇峰笑眯眯的喊,“婶婶,我这不是出来玩,刚巧就遇到了,江叔这难办的案子了吗?”

    吴淑珍皱着眉,疑惑,“难办的案子?”连忙转身,指着江博廷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博廷尴尬的揉揉耳朵,“夫人……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嘛?”

    “哈哈,还是我跟婶婶说吧!这件事啊,肯定是有人故意挑起来的,但是江叔也不能偏帮微微啊!所以呢?我就出来了……”

    吴淑珍傻眼了,“那你明知道微微是被害的,为什么不帮微微!”

    沈宇峰露出神秘的笑容,“这样他才更放松不是吗?”

    吴淑珍也顾不上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提着裙子向外跑,“我不管你们,我去看看微微!”

    等吴淑珍跑到牢房,看着微微趴在简陋的木板床上呼呼大睡,顿时心疼的眼泪都落下来了。

    “夫人……”吴妈小声的安慰吴淑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