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一百零九章 惹官司

第一百零九章 惹官司

 热门推荐:
    吴梦娜嫉妒的眼睛都发红了,恶狠狠地吞下一大口米饭,狠狠地嚼着。

    微微不慌不忙的享受江荣轩的照顾,还跟吴淑珍和江博廷聊着天。

    好不容易,一餐尴尬的饭菜结束了,微微看着吴梦娜粘着吴淑珍的样子,也不想久留,“义父,我有点事想找你。”

    江博廷点点头,“那去书房吧!轩儿你也跟着,一会儿考考你。”

    江荣轩站起身,“好啊!”

    看着三人的背影,吴梦娜气得牙根痒痒的,转过头晃着吴淑珍的胳膊,撒娇,“姑姑,你就同意我跟轩哥哥的婚事吧!你看我们亲上加亲多好啊!”

    吴淑珍苦笑,她怎么会答应啊!虽然侄女很亲,但是儿子跟义女更亲啊!她没有那么糊涂,更不用说吴梦娜的脾气秉性,哪有一点比得上自己从小教到大的微微啊!但毕竟是嫡亲的侄女,只能婉转的推脱,“轩儿还小,加上他的学业要紧,这件事等以后再说……”

    “哎呀!姑姑,我们只是先订婚,等以后轩哥哥考中了,我们在成亲!”说到这,似少女怀情一般低下头,脸庞羞的似染上了胭脂。

    她一想到江荣轩以后会向对待刘微微一般对待自己,心情就不是一般的好!那个俊俏的男子,再加上身份,地位都跟自己最是相配了。

    看着侄女这个样子,吴淑珍不由得觉得头疼,很想把离开的江荣轩喊回来,让他自己收拾烂摊子。但……只能自己收拾啊!只好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梦娜,姑姑累了,进去休息了,你也早点回去吧!”说完,不给她反应时间,迅速的走进房间里间。

    只留下吴梦娜一个人傻傻的站在原地,半响发誓般说道,“我一定要嫁给他!一定!”说完,甩袖离去。

    不管吴淑珍怎么头疼,江荣轩看着借口找父亲有事的微微,自己大摇大摆的离开,自己却被紧紧盯住,表示深深的无奈。

    回到房间,微微的心情不错,把琴抱出房间,坐在院子的石凳上,愉快的弹奏起来。

    愉快的音律飘荡在府中的各个角落,几乎每个人都心生欢喜,暗道,小姐谈的琴真好听。

    只有她,吴梦娜听着这愉悦的音乐,心里的火气一下子积累到顶点爆发了,“噼里啪啦”的将房间的杯子,花瓶,摆件都砸碎了,心情才好点,喊一声“碧溪”就回房睡觉了。

    留下碧溪一个人,看着地上一团杂乱,心里直流血。但作为丫鬟,她只能收拾,还不能打扰到屋里休息的小姐。

    很快,消息就传到吴淑珍耳朵里了,吴淑珍听完,一皱眉,吩咐,“既然她喜欢砸,那就不给她东西了,只给她一些必要的茶杯什么的,只给一个,多了的一个没有,要是再砸,就什么都没有!”

    吴妈点点头,知道吴淑珍是真的怒了。

    这一次,吴淑珍不是一般的怒,本来对侄女就有些不喜,但毕竟是亲侄女。这一下,将吴淑珍内心的容忍完全抹去了,心道,再来一次,也不用管她的脸面了,直接把信送到燕京。

    吴梦娜还没有想到自己已经惹怒了在江家的靠山了。

    不过接下来,在看到屋里的摆设没有补齐之后,难得,聪明了一点,在江府老老实实的呆了一个月。

    刘微微也不管她,毕竟自己是很忙的人,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学习,虽然对秦老头还有些不满,但是她真的学到了不少知识,看在他认真教导自己的份上,就原谅他了。

    江荣轩也开始为秋闱做准备,虽然只是下场体验,但是他不打没有把握的仗。读书都读到深夜,经常忘记吃饭。没几天就瘦了一大圈。

    刘微微一看,这可不行,于是忙里抽闲的,就开始为江荣轩单独准备营养餐。

    吴淑珍和江博廷看在眼里,本来对儿子就有信心,只是有些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这下有了微微的监督,就更用不到他们了。

    于是他们几乎不管二人的事情了,享受着难得的二人世界。

    反而是低头做人的吴梦娜想出了坏点子,这一天,她拿出一小包首饰交给夏溪,交代,“你记住我的话没有?”

    ‘小姐放心,我记住了!’夏溪接过首饰,拍着胸脯作答。

    吴梦娜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交代她了,自然是相信她的,摆摆手,嘱咐,“去吧!小心点儿!”

    夏溪将首饰揣进怀里,“小姐放心吧!”说完,就走了。

    吴梦娜看着她的渐渐远去的背影,眼里的恶毒没有人看到。这些天,她已经打听清楚了,刘微微,那个臭丫头开了间茶馆,生意做得不错,她还在医馆学习医术,所以才常常穿男装出门。心道,这一下子,被我抓住了吧!谁让姑姑,姑父,轩哥哥那么看重你呢!就连我这个有血缘关系的亲人都不看在眼里呢!

    不管她做着什么打算,又有什么样的坏心思,刘微微都顾不上管了,因为她被惹上官司了。

    一脸懵逼的被莫修寒从医馆请到衙门,路上莫修寒小声的跟她讲了事情的经过,微微这才重视起来。

    这一次,也是在吴梦娜的推波助澜下,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事情。但可惜,刘微微现在还不知道是她……

    随着高堂一声喊,“传铭品阁老板刘微微……”

    刘微微镇定自若的走进去,因为没什么好怕的,她知道自己肯定是被冤枉的,更何况还有江博廷,一定会帮她,她就更不怕了。

    但……

    走进去一看,才知道,这件事闹大了,江博廷竟然只是坐在一边,高堂上座的是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

    堂下不但有死去的男子和他的妻子,还有铭品阁的掌柜赵初,以及几个伙计。

    虽然有些莫名,但微微这些年可不止学习了医术,走上前,淡定自若的跪下,磕头,“草民正是刘微微,见过大人!”

    “哦……你是刘微微?江博廷的义女?”男子虽然早已听过解释,但看着一个娇俏女孩穿着一身男装,还是有些疑惑。不过现在并不是解疑惑的时候,惊堂木一拍,喊道,“刘微微,今日有一人在铭品阁喝茶中毒去世,现在证据确凿,在铭品阁后堂的茶叶里找到了毒药,你可知罪!”

    刘微微镇定自若的摇头,“草民不知!”

    男子对刘微微的兴趣加深了一些,“哦?那你说说看!”

    “铭品阁从茶叶的来源,挑选都是有所保障,更何况花茶都是自我买下的田地里种植的,可以确保不可能有一点失误,再加上铭品阁的里里外外,从掌柜到小二都是身家清白,勤勤恳恳,不可能买下毒物,更何况下毒致人死亡……这压根就是无忌之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