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六十八章 没有月例了

第六十八章 没有月例了

 热门推荐:
    吃完饭,江博廷拉走了江荣轩,准备查看一下他的课业。

    刚刚露出一点幸灾乐祸的刘微微,还没来得及展开笑颜,就被吴淑珍抓住小辫子了。

    “微微,咱们出去了这么久,你的大字应该差了不少,赶紧回房间写一会儿,写一会儿就别写了,伤眼睛,明天白天再写。”

    刘微微低下头,做可怜状,对付疼爱她的吴淑珍来说,这个方法不是一般的管用。但是她忘了,什么方法用久了都会出问题的。

    就比如说现在,刘微微刚一低下头,了解自家孩子的吴淑珍利落的转过头吩咐道,“木语,带小姐回去,蜡烛多点几只。”

    刘微微听着木语的应和声,不敢置信的抬起头,看着吴淑珍背对自己,只留给自己一个后脑勺,她的心啪嗒一下碎了。

    不过自己好歹不是真的九岁,自然不会因为这个耍脾气了,撅着小嘴回去写大字了。

    回到房间,刘微微没有闹脾气,等夏涵点好蜡烛,留下木语磨磨,就让夏涵回去休息了。

    刘微微先将准备好的小沙包挂在右胳膊上,这才拿起执沾满墨水的毛笔,认真练着自己的大字。

    木语沉默的站在一边儿,一会儿磨磨,一会儿将刘微微写好的字拿到一边晾干。

    木语一直仔细关注着一旁的沙漏,等沙漏里面的沙子都漏完了,转过头,提醒,“小姐,今天就到这里吧,已经一个时辰了。”

    刘微微点点头,“我把这一点写完就睡觉。”说完,继续专心练字,直至把这一张纸写完。

    梳洗完,刘微微就躺进了被窝,但是白天休息了挺长时间,现在压根就不困啊!想了想,将守夜的夏涵喊了进来。

    夏涵推开门跑进来,“小姐,什么事?”

    “我睡不着,我们说说话吧!”

    夏涵点点头,“好啊,小姐,你想说些什么呢?”

    “随便吧,说什么都行。”

    “小姐,我没读过书,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要不我跟你说说江府外面的事情?”夏涵挠挠头,苦恼的说。

    刘微微眼睛一亮,“好啊,虽然我可以出府,但还是没有出去太多次的。”

    于是,夏涵从隔壁侍卫家的钱丢了说到乌县粮铺的黑心老板,说到了布店老板的闺女和乡下穷小子私奔了等等。

    反正等夏涵说到精彩之处,激动地双眼亮晶晶的,正等着刘微微应和一声,半响没有声音,走近一看,刘微微半张着小嘴,呼呼大睡呢。

    夏涵看着可爱的刘微微宠溺的笑了,将刘微微的小手拿进被褥里面,仔细压好被褥,这才悄悄地走出去。

    连着几天,刘微微都在家里练字,闲来无事的时候会去药房里琢磨医术。

    江荣轩下学之后,再一次从药房里将冥思苦想的刘微微提溜出来,被这么刻苦的娃彻底的打败了,“微微,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什么事情?”

    被江荣轩打断了思绪,刘微微有些恼怒,思路再一次被带偏了,“什么事?”

    江荣轩揉揉刘微微乱蓬蓬的头,提了个醒,“你是不是忘记了,你的月例没有发。”

    “对呀,义母应该是忘了,我等下跟义母说一声。”刘微微恍然大悟的拍拍脑袋。

    江荣轩摇摇头,好笑的拿下刘微微的手,“你忘了,娘给你一家铺子,让你打理,亏了赚了都是你的,你的月例不发了,都在铺子的盈利里面。”

    “哦,哦,我想起来了,那我明天让木语去铺子里要钱去。”刘微微无所谓的甩甩手。

    江荣轩就知道微微会这样说,直接扔了个大炸弹下来,“你想都不要想了,娘给你的店铺肯定是赚不上钱的,最多只够自己运转的。之前娘给我的一家店铺,简直绝了,亏得就快倒闭了。你的店铺这么久都去看,说不定已经倒闭了。”

    不是吧!刘微微抽抽嘴角,抬起脑袋,睁大双眼,期盼江荣轩说的都是假的。心想,吴淑珍应该不会这么坑自己的吧!但是江荣轩是她的亲儿子,都这么……不会她的那家店铺已经倒闭了吧!

    江荣轩知道刘微微在想什么,邪恶的笑了,“娘就是为了锻炼我们才给我们铺子,本来就不指望我们能赚多少钱的。”

    刘微微心里还存有几分奢望,小心翼翼的问,“义母那么厉害,铺子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吧!”

    江荣轩笑了,那眼神很是同情,直接打破她的幻想,“你想多了,娘为了这一天费劲了老大的心思,那店铺应该提前两年故意将有能力的人掉走,留下的都是一些……嗯,你懂得!说着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所以店铺才会那般的,说不定身后还有爹娘推波助澜呢!”

    “真是有钱啊!”刘微微感慨道。

    “江家底蕴深厚,虽然爹爹只是一个县令,但是他的每年的银子可不止做官拿的,还有不少店铺呢,更何况娘的嫁妆也是很多的,自然看不上一个小茶馆一年赚的这点钱了。”江荣轩拉着刘微微的手,边走边说。

    “义父义母还真是低调啊!”

    江荣轩挑挑眉,看一眼刘微微身上的首饰,衣物,说,“你身上这上上下下哪件是便宜的,小富婆!”

    摸一把身上丝滑的绸缎,刘微微尴尬的笑笑。也是,自己平日穿的戴的几乎比江荣轩要好多了。当然了,也有江荣轩意不在此的原因吧!

    “行了,明天我休息,陪你出去逛逛,顺便去看看那家茶馆.”

    刘微微点点头,同意了。

    翌日一早,江荣轩就收拾好,坐在刘微微门口的石凳上静静等待微微醒来。

    林语和夏涵早已经习惯了江荣轩对小姐的宠爱,更夸张的都见过,压根就不在意他坐在那儿,只是给他上了一壶热茶,就离开了,轻手轻脚的忙活着自己的活儿。

    对于林语和夏涵的自觉,江荣轩很满意,打发掉有些碍事的林木,静静的看书,不时地抬起头看看刘微微有没有醒。

    院子里的活儿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刘微微和江荣轩都不太喜欢外人进来,所以院子里的地要他们扫,一旁的花要他们除草,施肥……

    昨天被江荣轩从药房拽出来,刘微微也没有再回去,毕竟也忙了好几天了,她毕竟还是个孩子,要有充足的休息时间。所以晚饭后,洗完澡就睡了。

    睡了个好觉,刘微微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拿起床边放好的衣服穿起来,穿好衣服了,向外喊,“林语。”

    “小姐,你起了?”林语端着准备好的水推开门走进去。

    “是啊,睡得很舒服。”刘微微伸伸胳膊踢踢腿,将齐腰的头发拢一起从梳妆台抽一根发带随意系上。开始梳洗。

    林语边为刘微微梳着头发,边说,“少爷已经到了半个多时辰了,一直在外面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