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六十七章 抛绣球

第六十七章 抛绣球

 热门推荐:
    吴淑珍仔细观察,的确如她所说,楼下的男人们抓狂的叫喊着,“夏小姐,夏小姐,快抛啊!抛啊!”

    随着那位夏小姐身边的丫鬟一次又一次的劝说无果之后,她强硬的夺过小姐手里的绣球,似乎在说着什么。

    那位小姐将绣球拿过来,说了句,“我抛!”

    说完,背过身,狠狠地将绣球抛了出去。

    绣球高高的飞起,男人们一拥而上,你挤,我拽,好一番大战之后,一个壮汉手执绣球,高声呼喊,“夏小姐,我拿到绣球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娘子了!”

    夏小姐早已经转过身,当看到绣球被一个胡子拉碴,不修边幅的壮汉拿到,只得苦笑。

    抛绣球活动结束了,大汉和夏小姐被带回夏家拜堂成亲。

    刘微微听着外面谈论的抛绣球事件,看一眼吴淑珍和江博廷,不经意的开口,“义母,以后是不是我成亲也是这样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吴淑珍好笑的揉揉刘微微的小脸,“傻丫头,这么小就想着以后嫁人的事情啦?”

    想了一下,为了防止她像夏小姐这样盲婚哑嫁,她还是提前给他们打个预防针吧,“我以后要嫁的要我自己愿意嫁的,我喜欢他,她也喜欢我的。嗯……就像义父义母这样的。”

    说到自己,吴淑珍红了脸,但还是骂道,“哪里有这样的,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江博廷摇摇头,“我倒觉得微微的想法不错,微微,以后你要是有喜欢的尽管带来给义父看看,义父给你把把关。”

    江荣轩听江博廷这样说,忽然心里一动,低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刘微微兴奋地直点头,“那就这样说好了,等我长大了,我会好好选选的。”

    看着这两人认真的样子,吴淑珍好笑的摇摇头,“哪有怂恿孩子自己挑选夫君的。”

    江博廷没有说话,看一眼,紧紧攥住茶杯低下头不知在沉思些什么的江荣轩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抛绣球告一段落了,周围的百姓都在津津乐道这一段姻缘,饭馆的老板也反应过来了,赶紧催促小二过来。

    “客官,你们要点些什么?”憨厚的小二乐呵呵的笑着。

    “准备两桌一样的饭菜,两荤两素,至于什么菜,你看着帮忙点好吃的,再来几碗米饭就好。”吴淑珍点了菜。

    小二挠挠头,“那这样吧,夫人,我们店里的红烧鱼和酱牛肉不错,至于素菜,今天刚送过来的新鲜茄子和豆角,就点红烧茄子和清炒豆角。在一人一碗米饭如何?”

    吴淑珍听完点点头,嘱咐道,“就要这些吧,不过鱼要新鲜的。”

    小二将手里的布条甩上肩膀,爽朗的笑着,“夫人,你放心,我们店里的鱼都是在水缸里养着的,都是现杀的。那我这就去跟掌柜的说一声。”

    吴淑珍不在意的摆摆手。

    因为饭馆人不多,饭菜很快就端上来了,吴淑珍打发跟来的两个丫鬟和马夫去另一桌吃饭。

    将碗里江荣轩帮着挑掉鱼刺的红烧鱼夹进嘴里,嚼两下,得出结论,“鱼还是义母做的好吃。”

    吴淑珍立马露出欣喜地笑容,“回去义母就给你做。”

    江荣轩好笑的看着刘微微如同敲鼓一般连连点头,无奈摇头,这个小马屁精哦,怎么那么可爱呢!

    吃完饭,看着集市上没什么有趣的东西,刘微微也没有兴致逛街了,并且回去江博廷还有一大堆积压下来的大事没有处理呢。

    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上,刘微微靠在江荣轩身上,渐渐闭上眼睛。

    吴淑珍放下手中的书,拿起一边的披风,轻轻为她披上。

    这一睡,就直接睡到家了。

    等刘微微睁开眼睛,就看到熟悉的浅紫帐子,眨巴眨巴眼睛,脑子还有些迷糊,转过头看到自己红木梳妆台,衣柜……这才明白这时到家了。

    也不急着起床,躺在柔软的绸子被上,刘微微享受的闭上眼睛,在大床上胡乱滚着。

    林语听着屋内的动静,喊了不远处的夏涵,“夏涵,去打盆水过来。”

    “知道了,木语姐。”夏涵很快将准备好的热水端来。

    林语小声的向屋内喊,“小姐,小姐,你醒了吗?”

    刘微微懒洋洋的趴在被窝里,“醒了,不想起……”

    木语听到这儿,好笑的推开门,接过夏涵手里的盆,走进去,“不起来可不成,小姐,你都睡一下午了,再睡就晚上了,起来吧,等会儿就要吃晚膳了。”

    刘微微苦恼的蒙住头,从被子里传出来嗡嗡的声音,“真的不想起么……”

    “好啦,小姐,夫人和吴妈一起准备了一桌子的好吃的呢!快起来吧。”木语放下盆,将刘微微的被褥拉开,拿起一边的衣裙,给懒洋洋的刘微微穿衣服。

    没一会儿工夫,刘微微就又是那个惹人喜爱的小女孩啦。

    刘微微站起身,揉揉自己的小脸,没两下,就显得红扑扑的有朝气了,丢下木语,向着厨房跑去。

    一跑进厨房,就看到吴妈了,刘微微冲上去,抱着吴妈的腰,撒娇,“吴妈,微微饿了……”

    吴妈好笑的拍拍微微的头,“好啦,好啦,吴妈给小姐准备了好吃的点心。”说着从一旁端过来。

    刘微微接住,笑嘻嘻的拍马屁,“还是吴妈最疼微微了,微微也喜欢吴妈。”

    吴妈乐的笑眯了眼睛。

    一旁的吴淑珍见此,顿时心中打翻了醋坛子,酸溜溜的说,“哎呦,微微只喜欢吴妈,都不喜欢义母了。”

    刘微微赶紧哄着,“怎么会呢?微微也喜欢义母的,义母长得漂亮,人又好,还很疼微微。微微最喜欢义母了。义母,你吃点心。”

    三两句话,就将吴淑珍哄得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宠溺的揉揉微微的脑袋,“乖,义母不吃,微微少吃点,等你义父,轩儿回来咱们就开饭了。”

    刘微微点点头,“知道了。”边说,将小嘴塞得满满的。

    等江荣轩回来,就看到刘微微抱着点心盘子坐在厨房里面的小凳子上一心在点心上面。

    “哟,爹,你看微微把娘都给抢走了,娘都不在意我们了,我们来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注意到我们。”

    没有理会自家一肚子坏水,坑死人不偿命的儿子,江博廷走到水缸边准备洗手帮忙,“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吴淑珍摇摇头,“收拾一下,就可以吃饭了。”

    江博廷站在一边,看着吴淑珍收拾。

    江荣轩摸摸鼻子,向刘微微走过去,“好了,别吃了,再吃都长成猪了。”

    刘微微翻了个白眼,心道,你才是猪,你就是那只最蠢最蠢的大肥猪。手中的点心被抢走,刘微微不在意的拍拍手上沾着的点心渣子,准备洗手吃饭,毕竟要用晚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