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五十一章 冷战

第五十一章 冷战

 热门推荐:
    这些日子,在刻意的躲避下,两个人除了吃晚饭,几乎没有碰见过。即便一起吃饭,刘微微也没有说话,江荣轩也不再给她夹菜,两个人都是低头快速吃着,吃完就匆匆离开了。在加上刘微微以自己要好好学习医术为由,从江荣轩的院子搬了出来,搬到了药房旁边的小院。见面的次数更少了。

    吴淑珍见此,除了无奈的叹息也帮不上忙。最初,她还是想帮帮忙的,但是被江博廷拉住了,一句“儿孙自有儿孙福”打消了念头,只得在一旁干着急。

    刘微微挑开窗帘,默默地看着窗外的风光,外面冬风凛冽,但还没下雪,周边虽然杂草枯萎了,但远处的山脉还是浓重的绿色。

    “小姐,天气寒冷,小心得了风寒。”林语说着,轻巧的将窗户关紧。

    刘微微没有生气,温顺的任凭林语为自己披上厚重的狐裘,再在自己手里塞一杯热茶。

    林语看着自己主子这般没有生气的样子,心疼极了,皱紧了眉,但又想着同样如此的江荣轩,叹息一声,无奈的坐在一旁。

    话说江荣轩这边,一个人坐在马车内,拿着刘微微送他的荷包,不知在想着什么。双眉紧锁,眼下一大片青紫,脸色苍白,嘴角干裂。若是离得近了,还能听见他在低声说些什么。

    “微微,你非要如此……”

    伴随一声叹息,江荣轩挑开车上的窗,静静地注视着身后的马车。

    这段时间,他想了很多,他想是不是自己太惯着她了,所以,她才会这般任性,任性没关系啊!但为什么要伤害自己呢?他什么都能答应她……

    江荣轩这边愁云密布。

    吴淑珍这两口子也是没精打采,江博廷看着书,只听得耳边一声一声的叹息,好笑的将书放下,“这是怎么了?”

    吴淑珍瞪了他一眼。

    江博廷尴尬的摸摸鼻子,讨好的笑笑,见吴淑珍不说话,江博廷凑上前搂住妻子,“好了,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不相信别人,还不相信咱自家的孩子吗?就是个小问题,隔段时间肯定就和好了,还跟以前一样好,说不定更好了呢!”

    吴淑珍更没有好气了,伸出掐一下他,气呼呼的道,“这句话,你说了多少次了,可他们俩哪里合好了……”

    伴随着两个人的吵吵闹闹,马车抵达燕京了。

    刘微微静静地坐在一旁喝茶,窗外的吵闹声没有一丝丝影响到她,林语见此,凑上前,“小姐,到燕京了呢,你要不要看看?”以往刘微微见外面的风采都是恨不得趴在窗边的,但为了维持大家小姐的风范生生忍着的。

    这一次,却默默地摇摇头,示意不必。

    林语在心里叹息一声,向一旁挪去。

    林语都能想到的事情,事事关心刘微微的江荣轩又怎能不知呢!凑近窗子,见微微坐的马车没有一丝一毫动静,江荣轩的心似乎被掐住一般,面无表情的脸上冷光闪过,无人看见的双手紧握,青筋暴起,甚至指甲断裂,手心流血。

    站在一旁的林木面瘫的脸上划过心疼,这些天来,他看着主子一次又一次的压抑心头的愤怒,这是唯恐伤到她了吧!虽然极力压抑,但是手上的伤痕一次一次的加深,只是说明了压抑并没有消失,是在积累,只等一次全部爆发而已。只希望,那个时候,两位小主子不会伤害到彼此。

    马车行驶了一段时间,很快到达了江府,江家越发的不将这往日里风光无限的江博廷看在眼里,只是派了个小丫头在门口等待,索性,江博廷和吴淑珍压根不在意。

    没有理会施展下马威的江家家主等人,吴淑珍被江博廷扶着下了马车,见江府门口只有一个势利眼丫鬟,不以为意的转头,“吴妈,既然江府没有人欢迎咱们就不要讨个没趣了,去带人看看,当年那个院子还在不在,在就让人收拾收拾,住进去。”

    吴妈在外人面前,自然是礼数周到的,蹲下身恭恭敬敬的行礼,“是,夫人,我这就带人进去。”说完,领着两男两女闯进去。

    “唉,你们,谁呀!竟敢擅闯江府……”小丫鬟抱住吴妈的胳膊,就想撒泼。

    吴妈跟着吴淑珍这些年,什么人没见过,这小小的一个丫鬟,没人护着不说,自己就没有脑子,她是不会怕的,由着人帮忙,将她扔在一边。扬长而去。

    留下丫鬟在那狼哭鬼叫,破口大骂,“啊,你们这群贱人,敢打我,你们等着,我可是夫人身边的人,等夫人回来了,一定饶不了你们……”

    吴淑珍无所谓的站在一旁,江博廷虽然觉得耳边苍蝇嗡嗡叫,但仅仅皱皱眉。

    可还是有心中有数的人,守门的侍从苦着脸站在一旁,他可是府里的老人了,知晓江博廷在老太爷心中是怎样的存在。这江家还没有真的到那种糊涂的地步,再者,半个月前,老太爷身旁的人就亲自过来吩咐了,要好好的看门,等候江博廷一家的到来,一到就让他去主院找呢。

    这下惨了,自己只是有事过去一趟,怎么回来就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只得苦着脸上前,“二老爷,二夫人。”

    看着他吓得要死的样子,吴淑珍微怒的心才缓了缓,好笑的颔首,“行了,不管你的事!”

    侍从李诚感恩戴德的朝着江博廷,吴淑珍拜了又拜。这才放心的离去,找老爷子去了。

    朝露院的东屋,老爷子静静地听着李诚禀告。

    李诚看不懂老爷子的心思,半响,才听见问话,“小姐和少爷回来了吗?”

    “刘微微小姐和江荣轩少爷?我也不知,他们不知是没来还是没有下马车。”看老爷子的脸越来越黑,急急忙忙接上一句,“应该是来了的,好几辆马车,丫鬟站在外面呢。”

    老爷子脸色缓了缓,拜拜手,指示身边人,“老张你去,带人把他们的那个院子打扫打扫,跟他们说说让两个小家伙过来陪陪我这个老头子。”

    张伯道,“是。”转过身走了两步,顿了顿,又道,“主子,二老爷和二夫人?”

    老爷子顿时吹胡子瞪眼,“去去,不准他们过来,这么些年要不是我隔一段时间催一次,恐怕早就忘了我这个爹了,自己不来就算了,孙子孙女也不让来看看我,真是的!”

    张伯点点头,看了眼头都快埋进地下的李诚,暗笑,是个实诚人。

    果然,等张伯离去,老爷子就说,“起来吧,以后就跟着老张吧!”

    李诚刚站起来,“啪嗒”又跪在地上,磕头谢恩。这所谓的老张可是老爷子身边的得力助手,在这府里,就连江家主都要敬他三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