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少的农家小宠妻 > 第十章 我不是故意的

第十章 我不是故意的

 热门推荐:
    此话一出,院子外轰然,这小村子两个妇人打架不出奇,两个不大的孩子活活淹死了,他们都没有听到一点动静,怎能不震惊。更何况大房的两个儿子懂事的令人心疼,走哪都不会有人不疼。

    “天啊!这大郎二郎还这么小……”

    “唉,谁说不是啊!”

    “两个孩子可乖了!”

    ……

    柳氏接着又说,“林氏,你听好了,我跟你们不死不休!”

    林氏愣了,怒,“你这个疯女人,我根本就没有看见你家大郎二郎,我什么推他们了,你不要胡说!”

    “哈哈,不是你,你个贱人,就是你家的欺我家里无人,竟敢欺我孩子!”说着,就上前跟林氏撕扯了起来。

    村子里妇人打架,男人一般都不管,这是不成文的规矩。所以刘大力这个老实男人看柳氏被欺负成这样也只是在心里心疼,没有上前。

    但刘富贵这个混蛋才不管这么多,上前一把将两个正在拉扯的人拉开,顺手一脚将柳氏踹出去。

    刘大力一惊,吓得双眼通红,慌忙冲了上去。扶起柳氏,惊慌的问,“柳娘,柳娘,你没事吧?柳娘……”

    柳氏虚弱的看着刘大力,小声的说,“大力,你,你,你要好好待微微,好好待她……”

    刘大力双眼含泪,摇着头,“柳娘,你被吓我,你会没事的,我这就带你去看大夫!”

    柳氏无力的摇摇头,拽住他的衣服,“我没事,不用看大夫,而且我们也没有钱。”

    刘大力无助极了,抬头看向刘老爷子,想要钱。

    刘老爷子早就被气糊涂了,觉得今天丢了这么大的脸。要是平常,这么多人面前,他怎么都不会甩袖离开。

    刘老爷子离开了,刘富贵更横了,“大哥啊,你说你也是的,这孩子贪玩是正常的,这掉河里淹死了,总不能推我们家身上吧!”

    看着刘富贵嬉皮笑脸的样子,刘大力也顾不上维护这一家人的脸面了,将柳氏轻轻放在地上,温柔的说,“等我一会儿,咱们一会就去看大夫。”

    柳氏点点头。

    刘大力站起身,走到刘富贵身前,提起他的衣领,冷声低吼,“我向你泼脏水?你怎么不问问你的宝贝儿子做了什么?”

    刘富贵虽然感觉到刘大力带来的压力了,但他没有感觉自己家跟大郎二郎的死有什么关系。自信的向屋子里喊了声,“景轩,快出来,问你句话。”

    刘景轩磨磨蹭蹭的从屋子里走出来,因为心中有鬼,面对刘大力的瞪眼,一下子就控制不住了,这两天他都在担惊受怕,这下子,实在是装不下去了,哇的一声哭了,“哇……我不是故意的,嗝,我只是想让他下去捉鱼,我只是推了他一下,哇……我不是故意的,啊……”

    这下子大家都傻眼了,一开始都以为这是无理取闹,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刘富贵也傻眼了,他一辈子虽然没有干什么好事,东家偷只鸡,西家拿只鸭的。但这个可是出人命的事情了,他也是怕了。扑通一下子跪在地上,抱着刘大力的腿哀求道,“大哥,大哥,景轩不是故意的,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求求你,原谅他吧!他还小啊……”

    刘大力哽咽的闭上眼睛,“小?大郎二郎不小嘛?我又有几个儿子?”说着将刘富贵甩下去,走到柳氏旁边,见柳氏紧闭眼睛,吓了一跳,连忙呼唤,“柳娘,柳娘,你怎么了?”抱起柳氏,才发现柳氏头下面留了许多的血,那鲜艳的颜色,刺痛了他的双眼。

    抱着柳氏快步走到刘富贵旁边,一脚踹翻刘富贵,“拿银子!”

    “啊,哦,好好……”刘富贵赶紧爬起来,向屋里跑去,翻出来几两银子。

    林氏见刘富贵将她的私产拿了出来,气急了,边骂,便冲上去,“刘富贵,那是我的银子!你个混蛋!快换给我……”

    刘富贵没管林氏,将拉扯他的林氏一把推倒一边。献媚的冲刘大力笑着。

    拿到银子,刘大力就要走,走到门口才忽然想起来,对着站在一边的李婶道,“李婶,微微还在屋里……”

    李婶看着柳氏身上的血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没一会儿就滴了一小摊血水,心里怕的不行,唯恐着柳氏也去了,忙摆手,“放心吧!我这就去抱过来。”

    刘大力感激的看了眼,慌忙赶路了。

    刘微微一个人在屋子里静静地哭泣,她无比的痛恨,为什么让她穿越到这个身体,这么小的孩子连翻身都做不到,只能静静地看着,听着别人欺负她的家人。

    李婶拍拍手,道了声,“造孽哦!”出了大郎二郎的事,她也不敢将微微一个人留在屋子里,连忙推开破旧的门,走近刘微微,见微微满脸泪水,心疼了,抱起微微,轻轻哄着,“微微乖,不哭,不哭……”

    刘微微就这样被抱到了李家。李家的儿子还没有娶亲,他们家也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李婶生了两个儿子,心心念念的女儿没有生出来,现在就期盼自家儿子赶紧娶亲,生个可爱的小孙女。

    现在时不时的带着刘微微,刘微微长得好,还好带,见谁还冲谁给个笑脸,简直是她心目中最理想的孙女。所以刘微微在李家是过得很舒心的。

    刘大力第二日才带着柳氏回来,一回来,就去李家将刘微微接了回来,走之前,李家一家人还依依不舍的看着刘微微被抱走。

    刘微微被刘大力塞在柳氏的被窝里,原本她还有些不理解,但一抬眼,看着柳氏脸上的死气,心里只剩下,“气若玄虚,命不久矣。”这句话。

    柳氏的脸青白一片,白得压根就不正常。静静地看着房梁,察觉到刘微微存在了,这才转过头,看着微微,看了一会儿,慈爱的笑了,“微微,娘亲爱你,大哥,二哥也是,我们都爱你。”

    刘微微想说,她知道,但是她说不出来。

    刘大力也是满身的伤感,努力将耷拉下去的嘴角勾起来,对着柳氏说,“柳娘,你看着微微,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柳氏点点头。

    刘大力走出房门,转身的时候才抬手,将划过脸庞的眼泪擦掉。去厨房准备给柳氏准备吃的。没料到,放粮食的柜子被锁的很严。转过身,准备去找宋老婆子要钥匙。

    一转身,宋老婆子就站在身后,“想吃饭?休想!”说完,就想走。

    刘大力拉住宋老婆子的衣袖,无奈的喊,“娘,柳娘伤到了,要吃点东西,再说了我们已经两顿饭没吃了。”

    宋老婆子笑了,眼里闪着冷光,“你还没吃饭,富贵给你的钱呢?那么多的钱够你们吃多少顿了?”别以为他们看到,富贵至少给了他五两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