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拳头无眼 > 第十二章 神秘的柳青青

第十二章 神秘的柳青青

 热门推荐:
    秦晓路的确是路过的,不过,他之所以不与师父师弟师妹相见,并非时间不允许,而是不能,不能给他们麻烦。

    一个山坳,烧着一个篝火,围着四个人,两个中年西装男子,两个身穿休闲装的青年。

    篝火上支了个架,架着两只扒光的山鸡,鸡皮已经金黄,油脂滴落柴火中,惹起啪叽啪叽之声,伴同着丝丝油烟缭绕,香气也飘散了开来。

    秦晓路的脚步声传来之时,四人正自伸手拉扯鸡腿,皆是手上一凝,待得见了来人是他后,才神色一松,对面那额头有道疤记的中年抬头看了他背后扛着的两只野兔一眼,淡淡道:“老三,身手不错嘛,出去转一圈,就打回两只肥兔,要得,今晚饭有着落了。”

    这个中年男子名叫夏侯林,是这一队人的领队,他左边那个沉默寡言的中年男子名叫骆树林,是副队。另外两个青年,一个叫杨杰,一个叫乌南。秦晓路居中,在副队骆树林不说话的时候,都是他发表了意见。而作为老大的夏侯林为了彰显他的威严,自然不能唐僧一般啰里啰嗦,得有点矜持是吧。所以,当他的指令下达之后,秦晓路起到解释和缓冲的重要作用。

    但是,在杨杰和乌南两个年轻人眼里,这个组队,领导比下属还多。

    秦晓路撂下兔子,坐下草地,扯下一只鸡腿,啃了起来。

    两只兔子也被烤熟,然后进了五人的胃。

    秦晓路看着对面的夏侯林:“老大,在此就地歇一夜,还是继续上路?”

    夏侯林沉吟片刻,道:“本来么,当然是白天走路方便,毕竟,越往里去,越发危险,野兽的袭击,山林险地纵横交错,夜里增加了难度。不过,传说中的一些事,又不得不认真对待。”

    杨杰道:“是不是关于闹鬼呀,女人村等等事迹呀,老大?”

    夏侯林道:“嗯,闹鬼也就算了,这些玄幻的东西,我是不相信的,充其量就是某些人以神鬼作掩饰模式,暗里干着不为人知的事罢了。那女人村,倒是让我顾忌几分。”

    乌南道:“老大,您可是神鬼都不怕的铁汉子,怎么会对一些传说的东西在意呢?”

    夏侯林掏出盒烟,散了各人一支,杨杰给他点上,他深深吸了一囗,慢慢吐出一串烟雾,烟雾缭绕当中,他的眼神居然有几许忧伤:“五年前,我有两个战友,组了一支队伍,也是走了这条路线,却再没出来了。”

    杨杰道:“会不会在越南那边栽了?”

    夏侯林缓缓道:“虽然,我相信越南那边不敢,但是,我宁愿相信是他们做的。终究,未知的东西,总是令人恐惧的。而且,那时,我们互有联系,自进入这深山之中,信号中断,便彻底失去了联系。如果他们进入了越南,应当是恢复信号的。所以,也就是说,他们还没有走出十万大山。”

    他居然笑了笑,道:“女人,也是要睡觉的不是吗,所以,赶在她们睡觉的时候,我们悄悄地过去。”

    说话间,一支烟抽完,秦晓路提起竹棒,把炭火挑散,成了零零散散的火星儿,确定不会引燃,道:“上路。”

    走了几个小时后,各人的手电都暗淡了下来,乌南低声道:“好像都快没电了,如果有个地儿充电就好啦。”

    杨杰轻笑道:“如果有张床,有杯酒,有个美女,那岂不更好。”

    乌南口水都流出来了,舔舔嘴唇,道:“是啊,是啊。”

    杨杰啐了一下,道:“做梦去吧,美的你……”

    忽然,他闭上了嘴巴,眼睛睁的大大的,盯着前面。

    前面不远处,高高悬挂着一个大红灯笼,灯笼写着“旅馆”二字。

    旅馆有电,电力是以较原始的柴油机提供的。

    漂亮的老板娘说了,为了尽量节俭能源,晚上十二点停电。不过,今晚有了远方来客,且照顾他们充电之需,便延迟两个小时。

    夏侯林认为两个小时足够了,便下了指令,凌晨两点半,在旅馆外十丈处的那棵老槐树下集合,出发。

    但是,当时间到了两点半,老槐树下,却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出现。

    这个世界,能把男人留下,除了美酒,还有美女。

    而旅馆里,不仅有美酒,竟然亦有美女。

    酒,是葡萄酒。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当一个穿着并不多长的又不难看的妙龄女人,手握一支葡萄酒,捏着两只夜光杯,在柔和的灯光下,含着迷人的微笑,扭着小蛮腰,踩着小碎步,一摇一晃的款款而至,这种诱惑,相信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不会拒绝。

    秦晓路当然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我的名字叫做柳青青,杨柳的柳,柳叶青青的青青。”女人自我介绍,“也许,过了今晚,不要说我的名字你不记得,我这人你也不会记住。但是,对于我来说,你却曾经进入了我的世界,就好像一枚钉子钉在木板上,即使把钉子拔掉,也抹不去曾经的痕迹。你说是不是?”

    “或许,你说的是理,”秦晓路边喝酒边懒洋洋道,“我喝酒的时候,一般不喜欢说话,尤其是,我认为,女人喝酒的时候,尽量别说话。”

    柳青青笑笑,柔声细语的:“男人和女人喝酒,当然不希望女人多说话,因为,男人只希望女人的嘴多喝酒,醉的快一些。”

    秦晓路呵呵笑了,跟她碰了碰杯,“现在,你醉了没有?”

    柳青青媚眼如丝,轻轻道:“那么,依你之见,我现在该是醉了还是没醉呢?”

    秦晓路漫不经心道:“如果你醉了,我偶尔问你一些事情,你是不是会记不起来呢?”

    柳青青笑笑,却是有点勉强,“深更半夜,一个美女陪着你,有很多有趣的事可以做的,对不对?”

    秦晓路淡淡道:“如果,你能够告诉我,两年前,一个叫洪则刚的男子,在这一带如何凭空消失掉的,这个故事,比干喝酒一定有趣多了。”

    柳青青似乎一震,慢慢说道:“一个自恃能力不错的年轻人,血气方刚,以为全世界都是绕着他转,是以,背上他骄傲的行囊,挑战一些常人敬畏的东西,试图彰显他的与众不同。然而,恰恰,现实是残酷的,是打脸的。”

    秦晓路冷笑一声,冷冷道:“这就是你们杀害一个年轻人的理由?”

    柳青青竟然也是冷笑一声,道:“你真想知道真相?”

    秦晓路没有说话,他相信他坚定的眼神已足够说明一切了。

    柳青青放下酒杯,说了一句“跟我来”,扭头走了出去。

    半个小时后,秦晓路跟着柳青青来到一座破落的山神庙前。

    庙堂里漆黑一团,柳青青却很轻易的找到灯盏并点着。

    年久失修的庙宇,墙瓦不少破洞,丝丝夜风潜入,火焰摇晃,柳青青的身影仿佛分作了数条。

    细一看之,却不是柳青青的,而是靠墙边的确站着三个人,三个身穿黑衣,脸上还蒙着黑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