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摘仙令 > 第三九一章 季肖

第三九一章 季肖

 热门推荐:
    明玉岛被千岛湖的修士,布了不少陷阱,陆灵蹊和火猴很费了一番劲,才避开巡卫在天亮之前赶到岛的南边。

    一人一猴都迫不及待地想要马上离开,齐齐冲入水雾深重的湖面。

    “小友这么快就要走了吗?”

    苍老疲惫的声音,传入陆灵蹊的耳边,“进蓝蜗秘地的手印,小友从何而来?”

    什么?

    陆灵蹊一个踉跄,被火猴拉了一把,才没摔下。

    “吱吱!”

    火猴不知道她突然停下来干什么,还在示意他们应该快点走。

    “不用看了,它听不到老夫的话。”

    雾中,季肖的声音再次出现在耳边,“小友既然会我混沌巨魔人进蓝蜗秘地的手印,敢问从何而来?”

    “你是什么人?”陆灵蹊示意火猴快走,不用等她,“不对,我现在应该问,阁下,您现在是鬼,还是一抹就要消散的无神、分魂?”

    “……都一样!”

    看到与她萍水相逢的小猴儿怎么也不肯走,帮忙警惕四周的时候,季肖深叹一口气,“老夫季肖,曾是混沌巨魔族的大长老,小友听过老夫吗?”

    果然是季肖?

    想想他让出来的蓝蜗秘地,陆灵蹊到底没出恶言,“听说过,我奉季鞅前辈所请,寻找当年混沌巨魔族分散的四大秘地。”

    季鞅?

    季肖心中激动,“这样说,小友是从天渡境而来?”

    六十年一次的祭祖,他在那个祠堂能听到所有有关混沌巨魔族的消息,“那里……我的族人还好吗?”

    “不太好!”

    陆灵蹊摇头,“不过,这已经与前辈没有关系了。”

    “怎么会没有关系?”

    季肖声音急切,“老夫存下一抹元神不灭,就是为了等他们。”

    “可是那里需要的是活着的混沌巨魔人。”陆灵蹊声音淡淡,“当年的传送出了问题,季鞅前辈带进天渡境的本就没有多少人,现在整个天渡境,就只有他一个人以游魂的形态出现,其他的混沌巨魔族因为近亲相结,已经越来越虚弱,现在正处封印之中。”

    什么?

    季肖一呆。

    “前辈,我跟您说这些,您也解决不了,你们四散在四处的秘地,我都跑过一遍了,我……”

    季肖打断她,“现在还有多少人?”

    “四大秘地已然全毁,天渡境外,只有在小境中,为了更长地生存,不时封印与解封印的七十九人。”

    四大秘地全毁,只有七十九人?

    季肖的声音更为沙哑,“崎山秘地你进去过吗?”

    “进去过,那里被天外冥虫所占。”说到这里,陆灵蹊顿了一下,那里早就没了混沌巨魔族,何以还是存在着?

    “前辈,秘地也好,秘境也好,都是你们的,你们不在了,为什么不直接毁了它?”

    说他们不能控制秘地秘境也不像,毕竟,她用手印真真切切地进了崎山秘地。

    “毁?那会那么容易?”

    季肖不知她的试探,叹口气,“即已成境,就是一方世界,虽是我族所造,不会被外界天道影响,却只能出入,不能控制了。”

    如果能毁,他们怎么也不至于放任那些虫子独占崎山秘地。

    “崎山秘地你是如何逃出来的?是天外冥虫都饿死了吗?”

    “只听到它们说饿,但是,人家分合由心,可能有我们不知道的存活方式……”

    陆灵蹊把她曾经的遭遇,跟这个当年算是救下整个七界的前辈道出来。

    “既然如此,崎山秘地不可再入,”季肖沉默了好一会,才又道:“还请小友以后,把那里尽量忘了吧!”

    忘了?

    陆灵蹊当然会忘了那里,只是这位前辈……

    “季鞅那里,麻烦小友帮我把这枚玉简带给他。”

    水雾中冒出一个小漩涡,把火猴吓了一跳。

    陆灵蹊只见那小漩涡在凝聚周围的灵气,一枚玉简样的东西,渐渐在他们面前凝出,“小友在那祠堂想来听了不少。”

    季肖的声音好像更累了,“当年天地大变,各族都在寻找出路,其实应天地之变,才是最好的办法,可是,族中大部分的人都不同意。”

    混沌巨魔族称王称霸得太久,放不下心里的荣光,放不下身段,又有能对抗天道的秘地秘境,族中不能一心,才至有接近灭族的大祸。

    “在小友眼中,能吃尽世间万灵的混沌巨魔族或许合该灭族。”

    季肖在祠堂呆了那么多年,该听的,不该听的,全都听过不少,“对于这一点,老夫已经不想说什么。”

    最开始时,混沌巨魔族才是天道的宠儿。

    只是天地抛弃他们的时候,也是毫不留念。

    “世间万物,缘起缘灭,戒经中说,‘人死为羊,羊死为人’,轮回才是天地大道。”

    他真的听了好多佛经,“但我等修行中人,逆天改命,要的是自己的命,自己掌握。”

    所以,他最终在做各种暗手的时候,还是听了大家的意见,天地不要他们,他们进自己的天地。

    “我族藏于秘地秘境,并不愿与这方抛弃我们的地方再有交接,奈何,该来的,怎么也躲不掉。所以,老夫另做了后手。”

    玉简完全凝成,飘向陆灵蹊,“人族本就有我混沌巨魔族的一丝血脉,当年天外冥虫侵入,老夫舍境相助七界时,与当年的某些人达成协议,他们助我族重觅一方混沌星空,我亦带一部分族人舍下混沌之晶,舍下身躯,顺应这里的天地之变。”

    什么?

    跟她在祠堂听的好像不一样呢。

    陆灵蹊接住玉简的时候,其实更愿意相信季肖说的。

    “老夫之所以由着他们弄六十年一次的大祭,除了还剩的元神需要滋养,就是……”

    季肖叹了一口气,“世间人‘心’最不可量,一念为佛,一念为魔,老夫都把握不住自己犹带侥幸的心,又如何能怪得他人,蓝蜗秘地因我而毁,我愧对秘地中的族人。

    他们有一二执者,不肯轮回,借着当年炼化他们血脉的人族后裔苟延残喘,这一点,老夫阻止不了,也不愿阻止。”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十万大山的妖族当年与我族亦有过协议,可是,他们得了好处,却是第一个背叛我族,我……”

    “前辈!”

    天空已如一块深蓝的布幕,要不了多久,就会浅下来,到了那时,天就亮了。

    陆灵蹊无法再在这里,听他絮叨当年的恩恩怨怨,那跟她都没关系,“时间不早了,这里有慈云寺的化神星君,还请您长话短说。”

    长话短说啊!

    水雾中传来一声叹息。

    “那老夫就长话短说,虽有种种背叛,我也给我族寻了另一种重得自由的地方,山海秘地其实是个境中境,那里的族人,现在已经生活在一片初生的混沌星空中。”

    什么?

    陆灵蹊呆了。

    “老夫与当年的某些人还有协议,其中种种尽记录在玉简之中,小友亦可尽看,还请看过之后,把它送给季鞅,他会知道,怎么安置现在的族人。”

    该他做的,不该他做的,他都做了。

    季肖等了这么多年,其实只为等一直没消息的几处族人。

    当年不敢联系他们,是怕把他们也拖入万丈深渊。

    “拜托了,老夫现在送你们一程。”

    他感觉有人来了。

    陆灵蹊和火猴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湖中的云雾动了起来,他们的身体正在腾云驾雾。

    远方一抹亮光,挣脱天地桎梏,撒出万丈暖阳的时候,季肖的声音渺渺,“生前枉费心千万,死后空待手一双,告辞了,保重!”

    陆灵蹊心下一跳,莫名的感觉他要消散了,“多谢前辈相送,我定把玉简带到。”

    她的话,季肖并未听到,移行换影间已是数百里,与追来的通远面对了面。

    “阿弥陀佛!”通远一早就知道千岛湖有这么一位,“小僧通远,见过前辈!”这么多年,这位前辈装聋作哑,现在突然出现,一定出了他不知道的事。

    “通远?慈云寺和尚?”

    季肖在阳光下,照样用云雾微凝了身体,“哈哈哈!在庸人眼里,小事是大事,在英雄眼里,大事是小事,在圣贤眼里,世上本无事;通远,你心里有事么?看破了放下了都不算事,那才叫高僧!”

    “阿弥陀佛!”通远大师的眉头打结,“看来前辈对我佛家经义,很有研究啊!”

    他望了一眼他的身后,刚刚的动静,似乎另有他人,“那请问前辈,放下了您的事吗?”

    “呵呵!”

    季肖不置可否的一笑,“神仙尚有缺憾,人生岂能尽如意!通远,你之所求,在老夫这里,走不通!”

    “……阿弥陀佛!”

    通远大师再次宣佛,“前辈,我们也算同出一源,您当年做不到的事,由小僧帮您做,不也算在这世间,留下您该留下的了吗?”

    “同出一源?”

    季肖云雾组成的脸上,露出一抹似讥似讽的笑,“是指你们把我族人活活绑着,炼化血脉吗?”

    “阿弥陀佛!”通远弯腰一礼,“那不是小僧做的事。”那是多少代以前的事了,“小僧懵懂入世,懵懂出世,现归我佛!您不承认与我等的机缘,莫不是,还真的以为,这世间还有混沌巨魔人?”

    “没吗?”

    季肖微微闭眼,感应直入十万大山的一人一猴,“那天渡境是怎么回事?”

    “您觉得,那里还有您的族人?”

    通远若有所思后,再次宣佛,“阿弥陀佛!那请问前辈,这么多年,天渡境里您的族人,怎么就一个也没出来过?”

    当年,强盛的混沌巨魔人,都成了大家更进一步的阶梯,现在……更可以。

    通远其实更想知道,进天渡境里的道魔两家弟子如何了。

    可惜,道魔大比从来没有邀请过佛家,再关心,也只能远远关注。

    “你想乱我心境?”季肖冷声道:“通远,你在教育你徒弟的时候,可曾想过,如何教育你自己?别跟我拽什么大师的派头,你道行太浅,还乱不了我的心境。”

    “阿弥陀佛!”

    “这样不停宣佛,说明你的心境已乱。”

    季肖打断他再要开的口,“通远,甜酸苦辣尝遍,方知清淡滋味最美;万水千山走过,才见本地风光绝佳。这句话,你还记得吗?”

    什么?

    通远面色大变。

    当年困于元后瓶颈,不得化神门径,得遇梦中不见头脸的师父,得他点化,才入世尝尽世间的甜酸苦辣咸……

    “原来是梦中师!”

    他终于在季肖面前,深深弯腰,“通远拜见师尊!”

    “你忘了你的初心。”

    季肖低头看着他,“我们也不是师徒,通远,你拜错对象了。”

    “万法皆空,因果不空!”

    通道双手合十,却不再季肖面前宣佛了,“前辈又何必口是心非?”若真的没有一点照顾,又何必点拔于他?

    “何为口是心非?”季肖笑笑,“老夫只是因为当年的通远,有佛心有佛行,才加以点拔,希冀佛门能出一个真正的菩萨,可惜啊!”

    此人现在也不是说,就没有佛行佛心,只是,进阶化神后又希想成佛飞升,为了飞升之路,佛行佛心,俱可摈弃。

    一念佛,一念魔,在慈云寺的某些人身上,表现的最为明显。

    这也许是他们有人心,又有混沌巨魔人的魔性。

    “让你们慈云寺的和尚,离千岛湖远一些。”

    千岛湖的人,才是当年他们自愿放弃身体,有助于混沌巨魔族的高人后辈。

    季肖道:“以后,也不必再在此收徒了。”

    “……是!”

    通远沉默一瞬,“小僧会把这话传回慈云寺,但最终的决定权不在小僧这。”

    “种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

    季肖不想慈云寺的和尚现在怀疑什么,稍为提点一句,“通远,再次尝尝世间的酸甜苦辣吧!”

    什么?

    通远长眉微动,在他面前深深低头,“是!小僧……这就入世。”

    他再抬起头时,季肖已无身影。

    望望之前怀疑的方向,通远到底叹息一声,转身远走。

    明玉岛祠堂里,季肖的灵牌底座,发出‘咔咔’两声响,可惜,因为祠堂无人,没有一个人知道。

    无尽湖底的深处,一处塞满了巨大骨头的空间里,两个淡淡的影子,却若有所觉,一齐透过层层障碍,看向祠堂方向。

    他们的样子,很是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