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带着满天神佛穿越 > 第六百八十七章 同生共死,夫妻双陨落

第六百八十七章 同生共死,夫妻双陨落

 热门推荐:
    夜半时分,茅屋外电闪雷鸣下起了暴雨,诃犁有些担忧。

    “春风还在外面呢,你能不能别这么没心没肺的”诃犁语气中带着责备。

    “他是皇尊,淋一场雨怎么了,死不了”

    阎立装作不在乎,但是翻身以后却再也睡不着。

    春风仍由这冰冷的雨落在身上,若是他愿意改天换地都轻而易举,但他没有用灵力驱赶而是顺其自然。

    掩着的门终于打开了,出来的却不是阎立而是老妇人诃犁!

    “你师父这几年老了以后脾气也越来越大了,你不要怪他”诃犁说道。

    “春风不敢,师傅脾气不好弟子只有受着的份,哪里敢有一丝一毫的怨言”春风说的非常诚恳。

    “你走吧,你师傅什么脾气你应该比我清楚,他既然不想离开这里就绝对随你离开的”诃犁劝道。

    春风当然知道,阎立的性格外圆内方,下了决定的事情从来不会改变,如封印两界山,如为无邪闯冥府,如为了他大闹谷地部落!

    诃犁劝说完就准备返回茅屋内,为了阎立她封印了所有的灵力只为平凡的与阎立渡过这一生,这么大的风雨以她这具肉身可扛不住。

    “师娘…”

    春风的一声师娘生生拽住了诃犁的脚步。

    “为什么,为什么师傅不愿意随我走,我已经找到办法替他治病了,他一定可以恢复如初的!”

    春风声音中带着焦急,西海龙皇洪武第一尊还在九野,只要将阎立带过去哪怕是当牛做马也要让龙皇出手相救。

    “这就是你师傅不愿意离开这里的原因”诃犁深深的叹息一声。

    “你师父只想在这里安安稳稳的谢世,不打扰你不打扰他任何朋友,你也知道你师傅从来不愿意给别人带来麻烦。

    而且他深知自己的病根本无解,他最怕的就是自己死了,还要让你欠下天大的人情!”

    阎立笃定春风为了救他一定会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心中骄傲的同时却又无比的抗拒,身为道宫之主要有自己的骄傲不需要向任何人低头。

    “我师傅到底怎么回事,经脉断裂一定有天地宝物重续经脉,灵力没有了可以重修,我相信这天地下绝对没有什么必死之症,为什么他就是不肯随我离开”春风还是不理解。

    “是他收养了我抚养长大,又为了我闯谷地部落,为我重塑肉身创造禁术气死回身,自己差点死在天谴里。

    他是把自己活成了一个圣人,愿意为了弟子舍弃一切的伟大的师傅,但是我呢?就让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师傅,自己的父亲死在我的面前而我什么都做不了?这样对我公平吗?”

    春风想怒而又不敢,向来温和哪怕是在谷地部落舍弃肉身都从来没有这般失态,如今他只能歇斯底里声嘶力竭,他知道阎立一定能够听到。

    “我知道你很在乎他,我也和你一样,但不要怪他,如果有活下去的希望你觉得他会选择在这里归隐吗?”诃犁问道。

    “师娘,告诉我师傅到底怎么了,我一定能够想到办法的”春风追问道。

    “他困在了自己的轮回里,普天下谁也救不了他,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困在轮回?那我去冥府,冥帝是冥府之主他一定有办法的!”

    “不必了,如果冥帝能救得了,你觉得我会在这里吗?”

    诃犁摇摇头,阎立归隐的这一段时间里,冥帝与无邪想尽一切办法都没能治好阎立,因此就连诃犁自己都已经放弃了。

    春风听完后头晕目眩

    风雨过后晴日如约而至,当初阳第一道光照在了草庐上时,门扉打开阎立右手拄着拐杖诃犁搀着他的左手一起走了出来,面如金纸时不时还咳嗽几声。

    春风急忙让开路,不敢挡在前面,阎立斜看了他一眼。

    “还没走呢?”

    “没呢,不走”春风脸上赔笑。

    “没有还不扶我过去躺下晒晒太阳,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春风急忙替下诃犁,搀着阎立半躺在椅子上。

    “想到办法救我了吗?”阎立问道。

    “弟子无能”春风一连颓唐。

    “你想不到办法那是当然的,老子都没办法的事情,你能有辙?”阎立嘴角居然带着一些坏笑,语气有三分得意“老子这个病在冥府都是无解的难题啊,执掌冥府的冥帝都无能为力”

    “人间的凡人都是养儿防老,弟子虽然无能救您,那弟子就呆在这山上伺候您老终老吧”

    春风牵强的笑着,说的话一句句都扎着心。

    “还有无邪那小子可是急坏了,老子养了两个好徒弟啊哈哈…”

    或许是笑的太得意,又猛烈的咳嗽起来,春风赶紧顺着阎立的背让他不至于呼吸太困难。

    阎立抬起手想要摸一下春风,但是根本够不到,春风为了阎立摸得舒服堂堂无上皇尊半跪在躺椅前,乖巧的如同一个宝宝。

    阎立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会儿没有任何重点,精力越来越差,声音也越来越低不一会儿便昏昏睡去。

    春风轻轻放好阎立的手,取出扇子在一旁扇起来,看着熟睡的阎立春风擦了擦眼角,强忍着泪不让自己流出来。

    春风在归隐的这座山上呆了一年有余,这一年里阎立越发苍老。

    开始阎立还能拄着拐杖走,再后来需要春风搀扶,直到现在阎立只能由春风从茅屋内背着出来躺在椅子上。

    白天陪阎立聊天,听着他絮絮叨叨的重复说着一些往事,晚上不断翻找阎立留下的经文,想要从中找到一些办法,不过一无所获!

    春风在山崖边上有些发狂,想哭又不敢哭出声来,只能抱着自己的头恨自己的无能,即便身为无上皇尊又如何造化通天又如何,到最后连自己的父亲都救不了!

    “这一切都与你无关不必自责,你和无邪是他最爱的两个孩子,你在这里的一年是他最开心的一年”

    诃犁看起来已经看淡了生死,反倒没有春风这么悲痛激烈。

    “那你呢?”

    “他是我夫君,我当然是随他一起走,今晚你守夜吧”诃犁朝着春风笑了笑。

    诃犁知道,阎立多半是挺不过今晚了。

    月至中天是天地间阴气最盛的时候,沉睡中的阎立突然转醒,抓住了坐在床边的春风的手。

    “孩子,怎么不睡”

    “你忘了,我现在可是无上皇尊,是不需要休息的”

    “对,对,谁敢不说我阎立教出来一个好徒弟”阎立蜡黄的脸上艰难的笑了笑。

    “第一次见你是在鬼方山下,那是你小子惨啊,那时候我还想多狠心的父母把这么可爱的孩子遗弃在鬼林”阎立回忆起了当年。

    “不可怜,甚至幸运的很,否则怎么会遇上您”

    阎立双目无神,空洞的看着茅庐庐顶,听着阎立的絮絮叨叨春风再也忍不住泪如泉涌,他知道如今的师傅已经是弥留之际了。

    “救了你以后让你回家非要跟着我走,没想到这一跟就是两百年…”

    “诃犁,诃犁,诃犁呢?”阎立一连问了三遍。

    “我在这里,你这糟老头子半夜乱叫什么”

    诃犁语气嗔怪抓住了阎立的另一只手。

    “难为你甘愿做凡人在这里陪了我这么多年了”

    “胡说什么呢,你是我夫君我不跟着你我还能去哪里”

    “春风,佛道艰难你一定要撑下去。”

    “会的师傅,我会的,这是您毕生的心血,我会用命守住”

    春风早已泣不成声,他虽是无上皇尊却同样是人,有着七情六欲喜怒哀乐,听到阎立交代自己的后事忍不住失声。

    “我死以后不要告诉任何人,还有照顾好你师娘,一定不要让人欺负他!”

    “值了,值了,老子这一辈子真的值了”

    阎立突然笑了起来,笑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声。

    “师傅…”

    诃犁没有哭,反而帮着阎立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袍,满眼柔情的看着宛如安然入睡的阎立。

    “我是你的妻子,要照顾我的人当然是你”诃犁语气似乎在责怪阎立将她交给别人照料。

    “春风,师娘拜托你一件事”,把我们葬在一起吧,听夫君说葬在一起的人来世还能相会!”

    “师娘,您说什么呢”

    阎立会死是因为他如今已是一介凡胎,而天女诃犁即便封印了自己的灵力,身为罗刹族人却拥有着绵长的寿命,解开封印依然是哪个王极十三尊怎么可能死。

    诃犁整理好后,抓住阎立的手然后躺在了阎立的身边。

    春风这才发现,就在入睡前老妇诃犁的精神都还很好,然如今浑身都缠绕着死气。

    “您这是怎么了”春风急忙问道。

    “在知道你师傅解不开自己的宿命以后,我就悄悄在他身上种下了同心咒,这世界没了他就是一座坟墓!”

    诃犁安然的比上了眼,接受了她早已安排给了自己的命运,同心咒,同生咒,一咒同心,死生同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