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能看见状态栏 > 第二百八十四章 用拳头说话

第二百八十四章 用拳头说话

 热门推荐:
    

    “这个烧伤啊,很好解决的。”韩家豪被人带着穿过人群后,看到了被母亲紧紧抱着的小朋友,他一边偷偷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一边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这种程度的烧伤,只要用了我的秘方,之后连疤都不会留下的,放心吧。”

    

    这么小的孩子被烫成这样,家长除了心疼和自责之外,必然会试图将孩子的伤势和后遗症减弱到最小。只要能利用好这一点,韩家豪有信心从这个看起来不算特别富裕的家庭里榨取最少两三万的治疗费。

    

    自从韩家豪觉得气候不对,果断扔掉了在宁远租来的“门店”后,他一咬牙花了大价钱在常宁造纸厂医院承包了一个科室,并且买通了里面的财务和几个护士。第一次在正规医院的掩护下开始了自己的“生意”。说起来,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肆无忌惮的做生意就是好。按照他的估算,只要造纸厂医院的生意再持续两个月,自己就能回本了。

    

    韩家豪的生意是他自己精心设计过的。造纸厂医院里,他开出的所有检查收费都比普通检查贵出三倍。而药物方面,他会直接开单子让患者去外面的指定药店购买。这又是一笔额外收入。这么做生意,比在宁远冒充“名家传承中医”更赚钱,而且还更轻松——至少不用自己熬药,再往药汤里倒抗生素粉末和激素药物。

    

    可惜啊……韩家豪一边拿过自己的药箱,一边暗自叹了口气,这生意干了才一个月,就让人给搅黄了。得亏自己跑得快,这才没被人抓进局子里去。虽然亏了几十万的承包费,但至少自己还能在外面继续重操旧业。

    

    在果断离开了常宁后,韩家豪直接跑到了平安镇上,并且用和之前同样的手法承包下了镇子上的卫生所。不过这次就不能用虚开检查和指定药店的手法了——毕竟平安镇也不算太大,镇上的人多少都有些亲戚关系在。开着药店的老板也不可能和他合作坑镇民的钱,毕竟韩家豪可以跑,但药店却跑不掉。于是,韩家豪决定把自己的两次“成功经验”总结混合一下,摇身一变,成了“在卫生所工作的名家传承中医”。

    

    韩家豪来平安镇已经一周多了,这期间生意开展的不算十分顺利。不过凭借“调养体质,强身祛病”的名头,他倒是开拓了几个老年病客户。老年病客户是非常好的“客户”,他们年龄大,基础疾病多,平时身体就不好。大量使用抗生素和激素后,他们的症状一般都会有明显好转。至于药物的副作用甚至最后因为病情发展而致死,一般镇上的人也只会认为老人家到了该走的时候。不会对卫生所有什么太大的敌意。

    

    给这个小孩的治疗,韩家豪也准备走这个套路。管他多大岁数的孩子,大剂量的抗生素和激素往下一灌,实在不行再碾些复方甘草片,直接用里面的微量鸦片成分把娃娃给药迷糊了就算完事儿。然后再接着调养身体和祛疤的名头,连着用上一两年药。把钱榨干净了再跑路就是。

    

    只要没人出来搅局,那就什么都不用怕。韩家豪从药箱里摸出了手术剪和一卷纱布,准备把小朋友后背上的水泡都剪掉,然后再往露出的伤口上撒药。往伤口上撒些买来的云南白药粉末,然后再开药方就行。

    

    “what&nsp;&nsp;th&nsp;&nsp;fc……”布鲁恩眼见着这个穿着白大褂的同行准备用剪刀去剪小男孩身上的水泡,他瞪大了眼睛一把拍掉了韩家豪手里的剪刀,“丢雷楼某啊,佐咩啊累?”情急之下,他的粤语又冒出来了。

    

    “你在干什么?”帕斯卡尔博士也一脸警惕的站了起来,顺便用身体护住了小男孩,“你拿剪刀想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上药啊!”韩家豪捂着自己的手怒道,“那么大的水泡,不把它挑了怎么上药?有水泡隔着,药力怎么可能渗透进去?你有病吧?!”

    

    韩家豪非常正常的恼怒着,用剪刀去剪水泡这一招还真不是他胡诌的。以前在家里他自己烫伤了之后,祖母就是这么为他处理的。

    

    平时当骗子的时候,韩家豪尚且理直气壮。这下不骗人,而是使用“真正”的治疗手段,反而被人质疑。那种理直气壮顿时转变成了恼怒和憋屈。韩家豪朝着两个医学专家跳着脚怒道,“你们不懂医学没关系,可是不懂不能装懂!你自己不明白无所谓,但不能耽误我给孩子看病!”

    

    “这个家伙喊什么呢?”布鲁恩博士被韩家豪的一通抢白吓住了,毕竟对方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这甚至让布鲁恩博士有些动摇——莫非是烫伤的治疗指南最近发生了什么变化,而我却不知道?不能吧?这种机制都被搞清楚了的外伤的治疗指南要是变了的话,那应该会有很大的影响才对啊。布鲁恩博士一边动摇着,一边用法语对帕斯卡尔问道,“我们的操作有问题?”

    

    “亏你还是个急诊医生!”帕斯卡尔博士翻了个白眼,“烫伤不这么处理还能怎么办?”

    

    布鲁恩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那他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生气?”

    

    “我上哪儿知道去?”帕斯卡尔博士继续翻着白眼,“让老板去和他讨论好了,反正总不能让他下手剪水泡——现在就剪掉,伤口会加深的!”

    

    孙立恩在拨通了110报警电话后,就直接躲回了自己的车上。他毫不怀疑如果自己下车露了面,这个假医生一定会直接逃跑。当初他从造纸厂医院里翻窗跑路的样子,孙立恩现在还记着呢。

    

    “老板,我觉着你需要出来和那个医生谈一谈。”帕斯卡尔还坚持着挡在韩家豪面前,而陶德正在努力向韩家豪解释着自己父亲的工作内容。趁着这个档口,布鲁恩溜到了孙立恩的车边敲了敲窗户道,“那个人看起来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可是他要现在就剪破水泡清创……”

    

    “没完了是不是?!”韩家豪瞪圆了眼睛,一把搡开了面前的小陶德。“你个小兔崽子你懂个屁!”

    

    小陶德被推的摔倒在地,他半坐在地上张了张嘴,还没说出是什么来,忽然觉得面前晃过去一个黑影。同时耳边炸响了一声塞缪尔·杰克逊的口头禅,“othr&nsp;&nsp;fckr!”

    

    布鲁恩一拳砸在了韩家豪的脸上,把这个冒充医生四下行骗了好几年的家伙一拳干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