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意识降临 > 第六十二章计划进行中

第六十二章计划进行中

 热门推荐:
    那些体型变得巨大,手部出现异变的暴君试做型号便是如此的变化过程……艾隆斯的神智似乎还尚在?

    威斯克想着,从巨变的艾隆斯身上转移了视线,但他敏锐的发现魏无道的嘴角还残留着笑意。

    似乎异变还未结束?

    身体的燥热,在痛苦之后来得异常的快,但又似乎很慢,就好像一个世纪一般。

    慢到艾隆斯只感觉到一阵是是非非的昏厥之感,在这模糊了时感的昏沉之感过后,他的身体突然变得有些滑腻了起来,连呼吸仿佛都带着点新鲜的快感。

    oh~艾隆斯在内心感叹着,这是比之麻果还要更加畅快的感觉。

    强烈的快感令艾隆斯身心舒畅。

    他不由得低声咆哮了一声,全身肌肉一震,骨节一拧。

    随着啊的一声大喊,他身上的警服便如同电视剧的武打效果一般。

    砰的一声,四下飞散,化作了万千的布条,但威斯克却清晰的知道那是由于肌肉的运动之间,劲里浑然一体带来的效果,就像是他在幼年之时看见的那习练截拳道,在国术馆授武的Bruce Lee一般,他的举动挥舞之间,仿佛连空气都为之震颤,化作了他手中的利器。

    只是可惜在他十三岁那年,那位李大师便因为些许的事宜不幸去世了,不然那定当是一个良好的实验体啊……

    些许气爆之声轰然传响,克劳斯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暗自揣摩着自己要是挨了这一拳,会不会肋骨被打断,就此失去性命?

    只是战斗并非是一拳又一拳的硬拼,克劳斯又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

    那便是他灵活的身影诱导着艾隆斯前往了绝杀之地,利用m136at4火箭筒将其轰击成稀巴烂。

    “痛快痛快”艾隆斯说着,一双狭长而细小的眼睛眯了起来,甚至是欢喜。

    他四下看着,那眯起的眼神之中,带着点些许打量的意味,就像是即将俯冲而下的老鹰,要将地面上弱小的小白兔化作腹中的食物一般。

    暴涨的力量的艾隆斯突然觉得世界上再也没有能够阻拦着他。

    即便是他眼前这个嘴角含笑的神秘人一般,只要他还是人类,那么这么近的巨力之下被暴击在胸膛,他必然会死。

    他心中涌动着黑暗的欲望,就像是人性之中的暴力,就像是人的劣根性一般,他要将眼前的这个男人踩在脚底下。

    不是通过权力,而是通过自己的力量,通过自己手中的拳头,将这个男人打到在地。

    令他哀嚎不断,令他如同蚯蚓一般挣扎,令他如同大虾一般弯曲腹部,被他紧随而来的膝击击中面部失去战斗力!

    艾隆斯想着,念动身随之下,顿时强有力的一拳挥击而出。

    强大的力量令得空气都发出了不堪适应的爆鸣声。

    碰!

    那是空气凝结成团块,被一股气挤压出去的声音,如果这拳的威力在再深一点,如果那拳头的表面还有着罡气的存在。

    也许,这一拳会打出雷鸣电弧,那是空气之中的微粒被极速摩擦带来的电荷点燃,猛然之中化作了等离子体的特征。

    在武道世界之中,这也许便可以称呼其为打破虚空,引动雷霆的武道神通吧?

    只是,这等那足以开山裂石的一拳还未击打中目标便被一只手掌拦截了下来。

    那只手如同白玉一般修长,还带着些许的稚嫩,其上未曾有过一丝的肉茧畸变,那证明着这不过是养精蓄锐的富贵人家的手。

    但正是这只手,轻飘飘的按住了艾隆斯的拳头,那足足有着他手掌三倍大小有余的肉掌。

    “你得到了我的恩赐,居然便就想着反抗吗?”魏无道说着,嘴角不屑的一撇。

    “但既然是我所赐予你的力量,你怎么会认为我连一丝反制之法都未有呢?而且,这只不过是我随手给予的东西而已,那自然是我看瞧都不瞧的东西”

    魏无道说着,纤细的指尖缓缓的用力,指尖按压之下,艾隆斯堪比钢铁的拳头居然就咔嚓一下缩小了下去。

    就像是捏着橡皮泥一般,一点点的深入,深红的血液从艾隆斯的手掌间滴落,绽放着些许的热气与炽热的能量。

    地面之上被血迹沾染的部位都如同火焰烧灼一般。

    但那血液与魏无道的手掌之间便如同隔着一个薄膜一般,连沾染都不能。

    艾隆斯咬紧了牙,筋肉抽动之间,试图将自己的手从魏无道的手掌之中抽离开来,但他未能做到分毫。

    抽离手掌已然是不可能的,艾隆斯当机立下做出了判断,要逼迫这个男人放弃他的举动。

    于是他挥出了自己的另一只拳头,猛然挥击而出,但这拳头无用。

    被魏无道轻易的阻拦了下来。

    拳头不行,那么便脚!

    艾隆斯拳脚并用着,脚踢,膝撞,拳击,肘击,依靠着被魏无道所抓住的手作为中心施展了百八十般的空手格斗的技巧。

    砰砰的肉体与地面的碰撞之声响起,但始终都只是艾隆斯的独角戏而已,甚至于他还腾空而起,试图以自己两百多斤的重量对魏无道来一个千斤坠!

    但任凭他如何的挣扎都是徒劳,哪怕是将手臂弄得骨折了都是无用。

    艾隆斯眼瞧着数种手段试过,魏无道都未有丝毫的变化,他只得心下一横,手作刀,一击猛然斩下。

    刹那间,鲜血喷涌而出,又迅速的凝固成了深红血的胶体物质,在数微秒之中引发了炽热的高温。

    “哦,倒是聪明”魏无道赞叹了一句,眼瞧着艾隆斯掌握了新躯体的使用之法。

    那些血液洒落在地变作了熔岩一般的滚烫,炽热的高温引起了空气的爆炸,引起了地面上光滑瓷砖的红热现象,引起了来自办公室上方的防火措施的反应。

    水管之中的高压水流顺着喷洒头变作了水雾,潇潇洒洒的洒落一地。

    办公室内几人眼睛一闭,下意识的想要躲避,但被魏无道止住,只得是化作了落汤鸡。

    水雾之中,魏无道的身周凝聚成了一道水膜,他看着威斯克的道,“这便是你的血与T病毒相互作用的效果,这样你满意吗?”

    水汽在威斯克的墨镜之上凝聚成了水珠,淅淅沥沥的落下,流淌进他黑色的皮衣之中。

    “不,这只不过是一个粗鲁的打手罢了,如果我注射了病毒不过是这种变化,那么我宁愿死”

    威斯克面无表情的说着,取下了自己的墨镜,以指尖腹部摩擦着水渍。

    他那双隐藏在墨镜下的眼睛也就此显现了出来,那是一双如同鹰狼一般的凶厉的眼睛,其中充满着对淡漠的意味,甚至于连魏无道的谈话都不曾放在心上。

    “那你想要什么?”魏无道从威斯克的话语之中得知了一点。

    他有所求追求,他可以投靠,但他不想成为这种低级的,可以取代的炮灰。

    “力量,如同你这般强大的力量!只要能够获得你这样的力量,投靠与你又有何不可,哪怕只是一丝种子,我也愿意。”

    威斯克说着,那双眼睛死死的凝视着。

    好像看到了某种梦寐以求的东西,那是迷途的旅者在见到指引路标时的欣喜,是迷途的羔羊在见到牧守众生的神父时的情感。

    那是欣喜,是面对着必须得到之物的渴望……

    “原来如此……追求力量吗……”魏无道低吟着,露出了了然的神色,“那么你愿意付出什么?单独忠诚可不够……”

    *

    二楼的洗手间内,瑞贝卡警惕的看着四周,那俏丽的脸庞之上充满了惶恐不安。

    随着被战术背心包裹的胸脯上下起伏,她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

    “吉尔,我们的布拉瓦小队全体都被控制了,不,整个S.T.A.R.S小队都被控制了……你赶紧逃吧,逃得越远越好”

    瑞贝卡急切的说着,想要让吉尔脱离魔爪。

    在那个自称帝君的家伙还未注意到吉尔之前。

    “等等,瑞贝卡,你不要急,慢慢说。威斯克不是说你们找到了有关于阿雷克山区杀人事件真凶的讯息吗?眼下怎么变成了这幅模样?”

    吉尔问着,按在了瑞贝卡的肩膀之上。

    那透气的战术背心之上满是湿润,看上去瑞贝卡紧张得出了好些香汗。

    “假的,都是假的,都是那个男人的谎言,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人,但他似乎想罢我们都控制起来,不论是我还是比利,还是队长,亦或者是整个S.T.A.R.S小队成员!”

    瑞贝卡坚定的否决到,有些苍白的嘴唇颤栗道。

    她想起了魏无道自洋馆返回之后,那些黑影武士挟持着三位队友的情景。

    那副模样真的是令她都有些难以置信。

    鬼魅的身影,奇特的能力,还有这些日子了接连出现的怪异事件。

    瑞贝卡是真的以为自己怕不是活在了梦中,现实,现实不应该是普普通通的吗?

    普通的生存,普通的受伤,普通的死亡……哪怕是医校之中接受着各种医学研究的案例的她都无法忽视那些超出了常理的事情了啊。

    “假的,怎么可能是假的?那个人是谁?他是造成凶杀案的真凶吗?”

    一听到凶杀案件的线索可能是假的,吉尔的心中便猛然动摇了起来。她连忙追问道,一双明眸看着瑞贝卡的大眼睛。

    那双明眸之中充满了深切的执念,这令瑞贝卡下意识的否定道,“不是,他,完全没有杀人的可能性,一路走来,即便是死去而又复活的丧尸,受到病毒感染而变成了生化武器的怪物,他也只是交由这手下的武士来处理”

    “那些神出鬼没的武士会从阴影之中浮现……”

    瑞贝卡解释着,四下警惕的眼神突然看到了一抹黑影。

    这令她的心中一跳,连忙止住了话语。

    那黑影无情的眼眸令她仿佛面对着天敌。

    “瑞贝卡,还有呢……还有呢?”吉尔追问着,顺着瑞贝卡的目光看去……却看到了一个小小的人影。

    它有着近乎于苍白的脸面,精致的面孔之上充满着毫无生机的死气沉沉,那扎着花色蝴蝶的微卷发短发也变得近乎于黑夜的黝黑,全然不见之前的铂金灿烂。

    看着那个人影,吉尔的眼中露出了难以置信神色。

    她喃喃道,“普利西亚?”

    *

    “我的智慧,我的一切都将为大人的目标而服务”威斯克说着,带上了他的墨镜。

    而室内的喷洒的水雾也终究是消散了开来。

    “你说说看,你能够为我做些什么?”

    魏无道玩味的说着,有些期待威斯克的回答。

    在得到了威斯克想要获得力量的愿望之后,他对于威斯克的看重便再次上升了一个层次。、

    在所有人都对于他的力量充满着畏惧的时候,还有着这么一个人对于他的力量充满着憧憬,并且想要掌握更深层次的力量,想要从他这里获得力量的途径。

    这可真的是异常的少见。

    “大人如此的执着于T病毒,想必是对其的前景很有所期待,但单纯的拥有着足以融合病毒能力的人是不够的,大人还需要一个可以将T病毒的特性研究得透彻的学者。”

    “病毒的本身涉及到了遗传基因工程,生物工程,病原体病理学说等数十种学科的交织,虽然大人的力量超乎与寻常,但想必也不愿意将大好的时间浪费在自己一人去研究病毒的特性吧。”

    “这件事情可以交给我来,我认识的人中有着大量顶级的科学家,甚至于还有这一个获得了两次诺贝尔奖提名的男人,恰好,他正是我的挚友”

    威斯克说着,面庞之上毫无表情,冷酷的话语之中,他将一切都作为了自己的筹码。

    甚至于自己的挚友威廉·伯金都能够作为交易的筹码。

    或许在他的感官之中,威廉·铂金也许会因此而受益无穷?毕竟在安布雷拉公司之中,所谓的研究主任只不过是一个消耗品而已,就连阿克雷研究所的所长,安布雷拉的创始三人之一都不过一个棋子而已。

    用之便抛弃。

    有了可以取代的人之后便予以谋杀。

    而这,如果威廉不跳槽的话,在他不愿意转交G病毒的情况下估计便只能重蹈覆辙了吧?被公司内部的雇佣兵给杀死……就像是十年前,他们带领着雇佣兵杀死恩师马库斯一般。

    对于他的回答,魏无道稍微失望,但还在预计之中,毕竟他也确实是缺少着得力的手下干将……纵然是有着黑影兵团,生死符这般的利器在手,但属下的势力之中,真正掌握着一个位面世界的经营者却是少之又少……还得他扶持一番才行。

    “那么,不为我引荐一下?”魏无道说着,握住艾隆斯的手掌猛然翻转,将他死死的甩了出去。

    那壮硕的身影带着一阵强风,顺着窗户之间的空隙飞向了天空。

    眼瞧着便是消失在了天际……

    威斯克有些愣神,他全然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容易就说服了。

    于是他点了点头,起身便欲带着魏无道前往建立在警署下方的机密研究所。

    是的,在这座警察署在四年前由艺术馆改建之时,便有着安布雷拉的实验室在下方秘密建成,如此,源自警署的犯人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在监狱之中。

    见着二人想要离开,克里斯伸手拦住了他们,“你们想要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