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清穿之木兰 > 693 醒来

693 醒来

 热门推荐:
    而就在屋外苏培盛左右为难的时候,屋子里的胤禛却是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因为一直以来需要上朝的原因,他早已经习惯了每日这个时候起身。

    这些年来就算是有不需要上朝的时候,他也是每每到了这个时候就会自动醒来。

    胤禛不知道他这种情况要怎么具体来形容。

    不过如果木兰知道的话,就会告诉他这叫做“生物钟”。

    是身体长时间养成的本能习惯和条件反射。

    胤禛微微的皱了皱眉,人一时间还有点恍惚。

    他觉得现在眼睛看到床帐的颜色和绣纹都有些陌生。

    直到感觉到自己怀里正紧靠着一具温暖的身体,并且还有熟悉的香气在隐隐传来时。

    胤禛才有些迟钝的低头,视线往自己的怀中看去,看到了木兰红润熟睡的小脸。

    她睡着时的模样看着有些可爱,一张小嘴甚至还微微的嘟起,时不时还动上一动。

    胤禛情不自禁的笑了笑,抬手想要摸一摸她的脸,可是手才刚一挪动,这才反应过来他和木兰都没有穿衣服。

    到了这时胤禛才想起昨晚上发生的事,想起了那些可说是火热缠绵,甚至是有些混乱和失控的一切。

    那些画面如今想着,让他的眼睛里又闪过了一丝灼热的欲望,似乎身子又重新变得热了起来。

    其实说来他昨晚真的有些失控,要不然也不会在木兰的推拒下。

    还想要继续强硬的占有她,就像是要把木兰融进自己的血肉里,要把她整个人吞吃入腹一般。

    是无视了她的眼泪,也无视了她的叫痛。

    胤禛也没有想到他是木兰的第一个男人。

    虽然他早就决定不去过问木兰以前的事,甚至有时候他还在刻意的回避着这个问题。

    可是不管如何,当知道自己是木兰的第一个男人时,他心里只觉得狂喜和激动。

    这样一来,他就是完完整整的拥有了木兰。

    虽说他们满人在入关之前,并不在乎这种事,对于女子改嫁再嫁很是赞同。

    但是在入关之后,因为想要同化,又或是接近汉人的关系,对于这方面也是越来越严格。

    胤禛想着这些低头看着木兰的眼神很是柔和,也逐渐清晰感知到在被子里他和木兰的肌肤相触。

    甚至感觉到木兰的一条腿正压在了他的腿上,带给了他一些轻微的重量感。

    其实对于木兰的睡姿,他真是不想多加评判。

    对比着像他们这种,从小睡觉时就有宫女在一旁纠正的人来说。

    木兰的睡姿就可说是太过自由和豪放了。

    胤禛似乎现在还能恍惚的想起,昨晚上木兰好像还曾经把腿搭在了他的肚子上。

    并且还不时的就转身的扭来扭去,害得他在睡梦中干脆把木兰拥进怀里。

    是紧紧的搂住不放,就像是抱着珍宝一样。

    好似只有这样,木兰她才会安静一些,才会乖乖的睡在他的怀里。

    胤禛想着这些看着木兰有些无奈的轻笑了一声。

    一双凤眼里闪着温暖的光亮,整个人的眉眼都变得柔和了。

    也许是他发出的笑声,又或是他胸膛的震动,让木兰被惊动微微皱眉的偏了偏头。

    此举使得胤禛肩胛上的皮肤,被她的头发轻轻的扫过,带来了一丝麻痒。

    胤禛忍不住抬手轻轻捏了捏木兰的鼻子,换来她皱眉嘴里嘟囔着更往自己的怀里躲。

    那热热的鼻息喷洒在颈侧和胸膛上,让他有一种很是心安和被依赖的感觉。

    胤禛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低头在木兰的头顶还有脸上落下一吻。

    见木兰睡的很香,他也不想吵醒。

    胤禛伸手掀开床帐往外看,见屋子里的烛火早已燃尽。

    而从窗户缝隙间透出的光亮,想来时间应该已经不早。

    虽然在私心里想要多陪一陪木兰,但是因为他必须要上朝,所以最后胤禛还是只能起身。

    他低头在木兰的唇上落下一吻,然后小心翼翼的把木兰从怀里挪出来。

    还把被褥往木兰的身上移去,不想她被冻到和被吵醒。

    胤禛刚一小心的掀开被褥,冷空气瞬间就袭来,让他整个人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说起来像这样子不穿里衣就入睡,对他来说还真是一个极为新奇的体验。

    这么多年来就算他要去后院留宿,也是要叫水重新沐浴后才会入睡。

    并且一般都不会和人共用一床被褥,他一直都是习惯分开了入睡。

    而且是睡觉时什么样,早上起身时依然什么样。

    甚至有时候一晚上都不会换姿势。

    真是从不曾有这样跟人亲密无间的情况。

    这种经历虽然以前从没发生过,但是现在他感觉还不错,也许以后可以经常尝试。

    胤禛想着就准备下床,在看见满地的衣服时,就更是感觉昨晚上的混乱。

    虽然他不想穿丢在地上的衣服,但是木兰屋子里也没有他的衣服。

    而他也不能就这样光着出去,所以最后胤禛还是皱眉找出了里衣套上。

    等他回到床边再看了看木兰,低头又亲了亲她的脸后,才仔细的帮她把被褥掖好。

    而就是这么一小会的时间,木兰的睡姿就已经变了又变。

    是已经把床上他之前睡的枕头抱在了怀里。

    其实要不是因为今日要上朝,胤禛觉得他也许还可以多看一看。

    屋外的苏培盛不知胤禛已经醒来,他见离上早朝的时间越来越近,就咬咬牙准备进屋去叫王爷起身。

    就算是会因此而被王爷不喜,甚至是处罚也没办法了。

    毕竟他总不能让王爷迟了上朝的时间不是。

    谁知就在苏培盛上前准备推门时,门却是先一步从里面被人打开了。

    见着穿着一身浅色里衣的胤禛,苏培盛眨了眨眼后就忙行礼问安。

    他发现王爷脸上的表情很是放松,似乎还带着一些笑意,真是难得的情景。

    似乎自从木夫人到了王爷的身边,王爷脸上的笑容就多了起来。

    胤禛随意的看了站在门外的苏培盛一眼,淡淡的沉声开口问:“现在什么时候了?”

    “王爷,已经快到上早朝的时候了。”苏培盛赶忙回道。

    胤禛听了点点头,摆手吩咐道:“叫人备水,我要沐浴。”

    苏培盛点头领命:“是,王爷,奴才这就叫人去准备。”

    等他转身吩咐旁边的小太监,外面走动的人顿时就多了起来,在安静的环境里升起一些噪杂声。

    本准备回房的胤禛听着,就皱眉叮嘱道:“叫他们的动静小点,别吵到了夫人。”

    苏培盛闻言忙恭敬的应道:“是,王爷,奴才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