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宠婚101式:厉少,鲜妻要翻天 > 第590章 阴人要更狠

第590章 阴人要更狠

 热门推荐:
    曾老板完全没见过像叶七夕这样狮子大开口的女人,而且脸上还一副嫌弃极了,仿佛他们占了极大便宜似的神色。

    不过是因为跟一个高中生、还有一个陪酒女闹了点小矛盾,竟然要花二十万来解决?

    而且看叶七夕的意思,大有如果叶浩帆今后落下什么毛病,都要找他们赔偿的意思。

    自己那个向来精明的侄子,居然肯这么割肉!

    曾老板没办法理解。

    ……

    但是他不理解归不理解,这件事已经被曾南单方面决定了,曾南行动力很强,直接找风花雪月不夜城的老板要来了POS机,将自己的账面二十万转到了叶七夕的卡上。

    曾老板气得肝火直窜上太阳穴,额头青筋一阵抖动,直到叶七夕转身离开包厢,他才憋屈不住地大骂。

    “曾南,你是有病吗?给那种敲竹杠的二十万,你疯啦?”

    “我有病?呵……”

    曾南俨然用一种看死人的眼光望着曾老板。

    “叔叔,这些年我们孤儿寡母承了您的恩情,回报的也够多了。”

    “今天这二十万,走的是我的私账,以后也不用您偿还了,但是如果你以后还在外面搞出什么梁子,别指望我替你收拾残局。”

    “……”

    曾老板现在才感觉到慌了。

    毕竟他年纪已高,自己的亲儿子亲女儿又没有一个顶用的,而他也是凭着一些小聪明才在S市崭露头角,但后来站稳脚跟,乃至于事业蒸蒸日上,都离不开自己这个侄子的扶住。

    仗着当年自己施舍给曾南他们孤儿寡母的那些钱,曾老板可谓是压榨了对方无数价值,要是以后曾南真的完全不理会自己,他该怎么办?

    “小南,先前叔叔说的都是气话,你别往心里去,我这不是替你觉得冤枉吗?为那么个女人二十万就白花花地撒在外面,多亏啊……”

    曾南也不愿意再看曾老板半眼。

    “看在您曾经扶助过我和我母亲的份上,劝你好自为之,别以后再走什么邪门歪路,那个叶小姐不是好惹的人。”

    “怎么会?”

    想到叶七夕先前还算低声下气地跟自己想要和解,曾老板无法相信曾南的话是真的。

    “她先前不过是为了稳住你拖时间罢了,而且她弟弟也在你们手上,你要她一个人怎么行动?”

    “更何况,她孤身一个女人,你还被她打成这样,她弟弟跟那个卖酒女也跑了,你好意思说人家无能吗?”

    曾南一眼看穿了自己叔叔脸上那连猜都不用猜的浅薄心思,而曾老板也自觉面上无光。

    “是……是叔叔太轻信那个女的了。”

    “恐怕不是轻信,而是看上了对方的美貌。”

    曾南意有所指地朝曾老板的第三条腿瞥了一眼。

    “叔叔,我劝你这段时间管好自己的身体,否则如果闹出什么大事,就算大罗神仙在世也救不了你。”

    曾老板目光一凝,没懂曾南是啥意思。

    呵,升官发财死老婆,顺便在外面多采几朵野花,这不是每个男人的终极梦想吗?

    这个小屁孩还管到他在外面寻欢作乐来了?

    手也太宽了吧?!

    曾老板心里不屑一顾,看着曾南孤身离去的背影,心里的怨念更深。

    “呸,装什么假清高,当初不也是靠我的关系才成功报考到那边的局子,还说什么花了我的问路钱,以后会加倍回报给我,现在倒好,直接反了天了!”

    “老板,您也别太生气,也许小南先生就是嘴上的气话,再说了,他老娘不是最怕你了吗?你到时候去提点提点。”

    有一件事曾老板一直没跟曾南说过,曾南那个懦弱的母亲肯定不会跟他提。

    当年曾老板那么一个小人,居然会舍得扔钱给曾南母子,真的以为他对孤儿寡母有那么多耐心?

    还不是某天趁着酒醉,强了曾南的母亲。

    曾南的母亲虽然懦弱,却生得很有几分姿色,寡妇门前是非多,曾老板后来嫌弃曾南他母亲终日以泪洗面,而且人老珠黄,比不上新鲜的姑娘来得水润多姿,最后才作罢。

    等到曾南上高中的时候,他各方面的成绩都已经崭露头角,而曾老板的几个儿子女儿,包括外室生的私生子,也全是草包,所以即使曾老板不碰他母亲了,也乐于做这个投资,当做赏赐一般丢给他们母子几个钱。

    ……

    曾老板面色阴狠。

    他直接道。

    “那个姓叶的肯定是背后有人我们动不了,那那个叫季心妍的小姑娘,难道我们还不能碰么?呵……往死里搞她。”

    周边几个手下听到这话,也不禁也犹豫了。

    “老板,要不我们还是先延迟几天再动手吧,毕竟这两天太打眼了,如果那个叫季心妍的陪酒女出了什么事情,旁人都想到我们头上怎么办?”

    “好,也行,那就半个月内把她搞死。算了,搞死太残忍了,也是个娇滴滴的美人呐……”

    曾老板油腻腻的一笑,周边手下心照不宣地也笑了。

    “好,那我们搞臭她。”

    谁说他要管住自己的身体的?

    当初就看那个季心妍的冒邪火,不带着这帮兄弟将她就地正法,自己就不姓曾。

    ……

    曾老板想的很是无耻,而他那个侄子却是个有眼力见的。

    为了避免被曾老板连累,曾南通过中间人要来号码,给叶七夕发了一条短信。

    “叶小姐,希望您能注意一下我叔叔的行动,我怕他心里郁结难平,最后可能欺负不到你们头上,却转向了更弱者。”

    这个更弱者是指谁,不言而喻。

    叶七夕收到短信的时候,心里一叹。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七七,你说谁是佳人?”

    叶七夕本以为自己是在说心里话,结果听到厉墨谦那沉稳磁性的嗓音,这才反应过来她竟然开口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叶七夕脸色一红。

    “诶……你别误会啊……我其实指的是曾南……当然我不是夸他或者喜欢他的意思。”

    咦,怎么越描越黑。

    叶七夕真的想打烂自己的嘴,太不会说话了。

    厉墨谦却轻轻环住叶七夕的胳膊,头一次没有拈酸吃醋。

    “那个男生,他很不容易……”

    “怎么说?”

    叶七夕怔然。

    “你认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