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幽荒绝 > 三十一、家人(2)

三十一、家人(2)

 热门推荐:
    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停下,只是认真的挖着,渐渐的那个坑越来越大,越来越宽,知道金芯认为可以了,他才停下手。

    药叶儿跑过去,心疼的捧起金芯的手,替他擦去手上泥土。暗芯拿来一壶水,浇在金芯的指尖上,凉水让他指尖的伤口不断的收缩,他的手微微的颤抖着。药叶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从身上药囊中拿出纱布、药,仔细的给他涂抹好,缠上纱布。

    金芯看着药叶儿,摸了摸她的头,“每次都是这样,我受伤,你替我疗伤。不管是手还是这里。”金芯把药叶儿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

    药叶儿心疼的看着金芯的手,“答应我,以后不要再折磨自己了,你爹娘在天有灵……看见了,会心疼的。”

    “好。”金芯摸着药叶儿的脸,“我答应你,丫头说的要求,我都答应。”

    “我帮你把七彩流韶摆好罢?”药叶儿抬头看着金芯,金芯点点头。

    “吱呀”一声,药叶儿打开那两个木匣子,从里面拿出一个一个托盘,七彩流韶在晨光之中,居然显出了彩虹一般的耀眼光晕!

    药叶儿倒吸了一口气,心中忍不住惊叹,不愧是瓷器大师林染的绝世之作,任何时候拿出来再看一眼,都能有让人炫目的钦佩。

    这黄土之下的白骨当年是怀着怎样的心境,创作出了这套杯子?

    一想到这套不出世的杰作,将要永久的被埋在这座青山之上,药叶儿竟然觉得十分可惜。但这始终是林染送给金恕鸳的定情信物,她只能贪婪的看了又看,终究站起了身。

    金芯伸手把泥土全部都推了下去,终于有关于林染的这最后一道传奇,也被泥土掩埋。

    *

    回道泉州小馆中,金芯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一夜都没有露面。

    暗芯坐在屋顶上,看着金芯的屋子,从日出到日落再到日出,一动不动宛如雕塑一般。终于在日落之前,暗芯站起了身子,从房顶上落了下来。

    轻手轻脚的绕到窗户处,想要推开窗户的缝隙,看看里面的情况,谁知手还没有碰到窗户,窗户居然自己开了。

    暗芯惊讶的看着推开窗户的人,身披着白衣,白衣裹着他慵懒的样子,露出半个胸膛,头发微湿披散在胸口。下巴精致的弧线微微扬起,灿若星河的眼眸如中秋之月一般清雅,如春晓之花一般朵艳。

    他看见暗芯这幅惊讶的样子,噗嗤笑出了声,这笑宛若四季轮转,轻薄了春夏秋冬。暮色下的金芯,身印绯红,妖艳的让人不敢直视。

    暗芯看着这如诗如画的男子,呼吸竟然乱了分寸,一股从心底泛起的冲动控制着她的手,想要去碰触这男子的一切。

    她双手一撑,从窗棂翻了进去,落在金芯面前,她伸出略显冰凉的手,拉着金芯的衣袖,金芯还没有反应过来,暗芯已经一个转身把他推靠在窗棂之上,一吻落下。

    这一吻,如那日仲夏夜里的那般青涩,却带着春花一般香甜,馥郁的让金芯痴迷万千。他第一次不敢触碰、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孤傲的女子。

    暗芯眼眸微低,额头顶着他的下巴,在他心口,轻语,“我……愿意了解你,从你的身体开始。”

    这一语,宛若惊雷碎云,从千仞高空中直直劈中金芯,他心中一震——一个如此高傲的女子,居然会主动跟他说起她那份藏在心底不敢言说的爱慕?!

    呵,这个女子,终究是比他还要勇敢。

    “你……”纵然是平日口灿莲花的金芯,也忽然哑了口,不知道要从哪里说起。

    暗芯上前伸出双手,抱住金芯,把头埋在他的胸口,闻着他身上刚出浴的味道,“我对自己发过誓,如果这次我能活着回来,就不再隐藏自己的心事。面对王权,几度生死,我忽然明白,活着真好。因为只有活着,我才能再见到你。”

    是的,金芯永远都不会知道,暗芯在王双洲身边,每一天每一刻都度日如年。

    虽然王双洲对她很好,可是她每每看见王双洲的脸,就想起金芯这张妖孽的脸。纵然王双洲不丑,也断不可能跟那个早在十七岁那一池墨夜之中、温柔轻语之后就印在她心底的人相提并论。

    暗芯闷闷道,“我现在才发现,没有你好看的人,我都不喜欢。你把我的眼养的这么刁钻,以后什么俊美的男子都不可能再入我的眼了,你要对我这辈子负责!”

    金芯忍住笑,伸手揽过暗芯,他从未想过暗芯会主动来跟他表白,更没有想过,她也会不露声色、不知羞耻的说这些情话。

    什么“没他好看的人她都不喜欢”这句听起来如此让人不悦的话,从暗芯的嘴里说出来,就觉得让人忍俊不禁。

    “你可想好了?我是一个身子肮脏无比人,我的怀里曾经躺过无数女子。我生性凉薄多情,不会给人任何承诺。”金芯低吟,语气低沉。

    暗芯站直了身子,“如此我们不是绝配?我是一个手上沾染了无数人鲜血的杀手,手上也不会比你身上干净多少。我生性狠毒宛若蛇蝎,亦不会给人任何承诺。”

    “你我既然都是如此肮脏之人,那便在一起,不要祸害别人了吧?”

    “你可是认真的?”金芯笑吟吟的看着暗芯。

    暗芯点头,“认真。”

    “从我的身体开始了解我?”金芯凤眼绝滟,倾覆了这一晚春华。

    *

    天未明,泉州小馆的院落里开始有人影梭梭。药叶儿睡眠一向很浅,张开眼睛,认真听了一会,坐起来,穿好了衣服,绕道了院子中央,盯着厨房地方。

    不一会从厨房里出来一个影子,那影子转身看见药叶儿,只是愣了一下,便老老实实来到院子中央,“叶丫头……你怎么起来了?我记得平日这个时候,你还在与周公会谈呢。”

    药叶儿挑眉,上下来回打量着暗芯,“那你又为什么在这个点去厨房?”

    “我——饿了!”暗芯拖了老长个音。

    ------题外话------

    暗芯与金芯终于撒花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