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隋唐大财阀 > 第61章 爱琴海

第61章 爱琴海

 热门推荐:
    “哗——”

    堂中一片哗然,连阶梯处的围观之人亦发出了一片惊叹声。

    台上的冯媛可本来一直保持着一种素静淡雅,超然物外的神态的,此时亦不禁讶然望向关宁。

    “七十万钱?!”而且报价的是关宁!

    岁月流长,寂寞如水啊……昔日按金如土的关宁公子终于回来了!

    烟雨楼的掌柜简直都有些“泪眼婆娑”了。

    不过,他还是尽责地大喊道:“关宁关公子出了七十万钱!七十万钱!有谁……有谁……还有谁能出比七十万钱更高的价格?!”吼到最末一句,他已接近声嘶力竭了。

    胖商贾抹着脸上的油汗,喃喃地道:“疯了,疯了……”

    一直很冷静的荆平望却道:“他不是疯了,他是另有所图。”他瞥了瞥关宁,只见关宁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仿佛刚才那投出去的七十万钱只是暧身而已。

    荆平望心中忽地冒出一个想法,他想试探一下关宁到底想干什么,于是,他缓缓地抬起了手……

    此时,台上掌柜正在倒数:“还有没有?!七十万钱!一次……”

    ……

    ……

    怀明唱卖行内。

    当皇甫桢以天价拍下董伯仁的楼阁图时,满场掌声,只有一个人脸色如墨,沉郁不欢。

    这个人便是柳花市画舫“三巨头”之一的石玄碑。他旗下的“绮红阁”声势不逊于烟雨楼,而他与皇甫桢亦明争暗斗许多年了。

    石玄碑与皇甫桢不同,他草根出身,祖宗一辈赤贫如洗,但到了他这一代,突然发迹了,他的资财就象吹气球似地涨起来,在柳花市开起了画舫,做起了号称全扬州最难做的生意——青楼!

    本来,以他的人脉与势力,是根本不可能将画舫生意做到能与烟雨楼抗衡的地步的!

    但不知为何,每当他的“绮红阁”遭到打压时,他总能逢凶化吉,要么对头突然死了,要么被人栽赃的刑事案件突然洗白了,更有甚者,在市面上女奴最紧缺的时候,他的船上竟能突然多出数百名年轻女子,其中不乏年轻的突厥女子。

    凡此种种怪象,不一而足,于是猜测纷起,有说他是依附朝中高熲的,有说他是依附贺若弼的,更有人说,他的后台其实就是江南的实际统治者——晋王杨广!

    但没有一种猜测是能落实下来的,不过,他能在扬州混得这么好,实力自然很强,最起码,他很有钱!

    董伯仁的那幅画,他并不喜欢,但在竞买的过程中,他却一口气将唱卖价提高了五十万钱,他这样做主要是为了恶心皇甫桢,他能感觉到皇甫桢非常喜欢那幅画,因为整个竞买过程中皇甫桢居然三次竞价。

    最终,在那个两百七十万钱的节点上,他停止了投标,因为再投下去,搞不好那幅画就变成自己的了。他不看好董伯仁的画能在两百七十万钱的价格上继续增值,因为那种风格的画作太多了,即使是董伯仁画的,也不可能有什么奇迹出现。

    他在等,等着他喜欢的东西出现。

    董伯仁的画卖出之后,台上移过来一个方形木框,看其形状与尺寸,应该也是一幅画。

    杨广微微眯起眼睛道:“在董伯仁的画之后,又是一幅画,怕是会让人觉得索然无味吧。”

    苏浅雪颔首表示赞同。

    跟在大神后面走,除非你比大神更猛,否则就只能被大神的阴影所湮没。

    杨广与苏浅雪都看出这种安排殊为不智了,祝轲又岂能不知。

    此时的他,正在后排座席上烦燥不安地搓着手呢,关宁的画被安排在董伯仁的楼阁图之后出场,绝对不是他想要的!但这不是他所能左右的。

    唉,听天由命吧!祝轲暗叹道。

    大不了赔个十万钱而已……

    因为关宁给自己的画作定的底价是一百万钱!流拍的话,藏云阁不仅拿不到佣金,还要付给怀明唱卖行十万钱的佣金。

    展台上,画框上的布被掀开了!

    画卷在明亮灯光的照耀之下,纤毫毕现。

    “污——哦——”

    座席之上爆发出无以复加的惊呼声,所有人眼神中亮起的光芒足以汇成一道激光,将画卷“烧焦”了!

    不是众人不矜持,而是因为画卷呈现出来的视觉冲击力实在太震憾了!

    远景……只见在幽蓝的,无边无际的海岸线旁,一片连绵不尽的白色蓝顶建筑遍布山峦之上。

    近景……只见在一片倒塌的残破白色柱子与带着翅膀的白色天使像中间,有一株茁壮的苹果树巍然而立,树上硕果累累,红艳艳的苹果就象一只只魔鬼的眼睛在瞰视人间,而在树底下,斜倚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子!

    整幅画的画工都极其精致,每一根线条皆是精雕细琢。

    金发女子一丝不挂,体态丰腴婀娜,肤色雪白,脸庞就象天使一般清纯,眼瞳呈现晶莹海洋一般的蓝色,一头金色长发象波浪一样,一直垂到脚踝。

    这名女子的神情很羞涩,但同时又很兴奋!

    因为她的手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

    那个地方是一个神秘的地方……(为避免404,此处省略好长一段……)

    金色长发垂挂下来,很巧妙地遮住了那个神秘的地方以及她的手……但胴体的其他部分,是完全没有遮掩的,包括她那挺立的双峰……

    欧陆风情!

    极致的人体艺术!

    绝对是最富想象力的荷尔蒙承载体!

    ……

    吧啦吧啦……以上一堆废话,其实就是说——这是一张“黄图”!或是“春宫图”!

    关宁前世在大学学的是广告设计,这张图,是他与美术系的一位校友共同创作的“杰作”,在当时,曾经在国内拿下数个青年设计艺术大奖。

    这张图,表现的其实就是一种……压抑。

    这张图以现代的眼光来看,是很平常的,特别对于众多“见多识广”的老司机来说,几乎可以用作电脑壁纸了,但放在隋朝,这无异于在平静湖面投入一颗核弹!

    台上的唱卖师待台下惊呼声稍为平息之后,高声介绍道:“此画名为‘爱琴海’,由扬州府江阳县关家庄关宁所画,底价一百万钱,现在开始竞买!”

    他的声音极为洪亮,就算跟鱼俱罗比起来亦不遑多让。

    这一震,台下的杨旖蝶醒了!

    她瞪着一双大眼睛,叫道:“关宁?关宁在哪?!”